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正文

许绍连:德国小胜加纳 实用足球大行其道

2010年06月24日17:46腾讯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6月24日,腾讯《广沪开讲》节目继续和大家见面。前国家队主教练朱广沪、四川美女大学生毛雪继续和主持人许绍连畅聊南非世界杯。本节目由361°特约播出,以下为精彩文字实录。

许绍连:所以我们这个话题自然而然带到了接下来凌晨2点半比赛,德国队和加纳队的比赛。这场比赛虽然德国队取得了比赛的胜利,我个人认为德国队没有踢出很漂亮的比赛。

毛雪:对,至少没有踢出我想要的4:0。

许绍连:你这4:0我昨天就觉得悬乎了。

朱广沪:说起4:0,你仔细回想小组赛第三轮八场到目前为止,真正大比分还真不多。

许绍连:最大2:2。

朱广沪:一场。

许绍连:剩下统统1:0。也就是说实用主义足球大行其道。

朱广沪:我觉得这个是足球比赛发展到目前为止一种有效的办法对付这个比赛,因为需要的获取结果。

许绍连:德国队就是说从射门角度来说,居然比加纳队还少,这个人很多人觉得这是德国队吗?

朱广沪:好是像少一次。

许绍连:少两次,一个是17,一个15。你觉得问题出在哪里,还是他有意识控制。

毛雪:会不会是因为克洛哲没有上场。

朱广沪:应该说有一定因素,球员的配备和他要打到目前这份上的一种想法,不容易在那里,我觉得不容易在他上一场,第一场大胜,第二场失利都在大家意料之外,球员包括教练,包括方方面面应该说受了特别大的压力。

毛雪:情绪上好像很失落。

朱广沪:包括媒体。

许绍连:其实这个时候能走出来就不错了。

朱广沪:所以我说用这样一场胜利,胜利怎么来得是一种决心,我觉得拿下比赛,虽然打的不尽人意,感觉不是原来的德国队。

许绍连:尤其是我们大家很多记忆停留在哪里,停留在第一场打澳大利亚队打的没有脾气,停留再少一人应战,依然进攻的球队,但是这场比赛又回到刚才那一种,德国追求什么,我赢了就行了,我出线就行了,我为什么,因为接下来对的对手会越来越强的。

朱广沪:这是第一个因素,第二个因素不能否认加纳队在这场比赛当中扮演什么角色,他也想出线呀。

许绍连:而且加纳队拼的更凶。

朱广沪:对,所以我觉得前面这段时间,尤其上半场加纳队打的更有针对性、实效性。

许绍连:其实如果看门前的机会加纳还多一点。

朱广沪:所以我觉得更有针对性,感觉他对德国的研究,或者说怎么样去撕开德国的防线这方面想法和做法很正确。

许绍连:加纳队我看了统计数据17次射门当中有12次打中门框之内,实际射门不是很多的,但是有这么高种打中门框内的应该还是开赛以来相当高的一次。这个从另外一个侧面反映了其实加纳队已经对德国的防线已经渗透的七七八八了。

朱广沪:研究的很透,所以刚才说特别有针对性,因为德国如果从整个防线来说,形成防守体系还可以,但是这个队伍欠缺的是前后之间保护和左右之间的保护。

许绍连:加纳队里面说到这东西,昨天还有一个两兄弟带着两个不同国家比赛,一个代表德国,一个代表加纳队,就是博阿滕兄弟,赛前有消息说,德国队博阿滕说我一定要为德国如何如何,加纳队的博阿滕说我一定要为加纳队如何如何,两兄弟甚至反目成仇,我当时说这是多么成功的包装,多么成功的炒作,他们在场上都表现都不错,都很投入,这个毛雪你怎么看两兄弟代表不同的国家?

毛雪:这很正常,我觉得这是各自的代表各自的国家。

许绍连:其实在中国不可能,他们是因为出现了双重国籍,我可以代表不同国家参赛,实际上加纳队的博阿滕之前代表过德国队的青年队参加过比赛。

朱广沪:国际足联有新的规定。

许绍连:就是说你代表青年队可以,你不能代表国家队,你要代表国家队,你踢了A级比来了,对不起你不能代表另一个国家。

朱广沪:新西兰就是受益者。

毛雪:要是他们俩争一个球的时候,同时犯规了。

许绍连:很正常,在中国联赛当中亲兄弟对阵的出现过,孙吉、孙祥双胞胎,亲兄弟对阵过出现过江宏跟江津,但是这两人都不会对,这两人都是守门员,真正对阵过彭伟国、彭伟军两兄弟,我曾经问过,我说你哥是出了名的中场人物,你现在要防守他,您会怎么做,你会铲他吗?他直接讲,防守我肯定防守,你要说把我哥往死里铲我肯定不干。这也很正常,博阿滕他们中间也对过,但是你要说谁真把对方往死里踩,我觉得不会,至少加纳队博阿滕对着德国的博阿滕不会像对巴拉特的样子。

朱广沪:那场球取胜应该说下半场开始改观,中场完了以后我觉得整个布局在中场拦截和抢劫球以后的传球,包括把整体队形往前推,推了更靠近门口,所以我觉得下半场占据优势,成功传球比例408次,加纳249次。

许绍连:实际上德国在控制比赛,咱说的话不好听,就像没头苍蝇拼命的攻,但是我还在控制节奏,他的传球比加纳队多了100多次,应该说控球差距。

朱广沪:而且是成功的传球。

许绍连:所以说关键一点,姜还是老的辣,德国队而且还不是简单的,很多赛前澳大利亚队来打酱油的,但是澳大利亚队昨天打得不错,打酱油的变成卖酱油的的,朱导,你想到了澳大利亚队差点几乎把握自己的命运了。

朱广沪:至少有一点,我们大家对他的估计不十分充分,昨天比赛包括现在的局势对他不利,所以对他的估计是比较错误的。

许绍连:就是低看了澳大利亚。

毛雪:说不定昨天晚上早想到横着竖着也是死,还不如放开了拼命一盘。

许绍连:这个东西就是说用不好听的话,死猪不怕开水烫,明明知道,正常来讲出不了线了,咱也没有包袱,没有包袱的球员反而可以踢出很漂亮的比赛,这个没有压力。

朱广沪:所以这样说,我觉得塞尔维亚上半时控制了局势,控制很好,只不过没有得分,但是下半时澳大利亚开始反击,在前场投入了很大兵力,在前场投入了很大兵力。

许绍连:我从看热闹的角度来看比赛的话,我觉得最好看,而且场面上跌宕起伏,先是澳大利亚队2:0领先,然后我一边看,一边对着,这边再进一个,加纳队再丢一个,出去了,因为加纳队当时0:1,0:1情况下需要澳大利亚队进四个,再进吧,德国队当时也在进攻也有可能进球,觉得还有机会,但是就我在觉得有机会的时候,情况又变了,塞尔维亚队又变成光脚了,他很清楚,这场球输掉肯定输出局,于是塞尔维亚队开始发威了,但是是不是来得晚了一点。

朱广沪:我觉得下半时相对来说被澳大利亚压制住,而且中场队球的控制,队前方资源,这样的话上半时打的很开,而且打的很深,所以他很有机会,场上你把握不了机会,该进你没有进,可能对方反过来进球,很多出现了这种情况。

许绍连:目前来说,塞尔维亚队我个人觉得死的有点冤,为什么呢?因为我看镜头来看,我个人观点是相当典型的禁区类手球,应该判点球,如果说这个点球判了,加纳队就完了,所以说有人说阴谋论,你同意这个观点吗,毛雪?

毛雪:我觉得,同意,相当的替塞尔维亚队感到不值。

许绍连:但是朱导我们刚才聊天,朱导观点不同意?因为瞬间裁判不知道那边是多少比分呀。

朱广沪:绝对不可能。

许绍连:你说双方球员知道。

朱广沪:下面有,可能会传话上去。

许绍连:但是谁也不会告诉裁判呀。

毛雪:现在通讯这么发达,给裁判打个电话就知道了。

许绍连:打电话不现实,有耳麦,但是我个人认为,国际足联就算操作,也不能让这么多裁判全知道呀,你说哪个裁判都知道,你布拉特没有你给不给我吹世界杯呀,你的控脚在那里,反而布拉特反而没法当主持了,虽然这种观点某种意义印证了BBC上专门跟国际足联过不去的名记,他叫做BBC著名的扫黑记者,这个记者他的观点就是本届世界杯南非肯定有一支球队要进四强。我觉得点球判了,如果昨天晚上裁判乌拉圭判了,这个扫黑记者就已经洗白了,现在没有判,他至少还可以坚持他的观点,其实我想当我们说这个裁判真的是留了一手与这有关,就是因为加纳队确实留了一个悬念,但是我个人觉得塞尔维亚第一你可以怪这个裁判没有吹,确实是误判,第二你要反思自己究竟哪方面没有做好。

朱广沪:这样做好,这样他才会以后做得更好。

许绍连:我不要点球了,我直接进球。

朱广沪:我才可能变成动力,变成经验,没有这种经历可能变不了经验,也没有教训。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