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A组 > 正文

法国6年留下碎片满地 他们让全法国梦断南非

2010年06月23日12:20足球·劲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记者陆逸南非报道 总算在最后时刻打进一球,或许这是最好的结局;但马卢达的进球却是给了法国足球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不是法国队的最强阵容,赛前人们就知道这一点。于是当西塞吉尼亚克以及克利希出现在这场比赛的首发名单时,没有人感到意外。至于是球员罢赛还是足协圈定的名单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法国人希望在这场比赛找回点什么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原来无能为力。

并不是所有人都在等着看法国队的笑话,主裁奥斯卡·路易斯冲古居夫亮出黄牌时,西塞面部表情痛苦得近乎扭曲。他双手捂着脑袋,脸上写满了愤怒和无奈。古居夫站着呆呆地没有说话,西塞试图和主裁理论不果,主裁正忙着看在地上的南非球员势,无暇多顾。但更多的人似乎对这一切漠不关心。

替补席上,挨着坐在一起的亨利和埃夫拉两人面面相觑,看不出任何焦急愤怒。埃夫拉嘴里说了点什么,亨利微微点点头,眼神冷漠甚至有点幸灾乐祸。在他们眼里,这个法国人期待的“新齐达内”根本就不应该受到如此重视。现在他在法国队的荣誉一战中红牌下场,这一刻几乎是法国在本届世界杯上叛乱、羞辱的缩影。

“他们”本不该上场

“他们”是:西塞、克利希、古居夫。法国丢掉的第二个进球,场边的亨利和埃夫拉看起来更加得意:迪亚比在中路停球失误送给对方良机,克利希卡着姆费拉的身位但没能抢先解围,被对方连滚带撞将球送入网窝。丢球之后克利希羞辱地低着头往中圈走,根本不敢看替补席。这时候多梅内克的表情完全木然,他没有像德国少帅勒夫痛砸水瓶,因为根本没有必要。作为一个国家队的傀儡教练,他不是没有抗争过。但是当高卢雄鸡执教生涯最后一场比赛迫近的时候,多梅内克已经缴械投降了。

谁还介意这场比赛?或许只有吉尼亚克、古居夫以及克利希这些被法国体育部部长罗塞琳娜·巴西罗口中“对多梅内克哭泣”的年前球员。所以当波尔多中场被主裁亮出红牌时,一直在国家队打不上球的西塞悲愤的表情,和边线上镇定淡漠的多梅内克形成鲜明对比。西塞在国家队甚至都不能算一名合格的替补,他多么希望这场比赛能够成为他咸鱼翻生的机会。

古居夫也不应该出现在这场比赛中,外形俊朗、踢球风格颇有点像齐达内的波尔多球星并不受“老大哥”们的喜爱,至于多梅内克,他有能力反对这些“老大哥”们的话?至少,古居夫与齐达内做到了相同的一点———红牌。可惜的是,1998年,齐达内用一张红牌换来了决赛上两记漂亮的头球,而古居夫?至少,2010年对他来说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

“他们”也是指:亨利、马卢达。但他们还是获得了出场机会,亨利还戴上了队长袖标,就在一天前,法国一位足协高官还表示,“亨利、阿比达尔以及加拉才是策划罢训的主谋。”多梅内克似乎想在最后时刻给全世界展现一支团结的、顽强的法国队形象,尽管这个形象已经被他破坏得无以复加。

傀儡多梅内克终于在自己的最后一场比赛中体现了他的“权威”。这是多梅内克的最后一场法国国家队的赛事,也将是亨利的最后一场,还可能是马卢达的最后一场……幸好,多梅内克还保有自己的底限,带头闹事的埃夫拉替补席身旁的两名队友都不在了,他孤零零地坐在那里,不知所措。会不会后悔当时的冲动?

亨利以及马卢达想要在最后时刻挽回自己已经被败坏的名声,更想以此来对抗昏庸的足协,于是他们格外努力,于是马卢达耀武扬威地进球了!马卢达在门前推射空门得分。他和亨利拥抱庆祝的场景,和不久前古居夫苍凉的红牌,是法国足球的耻辱,也或许是一个重生的开始。

首发,不是秘密的秘密

多梅内克直到到最后一场还在打肿脸充胖子,他在赛前说这场比赛的出场名单他有话语权。但是真正要做到拿下埃夫拉、阿比达尔,使用西塞、克利希?多梅内克没这个胆量。这份和南非比赛的首发名单,是他和足协官员“商量”之后才产生的,但这个“商量”又有多少是他个人的意见?

2006年世界杯的亚军法国有多少多梅内克的痕迹,法国足协很清楚。以齐达内、亨利、维埃拉等老球员组成的“七君子”几乎越俎代庖行起主帅的职责,他们制定战术甚至确定首发名单,而软弱的多梅内克只是一味退让,在公开场合充当一个傀儡的主教练。

但这一次,多梅内克行不通了,他用2005年邀请齐达内回归的方式去笼络亨利,但亨利终究不是齐达内。法国政界也坐不住了。法国总统萨科奇说,“法国国家队已经不只是一支球队。”随后法国体育部部长罗塞琳娜·巴西罗紧急赶到南非,亲自观看法国队和南非的小组最后一轮比赛———高卢雄鸡在本届杯赛上的绝唱。女部长痛心疾首,“我呼吁每个人都肩负起各自的职责来,呼吁每个人都要有责任心。等法国队归国之后,当追究责任成为必要时,我们肯定会介入调查,毫不客气。我只是希望那不会太晚。”

那些等着看多梅内克出丑的人,终于明白事情闹大了。在球员罢训消息传到国内后,法国《费加罗报》发表严厉的、针对法国足协的批评声。前法甲欧塞尔队主教练古易·胡斯在法国权威收费体育频道Canal+上敦促法国足球界领导人承担责任,并要求联邦足球委员会集体辞职,重新进行选举。

有多少梦可以重来

他们的世界杯之梦结束了,尽管他们或许并不在乎。亨利原本就已经不是法国队的主力射手,埃夫拉拿过队长袖标有人不服,马卢达在战术上又和埃夫拉不合,两人在训练场上不止一次有过争吵。

多梅内克在任6年内的懦弱和失控,是法国足协内党派纷争的丑陋。而这一切,在古居夫———这个被誉为新的“齐达内”,但却不受更衣室掌权者待见的波尔多小将拿到红牌的一瞬间,像被放大镜对准一般展现在世人面前。

好在,一切都结束了。埃夫拉走进球场跟球员们握手,尽管他的国家队队长身份从打体能教练开始就已经结束。亨利戴着队长袖标与多梅内克握手,马卢达与多梅内克象征性地拥抱,拥抱以后,多梅内克能剩下些什么?给不了他们冠军,一切丑闻都将长久地在出现在多梅内克的梦中。法国足球得到了什么?从1998年的夺冠到这样的丑闻,或许这正是某些人想要的。

阿内尔卡到达了伦敦,脸上还带着笑容,他或许还不知道连切尔西都已经禁止他对外接受采访吧!

[责任编辑:volvicy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