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评论策划 > 正文

林小淼:媒体界的朋友都是水瓶座

2010年06月24日11:02腾讯体育林小淼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文/林小淼

我曾经有一枚同事,姑且给她起个绰号叫职员包夫人吧。这个人先头我对她没什么过多印象,只是每次她见到我就笑眯眯的,看上去和善温和。 后来,我们领导上提拔她到职位A,我不大关心公司里的人事变动,所以她特意在Q上告知我,并说了几句颇让我惊讶的颐指气使的话,非常不符合她“和善温和”第一印象。之后几天,包夫人每天都会刻意提醒我她也是我的一枚领导上,并采用吆喝的口吻跟我说话,对我的嗯啊哦作答极其不满。

我和包夫人的领导上还没有完成公司人事变动,所以过了几天,领导上又找我谈话,告诉我让我出任职位A+。职位A+比包夫人的职位A高一些。我告诉领导上我要考虑,在我考虑的这段时间包夫人从领导上那里知道了我将被提拔到职位A+。于是马上又恢复了见到我笑眯眯和看上去和善温和,有天她甚至为我替冲了一杯茶,这个转变让我千分惊讶万分不适应。

又过了几天,我考虑好了,告诉领导上我这种人适合被领导不适合领导别人,于是拒绝了出任职位A+。包夫人闻讯即刻转变了对我的态度,不输川剧变脸,颐指气使中还多了恶狠狠,也许是十分后悔那杯给我的茶,还借工作之便挤兑了我下以泄愤。包夫人的变脸不是只表演给我看,当然还有其他同事,只是他们没我这个波折,没我看到的精彩罢了。同乘电梯日,她屡次被几个疾恶如仇的同事硬关在电梯门外以示厌恶之情,疾恶如仇派认为我也应该这样对她,我不打算这样办。

我觉得这个人好玩儿。所以我仍然嗯啊回答她的指令,并顺便保存下她跟我的聊天记录。这些对话弥足珍贵,可以为我以后突发奇想写小说提供素材,这种人物形象靠我单薄的想象力,恐怕编不出。我挺高兴在自己职业生涯可以遇到这样一个戏剧化人物,真好。不哈哈的说。

以上不是凑字数,是朝鲜的两场球赛发生的种种让我想起她来了。第一场球踢完,朝鲜队被我国媒体捧上天,郑大世被不知情扣了爱国帽子,高尚人格这种词新闻稿里都出来了,看的我直发愣。第二场比赛,我国媒体被彻底调戏了。我为我国媒体发愁:他们先头把话说这么满,这0:7的可怜相怎么办啊?找不找的到台阶下?我丈夫说我多虑,他让我等看第二天各路媒体夸过朝鲜队的同一个人会跳出来臭骂朝鲜队。第二天,我看了看新闻发现他说得没错。这种现实川剧脸的样子真跟我的同事包夫人挺像的。倒是人家大世思密达输了球后接受采访说着说着又要哭了,看来大世思密达就是个很爱哭的男人耶,以哭开始,以哭结束,从一而终,结构完美。

相比较,我一个女朋友就很会下台阶。第一场比赛结束,她在博客里写:“朝鲜队,坚毅纯朴,不卑不亢,干干净净,纯爷们,我要去朝鲜嫁给朝鲜人!”第二场比赛后,她在博客里这样写:“据说朝鲜买不到卫生巾,嫁朝鲜人这事儿还是算了。”

多好玩啊,我这朋友是水瓶座的,我喜欢这个星座,很神经质也很好玩儿(万能褒义词)。 同样是水瓶座的还有金正日和多梅尼克,世界杯目前最好玩儿的两件事都跟他们有关。我喜欢他们,我是个乏味的人,爱好就是看好玩儿的事。好玩儿就好,我猜我国媒体也是水瓶座的。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