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媒体评论 > 正文

北京晚报:红牌比热血还红 现实法则没有怜悯

2010年06月22日22:14北京晚报范稳我要评论(0)
字号:T|T

范 稳

绿茵场上有钢铁战士,有流泪战士,有流血战士,还有一种战士,用生命来演绎男儿豪情。澳大利亚的10号球星哈里·科威尔,就是人们心目中的“生命战士”。

这个身患绝症、已经32岁“高龄”的球员,试图向世人证明,人的生命可以被病魔击,但人的精神,永不可被打败。但连悬在科威尔头顶上的魔鬼也没有想到,“生命战士”会被一张比他的满腔热血还要红的红牌击倒,被无情无义的铁哨罗伯托·罗塞蒂粉碎了他的梦想与骄傲。

我并不认为罗塞蒂吹了黑哨,站在澳大利亚球门线上的科威尔,面对劲射而来的皮球,第一反应肯定是要挡住它,不管是用胸膛、用头、用脚,甚至犯规用手,这是每一个球员的下意识反应。这种反应没有选择的余地,必须在第一时间作出,甚至没有时间去思考。即便手球了,认罚就是,给人家罚点球难说还有机会力保球门不失。这就是足球的游戏规则,是被允许的,也是应被吹罚的。

但令人心有不平的是:这次犯规偏是科威尔犯下的,它又偏被罗塞蒂“从重从严”。我相信罗塞蒂知道科威尔参加本届世界杯的动人故事,我也相信他在赛场之外,心中也对科威尔充满敬佩和同情。但是当科威尔手球那一瞬间,他的脑袋里只有法则而没有了情感,他痛下辣手,将“生命战士”逐出战场。我看到他亮出红牌时,一声惊呼:“这哥们是个机器裁判!”

要是换了我执法这场比赛,我会吹一个点球,顶多再给科威尔一张黄牌。我要留给这条汉子继续演绎“生命战士”的机会,我要让世界上所有的人,从他的身上看到什么是永不可战胜的。不是一场球赛的输赢,不是一个人的荣耀,而是生命的尊严——哪怕为此破坏了规则。如果说梅西[博客]应该是被特殊保护的,科威尔为什么不能被特别关照?

我知道执法者不能带有感情色彩,规则面前人人平等,不然游戏没法玩。这都没错。情与法,向来就是人类为自己设定的两个圈套,没有法,不行;没有情,也不行。法则是人制定的,而人又是有情感的,情感超越了法则,或者法则压抑了情感,人们都不愿意看到,但却每每遇到,避之不及。现实生活中我们有多少法律屈从于情感的事?举不胜举。可是到了科威尔头上,法则展现出它冷酷无情的一面。我要是有向国际足联申诉的机会,我会大声高呼:这不合情理!

但绿茵场上,再不合情理,甚至再不合法则的事情,吹出去的哨子泼出去的水。我们只有目送科威尔黯然离场,这个倔强高贵的身影以后我们将难以再次看到。一个熟悉的远逝背影,永远是人们心中的痛。

前天在看意大利新西兰的比赛时,接到表弟的电话,说他的父亲——我们的四叔——刚刚去世了。四叔是个在彝族地区开车的驾驶员,从不抽烟喝酒,但五年前被查出了肝癌,拖了五年已经算是个生命的奇迹。记得世界杯开幕前他们来昆明看病,四叔已经严重肝腹水了,天天得靠在医院里强行抽腹水。我们坐在客厅里看世界杯的专题节目,还一起谈论本届世界杯哪个队将拿冠军。那晚我感受到死亡的阴影就在四叔的身边徘徊,我更明确无误地看见了四叔对世界杯的留恋目光,就像一个人对即将失去的美好事物的依依不舍。我曾经悲哀地祈祷:上帝,让这个平凡普通的善良人看完本届世界杯吧。

而现实中的法则往往是:它并不怜悯人们心中最柔软的那一点点温情。

(北京晚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