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A组 > 正文

法国将士结束地狱征途 雄鸡在耻辱笑话中死去

2010年06月23日12:30足球·劲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记者刘彬彬报道 终场哨响,南非球员纷纷走向法国队员,2比1战胜前世界冠军后,他们还要毕恭毕敬地上前和大明星们交换球衣。是的,法国球员的星象不变,里贝里亨利马卢达仍然是赫赫有名的巨星,不变的还有他们代表的球队本届世界杯无法取胜的纪录。佩雷拉在场边几乎需要拉下多梅内克的衣袖,才能阻止法国主帅的喋喋不休,多梅内克在说什么,外人无法知晓,可以肯定的是,让法国人噩梦一样的多梅内克时代终于结束了……

来比赛,还是来吊唁?

全世界的目光都聚集在法国身上———不是因为这是一场世界杯大战,他们甚至基本没有可能小组出线;也不是因为他们还有球王齐达内,据媒体报道,这里只有球霸没有球王;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南非,法国自身的故事比东道主精彩得多。所有人想看的,是法国将以怎样的方式结束这个闹剧般的世界杯之旅,是哪个人眼神迷离疑似“带头大哥”,是哪些球员哪怕还有一点点意愿去帮助这个曾经的世界冠军球队挽回一点点尊严……

埃夫拉和亨利被排除在外,似乎印证了两人是年老的几位“带头大哥”的传说。现在,两人的头衔不光是“前法国队长”,还有“疑凶”。没有笑容,几乎全部一脸阴郁,这支法国队看起来更像是吊唁,而不是踢球。南非球员带着怜悯的表情和他们握手慰问。

迪亚拉莫名其妙地戴上了队长袖标,这也许只能暗示,这位前两场比赛甚至没有得到上场机会的波尔图球员在这场“政变”中是最清白的。而被指为“组织政变”的埃夫拉,他的替补却不是理所当然的阿比达尔,后者显然是另一个被怀疑的对象。引人注目的是,被猜测的另一位大哥加拉却依然首发,没有袖标,印证了他是法国队中除了阿内尔卡外另一位独行侠的传说。但他总好过上场比赛表现不错仍被放在替补席上的马卢达。

法国的表现略有起色。瓦尔布埃纳在第2分钟还得到了直接面对门将的机会,但是他的射门绵软无力,正如法国那死一般的沉寂。替补席上,亨利警觉地提醒身边的埃夫拉,摄影机直对着他们,曼联后卫表现出了胆量———瞪着镜头,毫无惧色。法国人多么希望他们的队长在场上也能如此锐利!

多梅内克还在场边像话剧演员一样夸张紧张地指挥,他更紧张的,也许是被他精心挑选的配角们不够兴奋,没有表达出“为国捐躯”的面貌。第9分钟,西塞又完成了一次头球攻门,被守门员抓到。迪亚拉禁区内的传球很快又打在了对方手上,至少,法国表现出了前两场比赛少有的优势。

当里贝里奋力回到后场抢下皮纳尔的皮球时,这位球星赢得了多梅内克的掌声,看来,接下来的法国国家队,他还将保证着自己的位置。人们开始期望法国有一个进球,让大家看看他们将怎样庆祝。是去慰问教练,还是慰问替补席上的带头大哥们。

遗憾的是,率先进球的却是南非人,第19分钟,库马洛在角球中头球破门,法国人更是面如死灰。里贝里迅速发起反击底线传中,表现出了前两场没有的活力和斗志,但是吉尼亚克小角度射门又高出。法国人很快再次陷入沉寂。

第25分钟,古居夫在奋力争抢投球时被裁判判罚红牌,“新齐达内”摇着头快步退场,尽管红牌有些过分,但他也算“幸运地”退出了这场闹剧。多梅内克双手捂脸,他明白了,一切都是奢望。当姆费拉在法国队两脚胡乱解围后把球再次送入球网时,多梅内克已面无表情心如死灰。

没有灵魂,只能是僵尸

里贝里的向前带球突破不再像前两场比赛一样人仰马翻,他也开始为队友传球,即便加拉,也积极助攻上前差点进球,但是球员们显然很难集中精力在自己的脚上。他们敏感地对每一次打击展现脆弱,射门不入的吉尼亚克和西塞表现的更多的是恍惚而不是失望,努力的洛里斯两次被攻破球门表情都是摇头。而每次摄像机转向亨利,他都比面对球门还要嗅觉灵敏,生怕对方再次抓到上场比赛他在场边偷笑的画面。

第52分钟,亨利终于站了起来,在场边接受多梅内克的部署,他绝没想到,自己忍辱负重才能来追寻的世界杯梦想以此种闹剧收场。他也许需要更多的苦笑,为33岁的自己仍然那么天真!但让他欣慰的是,对手袖标终于回到了他的臂上,这也算是对四朝元老的一个交代。在他之前,马卢达已经上场,表现正常。

里贝里在第58分钟禁区里以一敌四没有把球传给已经在跑位置的亨利,射手的这种自私也许可以理解,亨利竖起大拇指,分不清是在作秀还是真情流露。第62分钟,皮球再次击中了亨利的手臂,虽然这次已经不“关乎生死”,但亨利还是把球踢了出去,与其说这是又一次“知法犯法”,不如说他在对这届耻辱性世界杯的宣泄。

有趣的是,第68分钟,里贝里在禁区内得球后却选择了和对待亨利完全不同的态度,他把球传给了马卢达,后者推空门入网。这个入球,也是法国本届世界杯上的第一个进球!和球场外的热闹相比,场内的法国似乎太安静了。马卢达带着愤怒把球送入后,轻描淡写地和里贝里击了一下掌,然后径自向中圈跑去,转而怒吼一声。

当第76分钟法国在前场获得任意球时,一球落后的法国前面却只有亨利一名球员接应。球员们在等待的似乎是结束,而不是进球。第81分钟,多梅内克换上爱将戈武,这是被开除的阿内尔卡最为不耻的球员。他换下的是迪亚拉,多梅内克的信号是加强进攻,他的队员确实在对手的急躁下踢得有所改观,也展现了正常的实力。但他的信号,队员们却又显然没有接受,不再失球丢脸的意愿,远远大过扳平比分的信念。也许,即便球员们开始传球、开始配合,彼此的信任,也不是一时就可以修复的。

“地狱旅程终于结束”,《队报》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在赛后第一时间就亮出了标题。《世界报》的也差不多,“蓝色苦难以失败结束世界杯”。而此时的多梅内克却在啜泣,“我很难过,这很让人失望。这场比赛我看到了我想看到的团结。我很喜欢这支法国队,现在他们走了,但是法国足球会永远继续,这支球队很有潜力……”而更让人回味的可能是多梅内克那句话———我们在这届世界杯上在劫难逃。等待法国的,是嚼着棒棒糖的布兰克,法国足球,确实需要像孩童一样重新开始。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volvicy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