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第1演播厅 > 南非暄传语 > 正文

陆幽:绿点球场三场闷平 鸽子在门将身后散步

2010年06月22日11:05腾讯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北京时间6月22日,央视著名女记者陆幽继续做客腾讯《南非暄传语》节目。谈英格兰闷平阿尔及利亚比赛。本节目由361°特约播出,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之前我们和陆幽聊天也非常郁闷,因为陆幽在的开普敦的三场比赛,包括意大利那场比赛和英格兰那场比赛三场比赛都是平局,是吧?

陆幽:对。法国0:0对乌拉圭意大利1:1对巴拉圭,昨天晚上英格兰0:0对阿尔及利亚。我没想到,真的没想到,我的摄像,我的搭档老吕他说都能够拍到鸽子跟在那个守门员后面,在球门那悠闲地踱步,那肯定是一场沉闷的比赛,无趣的比赛。你想如果真的是打得很激烈,很紧张,守门员也是高度紧张的,旁边的鸟儿其实是最能够感觉到气流中的震颤的,一定是那边没有战事,所以它就可以溜溜达达,我看转播机也捕捉到了。

主持人:包括前两天意大利的比赛下大雨我们去球场,我就感觉开普敦一天是四季的感觉,中午很热,晚上很冷穿着大棉衣在球场里面。我说开普敦冷,南非小组赛第一轮比赛更冷,因为冷门出了很多,包括陆幽亲历的三场小组赛,包括英格兰、意大利这些都是夺冠的热门球队,包括法国,但全都遭遇了平局。

陆幽:说实话法国和意大利的平局,作为一个记者,其实心里是有预测的,有接受能力的。出乎我意料的是昨天英格兰对阿尔及利亚的那场比赛。因为我觉得法国本来在预选赛已经暴露出了自己整体能力的不足和一些关系的失衡,而且其实乌拉圭是很强很强的一支球队,只是说大家更愿意关注欧洲豪门,而且在南美巴西阿根廷太抢眼了。但是你想他们有很好的防守,又有像弗兰这样的射手,弗兰的状态也好,所以法国对乌拉圭的平局,我之前不会说打赌,但是记者对这个球是有判断能力的,包括意大利对巴拉圭,我一直觉得现在这支巴拉圭队是不容小觑的,虽然之前有一些争议,但是完全是不值得一提的事情。对我来说会客观地分析这两支球队的攻防能力,你想巴拉圭的球星全在前场,而巴拉圭是传统的像拉美以防守著称的球队,那就说明这支球队上肢和下肢都非常发达,再加上阿根廷的主教练也非常勇敢,所以我觉得这支球队很可怕。

前面两场平局说句实话我没有觉得闷,但是英格兰对阿尔及利亚的比赛我觉得闷,闷得我都不想找故事了。之前大家都在议论卡佩罗的门将问题,我觉得那是一个分散注意力的新的话题,它不是比赛的核心。虽然说门将是最后一道防线,格林出了错,一场比赛的胜负结果就要被改变。我觉得前提是前面有那么多的关卡,为什么要让一个守门员承担这个错误?每个人都会犯错误,我甚至觉得这是一个哲学的命题而不只是一个足球的命题,事实上昨天卡佩罗解决了门将的问题,詹姆斯表现也不错,但是你发现了再好的门将也抵不过好的进攻,事实上鲁尼去哪里了?我觉得卡佩罗某种意义上要更多地思考该如何赢球,再不赢球,我不希望我在这边碰到的豪门都可以平局,但是我不希望他们出局。我对卡佩罗,我对里皮,对多梅内克都充满着尊敬,因为要想执教世界大牌球队和这么多大牌明星,能够处好关系,能够压住他们,能够让他们心悦诚服这是需要有个人魅力和个人性格中要有绝对强烈的东西的,我很尊敬他们,我希望他们留在世界杯

主持人:陆幽在开普敦经历三场比赛的三位性格主帅可以说现在正在面临着很大抉择考验的时候,多梅内克现在遭遇法国的“内讧门”,因为今天刚刚出了消息说阿内尔卡因为在赛中被换下来之后辱骂教练,法国足协决定开除他,已经是一平一负的成绩了,现在又遭遇内讧,多梅内克现在好像在经历着很严峻的考验,我不知道在发布会,包括在采访中,你采访的多梅内克和你眼中的多梅内克现在处在什么状况和什么样的心里状态?

陆幽:我最早接触他是2006年的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的时候巴西和法国比赛,那个时候我觉得他很开放,有法国人文艺情结的那种感觉。在发布会上,其实法国人并不愿意太多用英语回答问题,我觉得我是少数几个用英语提问的人,其他的人都是用法语提问的,包括还提问了维埃拉,我提的问题也很尖锐,他们都很笑纳,我当时会有一些隐隐的担忧,因为巴西队太松了,我跟巴西队一个月还没有碰到真正的强队,而且我当时跟法国的记者说,法国从20度、30度、50度慢慢往上升温的,所以它的频率掌握得很好,而巴西队不是,上来就大热,但是小组赛对手太弱,没有碰到真正的强敌,所以他可能一下子认为自己的状态好了,实际上不是。

那个时候的多梅内克,因为我那时候没有跟队,我不能对这支队伍有客观的评价,包括这次也还是萍水相逢,但是因为来之前做了很多的功课,也看了很多关于多梅内克的专访,关于法国队进进出出人员人际关系的资料,也看了看预选赛所有的比赛,所以我对多梅内克的理解,我觉得他的性格里面有极端的东西,他也碰到了极端的法国足球文化的强势和敌对的情绪。

因为雅凯曾经说过,他一生只为摘一颗星,他摘到了。但是他说在法国国家队主教练这个位置上最长不能超过六年,多梅内克已经是六年了,我觉得夫妻之间都有七年之痒,而且多梅内克我也希望他走得更好,但是现实就是这样的,球队的教练就是凭成绩说话的。你想多梅内克带了法国的黄金一代,亨利、特雷泽盖都是他的手下弟子,他在做青年教练的时候做得非常好,所以他才有足够的人脉资源和资本能够上位到法国国家队,然后跟法国足协才有这么好的关系,在欧洲杯小组赛出局的情况下还能继续留任。所以我觉得他对很多媒体的质疑未必说真的想做,包括你今天说的阿内尔卡,我不是活在网络社会的人,我会尽量屏蔽一些信息,而且我觉得内讧、不和谐的信息在大战的时候每个球队都避免不了,我们每个单位、每个办公室都会有,因为这个触及到极端的利益,因为世界杯是一个名利场。所以我觉得法国足协出了这样一个重罚也是没有办法的,因为只有在世界杯活下来才有意义。

其实我没有资格评价多梅内克,因为我没有跟他的队伍,我可能更熟悉的是巴西队,因为我毕竟整整跟了一个月。我对多梅内克的判断是,我觉得他是一个极端的人,他会碰到极端的事,可能是最好的,也可能是最坏的。我只知道7月11号是他女儿的生日,如果他能坚持到那天,他能给到他女儿一个最好的生日。没有的话,我也希望他回家可以很好地过日子,因为做足球教练其实是上断头台。

主持人:确实是。你在跟法国这场小组赛的时候有没有感觉早多梅内克和队员的关系状态非常紧张?

陆幽:不可能看出来,因为作为媒体来说可以接触他们只有在赛前15分钟训练,还有赛前的新闻发布会,我也很有幸能够获得提问,其实中国记者在没有跟具体的新闻官球队有接触的情况下,相对来说是比较弱势的,因为咱们足球整体的弱势也会影响到足球记者的修为吧,但是我觉得凡事都是靠争取的,足球需要一个团队,记者可以靠自己的努力往前走一步的,所以我才会问他那个问题,我觉得他的状态很好,我就说:我曾经看过你的专访,你说你对压力已经习惯了,就像把一只青蛙放到温水里他能抗很长时间。

所以我问他现在水温多少了,他是否准备好面对接下来疯狂而至的压力,因为肯定世界杯的压力要比平时大得多。多梅内克就说:我说了吗?如果我真的说了这样的话是很愚蠢的,不过我真的说了。我觉得这个教练很幽默。我觉得法国人还是很文艺情结的,他会笑纳所有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观点。他说如果我说了,如果我没说,其实这个回答就很巧妙。所以我觉得他是一个很高智商的人,新闻发布会从来都是智慧的比拼和表达的比拼,会有表达的失误,但是从中间会看到智慧的比拼。

我今天忙,这两天太累了,嗓子都哑了,也特别对不起腾讯的网友,希望以更好的状态来面对。其实我很想写一篇文章,与多梅内克无关,与我自己对一个人性的,对教练的关怀有关,我真的想问现在是不是这个水温已经达到沸点了?如果小组一旦出局,当年麦克拉伦就曾经被标题为“问战麦克拉伦”,我不知道多梅内克是不是一只煮沸的青蛙,甚至连防御能力都没有。因为败军之城如同瘀泥一样任人踩踏。

我其实做足球记者做时间长了我会很心疼每一个我面对过、提问过的教练,无论他们战绩如何,我觉得我是站在人道的立场上。很多人觉得足球是“大棒”,是“云彩”,可以拖到空中,也可以打到脚下,我觉得足球就是一项工作,要给人以基本的工作。我觉得谈这个问题对网友来说可能不愿意听,但是只有你在这个行业久了你才会发现足球的压力对人性的摧残,包括对记者的摧残也是一样的。

主持人:其实今年法国队小组赛的状况和2006年有点像,都是一个很不好的开局,2006年世界杯还是在一路不被看好的情况下走进了决赛,你觉得现在这支有点被煮沸了的多梅内克还有翻身的机会吗?因为小组赛还剩一场了?

陆幽:我觉得基本上没有了,是因为墨西哥太强了,乌拉圭太强了,他们这个小组两端分化太厉害了。如果说焦灼的,大家都是0:0、1:1还可以,但是南非是0:3输的,他们现在不光要抢小组的积分,还有净胜球和进球数,所以他们之间的正负两极已经产生了,不是大家还焦灼着。如果今天网络报道的消息果然属实,当然我没有看到FIFA和法国足协官网发布的消息,我都不会信,做足球记者做久了,我对这种信息盘列的能力会主动地封闭,是因为我只能听最有信服力的消息,要不然会干扰我的判断,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事,球队内部的平衡不是一两天可以解决的,当然可以背水一战,但是背水一战前提也要看南非给不给你机会,墨西哥给不给你机会。我觉得我祝福它,但是我已经失去了对它看好的基本的支点,我觉得记者还是要从专业,从一个基本的事实出发的。

主持人:现在被煮沸了的不仅仅是多梅内克和它的法国队,还有英格兰队,昨天很失望,我和陆幽姐都是很失望地在看英格兰和阿尔及利亚的比赛,就像你说的很闷。

陆幽:你知道吗?比赛结束后本来我想采访球迷的,我从媒体通道出来,我在大道口上待了20分钟,就在晚风里吹,我没想明白这场比赛是什么?我觉得无趣、无味、无聊,这些词汇都不足够能够渲染一个媒体记者对英格兰的失望。

主持人:因为跟它比赛之前的气氛真的差了两端,昨天我生病了在床上躺着,我们住的公寓外面不远的地方就是绿点球场,从中午开始就有大批英格兰球迷围着门口的咖啡馆一直在唱着歌,比赛前两个小时我都已经睡不着觉了,因为那个队伍一直在嚷嚷,一直在吹呜呜祖啦,但是比赛却是很闷的结果,最后0:0很失望,而且昨天还是卡佩罗64岁的生日。他们意大利人好像有一个不吉利的说法,过生日的时候比赛好像并不是非常吉利的事,昨天好像真的应验了。

陆幽:没有,我很钦佩卡佩罗,他有非常好的胸襟和非常好的执教的履历。昨天的比赛,你说英格兰是被人逼平了,是得势不得分,大家还可以原谅。我觉得昨天的比赛是它很被动。昨天从比赛结束后在观察席上下来,看数据统计,说阿尔及利亚控球是53%,英格兰是47%,我觉得这应该是上半场的数据,下半场英格兰还是打得相对积极一点,后来我问旁边的官员,我说这个数据是上半场还是下半场的?那个官员回答得很幽默,我搞不清楚,反正这个数字下半场就没有变过。我说是不是因为统计数据的专员也睡着了?我至今还认为这个数据可能是有一些差失,但是确实是国际足联官方给的赛后的统计数据,就可见英格兰不仅没有得分,其实在比赛的掌控权上还是更多地在阿尔及利亚身上。

主持人:你觉得现在英格兰最大的问题在哪个方面?是鲁尼在锋线上的疲软吗?

陆幽:对于我没有长期跟队的球队我始终保持相对远距离的观察,因为我没有看它的训练,也没有太多地看队伍之间关系的平衡,我觉得卡佩罗完全有能力调配好这个阵容,因为鲁尼的问题不应该出在世界杯上,如果真的使用不好,在预选赛的时候不会进9个球。

主持人:而且鲁尼联赛状态是相当好的。

陆幽:对,你想预选赛英格兰平均进球数是场均3.4个,预选赛34个球,鲁尼进了9个,兰帕德杰拉德两个人进了7个,等于说它的中前场三个人一手包办了16个进球,那个时候也是这些阵容,顶多说后防线有费迪南德没有受,偶尔还会有贝克汉姆,但是它已经不属于当打之年了。我觉得英格兰的阵容在没有这么多员之前是富裕的,现在可能巴里伤了又复出了,莱德利金又伤了。但是我觉得卡佩罗完全有能力协调好这些攻防能力,我觉得卡佩罗解决了当时埃里克森没有解决好的两个得失之间的关系,但是我觉得很奇怪的是昨天英格兰的任意球包括定位球的水平都很低,杰拉德兰帕德都发得很随意,其实我个人觉得可能不够准确是因为你在观察席上看比赛不如在电视机前看比赛能捕捉到更多的细节和更多球员的特写。

因为这支球队不可能说像中国队一样每个人走几步就能知道他是谁,因为有的时候给的是大全景。我觉得昨天更多的是英格兰的心态和他们的状态出了问题。我不觉得是他们的能力有问题。鲁尼跟赫斯基赫斯基打得也不差,而且鲁尼当然要更多地回撤给队友机会,但是到世界杯的时候你是众矢之的,有人会不惜一切代价防住你,可能预选赛的时候你进球我也可以进球,但是到了世界杯就是我先不失球,当然你的攻击手就是最大的防护对象了。我觉得鲁尼要自己找状态,找问题,卡佩罗更主要的还是让这些大牌明星们有那种紧迫感。

主持人:已经很紧迫了。

陆幽:他们把自己逼到了紧迫的悬崖。前天开普敦报纸说英格兰落在了刀锋边上。所以我希望有一个“刀锋战士”站出来,也许是鲁尼,但是兰帕德、杰拉德、特里谁都可以担当。英格兰三条线都有巨星在支撑,没有道理的。

主持人:很诡异这种状态出不来,而且给卡佩罗的时间也仅仅只有一场了。

陆幽:我仍然相信卡佩罗,因为我觉得他是非常强势的。你想能够把皇马的更衣室条例得那么顺当的人,不可能把英格兰的更衣室调配不了,还有比皇马更大牌的球星吗?

主持人:所以陆幽还是看好英格兰往前走?

陆幽:我觉得一是英格兰完全具备这个能力,它不像法国,包括像亨利是属于没落的巨星,英格兰这帮孩子正当打呢,没有道理不相信他们,就从足球的规律出发,英超也是那么好,有那么好的联赛,为什么不能有那么好的世界杯呢?因为他们太疲惫了,可能给世界杯带来了影响。但是我觉得现在主力球队的明星都在欧洲踢球,他们都是一样的。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