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媒体评论 > 正文

成都商报:悲情法兰西

2010年06月23日08:09成都商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出发

看透了。

形形色色的嘴脸一览无余。

受够了。

城市的喧嚣,黄昏与白昼,日复一日。

见多了。

人生的驿站。

噢,喧嚣与幻象!

出发,到新的爱与新的喧闹中去!

———19世纪法国诗人阿尔蒂尔·兰波

这样的法兰西,是在天堂,还是地狱?

一个由欲望编织的巨大的肥皂泡,清脆地破了,法兰西雄鸡死了。所有人都解脱了。

2004年7月12日,雷蒙德·多梅内克的履历表上从此多了一个重要头衔:法国国家队主教练。那天早上,多梅内克穿了一身灰色的修身西装,微笑着,所有人都很开心,因为这个从青年队过来的主教练看起来很务实,多梅内克当时的简洁多么云淡风轻。

轻得就像一个寓言。

在此之前,法国足协主席西蒙内抛弃了布兰科和蒂加纳,在桑蒂尼之后,他选择了多梅内克。多帅望了望黑压压的电视镜头,他用了整整30分钟来感谢雅凯:“是雅凯带我来到这里,1993年刚在法国失业救济中心登记后没几天,我就进入了法国足协技术委员会,并成为法国青年队主教练。”

甚至没有一份书面申请,多帅的法国队就开始了颠沛流离。

2005年,现任法国足协主席埃斯卡莱特粉墨登场,他也爱上了多梅内克。这是一个草根男人对另一个草根男人的惺惺相惜。可在报摊和电视画面里,多梅内克如同一个魔鬼和凄凉的戏子被捏造出来了。法国足球需要他———在2002年保守的桑蒂尼选择了中庸之路,这和之前雅凯和他身下的1998年世界杯冠军一样永垂不朽,可2002年法国队在韩日世界杯上出奇地丑陋:小组赛一场未胜、一球未进———这是一个灵魂寻壳的悲壮轮回。

桑蒂尼的法兰西2004年欧洲杯果然死了,多梅内克接替他做了木偶,幕后的放映机正在换胶片……连教练班子都还没落实,多帅的表演就开始了,他说要革法国足球的命,革命就要流血牺牲,一要换血,要年轻的小伙子上场去为灵魂奔跑,二要打漂亮足球,因为法国足球要学阿根廷,来一种既激情又痛苦的心灵挣扎。

一手培养了亨利、特雷泽盖和萨哈等天才的多帅毫不妥协,他手里挥舞着40000欧元的月薪(不含奖金)冲在最前面,像那幅著名的油画《自由引导人民》一样浪漫而血性。

多梅内克的法国队善于说“不”。这支法国队的魅力和丑陋都在于此。一些老将开始犹豫和质疑,门将巴特斯说不在乎他;图拉姆装作没听见他的名字;齐达内也站出来要走……这足够让整个法兰西慌乱,于是多梅内克又高亢地宣布:“我不是救世主,我没有神杖,不能把他们带回1998。”从此,法国队开始分派立帮。像个玻璃做的江湖。

2004年8月,21人被征召入队,多帅的第一次招入了7名完全没有国家队出场记录的球员,13名球员为国效力的场次少于10次。这支法国队开始了变阵(442到352)、变态之旅。

这是一次巨大的豪赌,赌到现在都没能还清债务。随后法国队开始在不断的争议和混乱中变态,将帅不和、傲慢与偏见、龌龊与囹圄———法国队倔强地说我不怕威胁。

时间革了法国足球的命。多梅内克在法国足协的人事斗争中成为左右逢源的棋子,雅凯要他保住仕途命理,因为足球风格需要延续;埃斯卡莱特要他打出成绩,因为埃氏的力挺需要一个顺理成章的结局;法国足球需要他来掩盖逐渐没落的本质……没想到这个棋子,竟成为让人手足无措的钢铁悲剧。

多帅上任后,高卢雄鸡连平6场,多帅成为71年来开局最差的主帅。2006年到了,法国队的好日子似乎来了,当德国世界杯上齐达内的冲冠一怒成为传奇,雄鸡也得到了喘息,慢热的法兰西如同吸上了慢性的毒品,世界杯杀进决赛,法国足协在混乱中与多帅续约,功利的欲望成就了这纸合约。幻象出现,上天入地都在眼前。

之后便不堪回首。2008年欧洲杯小组赛法国队即遭淘汰,本届世界杯也是依靠亨利的争议球晋级决赛圈。

昨晚,多梅内克下半场终于放亨利上场,如此开始,如此结束。法国队自2004年开始就成为一支“心理部队”,爱它的人如在天堂,恨它的人堕入地狱。

遗憾的是,左右逢源的多梅内克在2010没能保持平衡: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力挺蒂加纳,可后者当初败给了埃斯卡莱特力挺的多梅内克。斗争亢奋中……多帅却为南非世界杯的参赛名单得罪了自己的养主埃斯卡莱特,于是,多梅内克终究也成为幻象。

多梅内克的法兰西,死于幼稚,还是死于纠缠? 本报记者 谢礼恒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