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新闻速递 > 正文

足球成朝鲜最开放领域 神秘之师留下一种意志

2010年06月25日11:03楚天都市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北京时间今晚(25日)10点,朝鲜队将最后一次站在南非世界杯的舞台上,对手是科特迪瓦队。尽管球队提前出局,但朝鲜队主教练金正勋对新华社记者说:“祖国人民仍然在鼓励我们战斗到底”。在送别朝鲜队之际,球迷们想知道:从1966年晋级世界杯八强到如今的44年间,这支历史上的传奇黑马球队经历了什么?

朝鲜队一贯风格

6月21日晚,在平壤的一套公寓内,李明日一家四口坐在铺有红地毯和泡沫垫的地板上,守在电视机前,等待直播比赛——这是朝鲜民众经历的第一次电视直播。

李明日的弟弟李明国是朝鲜队的1号门将。李明日期盼看到弟弟实现出征前的“血誓”:“像保卫祖国大门一样守住球门。”与此同时,平壤的街道几乎空空荡荡,习惯加班开工至深夜的工厂也提前下班。

但下半场急转而下的形势让朝鲜队变得“难以理解”:放弃防守与葡萄牙对攻,但对攻阵型却是老一套的541。朝鲜队主帅金正勋赛后承认,采用攻击性打法,是受国内电视直播的影响。

球场上,朝鲜人延续了他们在世界舞台上的一贯风格:极度的防卫意识,伴随极度的骄傲与自豪,而后陷入僵局。

朝鲜式意志

去年6月,朝鲜队时隔44年重获世界杯入场券,朝鲜式热情席卷全国——欢迎英雄凯旋的规格、场面与44年前如出一辙;上千名平壤市民手持鲜花等候在机场,平壤市区,国足们车队受到上万群众夹道欢迎。在朝鲜看来,足球的奇迹适时地增强了民众的向心力。

世界杯前,朝鲜媒体的体育新闻都与国家意志密不可分——经国家领导人特批,国家队员火线入党;出征南非前,队员纷纷写血书表决心;抵达南非后,朝鲜队甚至将酒店退房时间定为7月12日——世界杯决赛的第二天。

“你可以理解为这是一种必胜的信念,”一名足球评论人士说,“也可以看作是 朝鲜式意志的力量。”

集体主义足球

在朝鲜,足球的国球地位不容撼动。在金日成体育场的一面墙上,分别挂着金日成和金正日观看球赛的巨型版画,并详细记载着他们在此观看球赛的年月日。而进入国家队,是所有把孩子送去踢球的父母的最大心愿。

一旦成为国足的一员,就成为国家的人:从柴米油盐到公共汽车,全由国家分配或免费乘坐;因年龄增长退役后,可被保送入大学,而朝鲜高校的录取率仅为10%;毕业后,或入职政府部门,或任足球教练。此次打入南非世界杯的朝鲜国足们获得了“人民体育人”与“功勋体育人”的荣誉,并解决了平壤户口。

几乎每所朝鲜中小学校都设有体育团,孩子们在那里学到的不仅是足球技术,集体主义的战斗精神更是被从一开始就强化的一面。“集体主义至上,这就是朝鲜足球队的核心精神,也是这个国家所推崇的主体思想。”目前居住韩国的朝鲜国家队前主教练文基南告诉媒体。

朝鲜最开放的领域

在金正日的直接关心下,足球一举成为这个国家最开放的领域——2007年起,朝足纷纷走出国门,包括目前为人熟知的10号洪映早等十多名队员,分别效力于俄罗斯、中国、韩国和日本联赛。

国外俱乐部对朝足队员颇有兴趣,一是朝足勤奋肯拼,二是价钱便宜,三是有新闻噱头,而第三点是几乎所有接收方秘而不宣的集体心理,比如朝鲜留洋球员都配备有一名类似“政委”的工作人员随同。

朝鲜国内联赛分为春季与秋季。春季场名为“技术革新竞技大会”,秋季场则称为“共和国选手全大会”。朝鲜至今没有国际意义上的俱乐部,所有球队都由国家经营,而朝鲜球员几乎所有时间都在训练,其它一切都由国家安排。

传奇足球教练梅诺蒂曾分析:足球就是一项8个人抬钢琴3个人弹钢琴的运动。但对于朝鲜队,它的所有队员,甚至朝鲜足球本身就是钢琴,弹奏者却远在天边。

(楚天都市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