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新闻速递 > 正文

世界杯演绎励志伦理电影 兄弟同场对决不悲剧

2010年06月25日10:15南方日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全球化的浪潮席卷而来,作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体育项目,足球又怎能“幸免”呢。姑且不论欧洲五大联赛,养活了五大洲的职业球员,全面提升了各国的足球水平,就数数本届世界杯,绝大部分队伍都拥有非土生土长的“移民”球员。而各队的主帅就更加不用说了,几乎都是职业教练,四海为家。

德国主帅勒夫开明地“赋予”旗下波兰裔球员开场时不唱国歌的自主选择权时,中国球迷还在为新加坡女乒中有多少是中国出去的,姚明家的孩子在哪里出生而孜孜不倦地争论着。全球化的绿茵场乃至竞技场,上演的是一部部怎样的电影呢?

励志剧:卡考的成长

即便你是一个正宗的德国球迷,有人问你克劳德米尔·赫罗米诺·巴雷托这个人是谁?你一定觉得这个名字很陌生;但如果向你提起卡考,你一定会告诉他,他是一名德国锋线的猛将。

这位出生在巴西的球员两年前才获得德国国籍,“卡考”也不是他的本名,这个名字来自于葡萄牙语里的“Cacau”,在葡萄牙语里是指“制作巧克力的可可”。因为卡考小时候特别爱喝热巧克力汁,于是他的祖母便给他起了这个名字。这一点凸显了他和巴西其他球员的类似之处。除此以外,他很多时候都表现得非常“德国”。例如开场前高唱国歌,他就唱得非常投入。

当然,卡考对德国的感情,有特殊的原因。在本届世界杯上3次出场,1次首发,并打入1球的“黑巧克力”,出生在一个贫苦家庭,15岁时就不得不在矿上给父亲当帮手。在他的父母婚姻破裂后,他的日子过得更加窘迫。做零工,给邻居清理汽车,在路边卖柠檬汁和薯条,成为了他赖以生存的生计。但是,窘迫的生活并没有打消他对足球的钟爱。18岁的卡考得到了第一份俱乐部的合同,他效力的第一家俱乐部是德乙纽伦堡队。进入德国联赛后,卡考就迅速展示了他的才华和他的天赋。2003年他来到了德甲斯图加特队,2009年他加入德国国籍,并被勒夫看中,入选国家队。

他曾经对媒体讲:“德国这个国家领养了我,我从心里就是一个德国人。”而且他远在巴西的母亲,也认真地表了态:“我永远支持我儿子,所以我支持德国队。”

折射思考:这样的故事并不稀奇,现役的新加坡女乒选手,几乎每人都演过一次。李佳薇、冯天薇,都是因为无法入选中国国家队,才远渡重洋寻求发展。作为职业球员,谁都想登上奥运、世界杯这样的顶级竞技舞台。以此为出发点,更改国籍,并不是什么可耻的念头。巴西人对卡考表现出一种自豪的宽容:“我们国家又为世界输送了一个足球人才”。而我们,是否也应该把掌声送给新加坡女乒呢?

伦理剧:兄弟对决

在本届世界杯的赛场上,亲人同场竞技的并不少见,美国队的布拉德利父子上阵父子兵;老马对爱婿阿奎罗举贤不避亲。但是像昨晚那样,凯文·博阿滕和杰罗姆·博阿滕分别代表不同的两支球队同场竞技,可能我们在世界杯赛场上还是头一回见到。

同父异母的这两位博阿滕,父亲是加纳人,两人的母亲均是德国人,两人均在德国出生长大。小时候,两人同时进入柏林赫塔的青训营,青年时代的两兄弟,一起为德国青年队并肩作战。在本届世界杯前,现效力于德国汉堡队的弟弟杰罗姆·博阿滕顺利进入了德国国家队。而在英超朴次茅斯打拼的哥哥凯文·博阿滕始终无法进入主帅勒夫的眼球。于是哥哥凯文便选择了加入加纳国家队,征战此次世界杯。

而作为一位“光荣”的父亲,看到两个儿子分别入选国家队,特意到了南非看球。但当记者采访他,问他到底支持哪支球队的时候,他却只能含糊地表示“都支持”。这也算是世界杯“家长团”中少有的“甜蜜的忧郁”了。

从昨晚的兄弟生死之战表现看:弟弟杰罗姆也胜过了哥哥凯文。昨晚德国杰罗姆镇守德国队的右路,良好的技术功底和出色的防守,完成了阻截加纳边路进攻的任务。相反,哥哥的表现却是不如人意,全场3脚射门竟没有一脚打中门框。

折射思考:父亲和母亲来自不同的国家,在德国长大,有人选择替德国比赛,有人选择替加纳征战。这出“矛盾”的家庭伦理剧,可以演绎成兄弟对决的悲剧,也可以是一家两国脚的喜剧,就看观众的角度了。但起码说明了一个道理,无论父母的国籍还是本人的出生地,对于一个人而言,仅仅是提供了一个选项,人生的道路怎么走,和这些都没有必定关系。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对姚明的女儿在哪里出生而耿耿于怀呢?

(南方日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