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前线直击 > 南非风情 > 正文

小薇世界杯日记8:好望角 勇敢者的游戏(图)

2010年06月22日08:39腾讯体育王怡薇我要评论(0)
字号:T|T

小薇世界杯日记8:好望角 勇敢者的游戏(图)

好望角留影

腾讯体育6月21日开普敦讯(特派记者王怡薇)好望角像一颗吸铁石一样,吸引着无数前往非洲探险的游客。

沿着狭窄的查普曼公路向北,路上你可以随处可见悠哉的鸵鸟走在公路旁。南非对野生动物保护尤为苛刻,鸵鸟们好像已经习惯了急驶过身旁的汽车。

好望角让人充满无限遐想,不仅因为它的地理位置,更在它的名字。在人们心目中只有到过好望角才好像真正到过非洲,因为它使人类开辟了东西方之间联系的海上之路。在好望角的海滩上,“Cape of Good Hope”的标牌颇为打眼。尽管地理学上已经测定,非洲大陆的最南端是开普角以东大约一百五十公里的厄加勒斯角,那里才是大西洋和印度洋的真正分界线,然而大家仍然愿意把好望角当作南非最南端的地标。

开普角是一个伸入海中的悬崖,最高处有一座建于1857年的灯塔。因为所处地势太高,雨天或薄雾天气过往船只就可能看不清而发生事故甚至海难,1919年在海拔88米的高度另建了一座新灯塔,这里就成了瞭望台,也成了游客必到之处。站在瞭望台上看到的开普角,悬崖边野花盛开。不少旅游书上都介绍说这里是大西洋和印度洋的分界线,运气好时甚至能看到大西洋和印度洋两股洋流在这里交汇的情景。其实两个大洋在这里分界只是一个美丽的误解。然而葡萄牙人达迦马确实从这里进入平缓的印度洋,打开通向黄金之国印度的海上航线,这里是希望的象征。

“beijing 12933km”这是好望角距离北京的距离,瞭望台上,树立着世界各大城市距离好望角的距离标识牌。离开北京来到南非两周,看到熟悉的“beijing”,让我感到无比的温暖,南半球的海风中,想念北京的三伏天。“纽约、悉尼、圣保罗......”来到这里的游客在灯塔下寻找着自己国家的城市标牌。大家都把开普敦叫做“母城”,这座城市确实像个母亲一样,包容所有迎来送往的人,让你稍作喘息,容你歇歇脚。在好望角,你会特别想念家乡,但你知道,自己必须继续前行,绕过急湍,就在眼前。

一抹红透了边际的夕阳,会让我突然想到将来的美好,夕阳下,“cape of good hope”的木牌依然安静的矗立在大西洋的岸边。500年前,达迦马从惊涛骇浪的大西洋,经过好望角驶入平缓的印度洋,开辟海上欧亚航线的他也为非洲大陆揭开了新的一页。500年后的今天,南非世界杯也许将再次开启非洲大陆的新纪元的契机,而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nickel x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