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D组 > 正文

国米悍将一纪录空前绝后 同胞变异族暗藏苦涩

2010年06月25日14:47足球·劲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记者寒冰报道 德扬·斯坦科维奇非常怀念德国,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他刚刚在4天前为塞尔维亚足球终结37年不胜德国的历史———瘫在姆博贝拉球场上,他更加想念12年前那个波鸿的夏天。是的,如果队友萨维切维奇、米贾托维奇还在场上,结局也许就会不同。但是,他们此时拿着的,却是另一本护照,咏唱着另一支国歌。直到2009年,他们都还等待着再度同袍,可惜政治悲剧终究让他们各事其主。

德扬创造了世界杯历史的一个纪录:他是唯一一位以三个不同国家队球员身份,参加世界杯决赛圈的球员。18年来,关于护照的故事一直是塞尔维亚人不得不面对的主旋律悲剧:国家四易其名,从南联邦到南联盟,从塞黑到塞尔维亚,甚至国家队的徽识都换了5次。红色的护照封面,翻开的却是一段段不堪回首的回忆。每个人都还记得4年前那感的一幕,队长斯坦科维奇甚至不愿意提及那个名字:“我们都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当你面对一个很快成为历史的祖国时,你也会有我的感受。”

愤怒是无用的,因为它改变不了现实。“在听到黑山独立的消息后,我们沉默了很久。”斯坦科维奇已是第2次更换自己的国家队队服,从南联盟到塞黑,再到塞尔维亚,他的民族荣誉感愈发炽热,但他的足球荣誉感却越发冰冷:12年前,南联盟的德扬在世界杯1/8决赛与荷兰激战正酣;4年前,塞黑的德扬品尝了三战皆北受阿根廷6球羞辱的苦果;昨晚,塞尔维亚的德扬只能再次低下无奈的头颅———塞尔维亚足球的命运,与这个国家的命运同轨迹。

1992年的大分裂已在记忆里麻木,新鲜的刺痛留在2008年的11月19日:斯坦科维奇参加了前辈米洛舍维奇的国家队告别赛。他们曾比肩作战10年之久,但当米洛舍维奇穿上红色的塞尔维亚球衣时,他们的脸上都浮现了一丝苦涩。米洛舍维奇曾身穿绣着红星和8颗足球(象征前南斯拉夫8个政治主体)徽识的蓝色国家队球衣,征战在欧青赛的赛场上,如今,只剩绣着塞尔维亚箴言的4个C字母:“只有团结才能拯救塞尔维亚”———这句话更像是一种历史的讽刺。过去20年,这片土地盛产一切,唯独缺货的就是团结。

2004年欧青赛亚军队是塞尔维亚出产的最后一批足球精英,如今的塞尔维亚国家队已是他们构架主干。遗憾的是,斯托伊科维奇维迪奇克拉西奇伊万诺维奇依旧要眼睁睁看着曾经的队友身曹心汉:德里巴西奇、巴沙和武科舍维奇几经犹豫,最后还是迫于压力穿上了绛红色的黑山球衣。3位新科黑山国脚也和斯坦科维奇一样,创造了身披4件国家队球衣的无奈历史。不得不提的还有罗马前锋乌奇尼奇,根据塞尔维亚和黑山的政治协议,双方互不征召出生在各自领地内的球员。于是,拥有塞尔维亚血统的乌奇尼奇,只能选择退出2006年世界杯塞黑国家队阵容,并于2007年加入黑山国家队。

2006年世界杯,斯坦科维奇目送如兄前辈米洛舍维奇告别国家队,性情刚烈的萨沃嘶吼着:“我不会为黑山而战,我如果进球就要为塞尔维亚欢呼!”4年后,轮到31岁的斯坦科维奇告别:身披3件国家队球衣征战了3届世界杯,以这样另类的方式告别,斯坦科维奇丝毫不想:“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回到20年前。我进入红星少年队时,最喜欢的就是去看墙上那幅巨大的冠军杯合照。我永远忘不了,我们曾经共同获得过什么。但是现在,我同样忘不了,我们拥有不同的护照。”

遗憾的是,悲剧并没有结束:科索沃已事实上独立,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裔还在拼命争取本族的明星前锋苏莱曼尼入籍。这位斯坦科维奇在国家队的后辈,有可能在未来的几年里与德扬继续着同胞变异族的历史悲剧。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volvicy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