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第1演播厅 > 南非暄传语 > 正文

陆幽:我被媒体“标题党”里皮没有冲谁发飙

2010年06月21日12:13腾讯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腾讯体育6月21日 国内著名足球女记者陆幽做客腾讯(驻南非)第1演播厅《南非暄传语》,辟谣里皮发飙之说。本节目由361°特约播出,以下是实录精选。

主持人:各位腾讯网的网友们,大家好!今天《南非暄传语》又为大家请来了一位非常特殊的嘉宾,她就是央视著名足球记者陆幽。欢迎陆幽。

陆幽:大家好!

主持人:其实我这次在南非世界杯赛场见到陆幽姐还是特别亲切的,因为这次来南非报道世界杯的女记者实在是太少了。

陆幽:对,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像我们这么勇敢地站在这里。

主持人:刚才和陆幽聊率记者来了这边会有一些安全的担忧,其实我在很多采访中会发现女记者还有一个问题,不管是教练还是球员,他总会觉得你不专业,对你有一点偏见的感觉。

陆幽:我知道你要问什么问题,你问没关系。

主持人:里皮那场意大利比赛结束以后心情也不太好,陆幽问了他一个问题,我不知道是媒体误传还是他当时确实是冲你发飙了?

陆幽:其实是这样子。本来我都觉得一笑了之了。因为国内的媒体过分地放大,而且莫名其妙地扭曲了一些事情。但是我理解有些媒体竞争的时候需要一个人来疏导或者是释放所谓这些话题的选择。我至今对这个问题,只要我是记者,还不光是足球记者,我觉得专业的人,就像美丑在世界各地可能会有不同的评价标准,其实对于一个记者是否职业、是否专业,大家共同的认识还是差不多的,不会相差到哪里去,除非有人故意要摸黑你或者是扭曲你。

事情本身的面目我在腾讯的博客上已经写得很清楚了,就是我提了个问题,当时我的问题是:我注意到意大利队在2006年世界杯的时候7场比赛只失了两个球,在2010世界杯预选赛,在南非的路上,10场比赛却丢了7个球?这意味着什么?是否意味着你的后防线更加虚弱了?我看来是一个非常正常的提问,非常正常。我不会再强调细节,所谓数据和事实,因为质疑意大利后防线的老迈和虚弱不是我陆幽今天一个人提的,其实早就有人提了,也不是说里皮第一次面对这样的问题,但是我觉得你要看到什么样的人写什么样的文章,我的提问是很正常的提问,但是别人进行不正常的写作和放大那是另外一种情况了。大家都有同声传译,我用的其实都是最简单的英语,同时传译的时候,因为他们不是专业的足球的翻译,他们可能对预选赛的词汇掌握得并不是很多,我相信里皮后来摘下耳机和意大利的记者交流,弄明白了我说的是预选赛10场丢7个球,我没看出他不高兴,说句实话。

如果人真的发飙发怒,脸上是会有声色的,我没有看到。但是写这篇报道的记者可以说他发飙了,或者说他嘟囔了一句。大家仔细看那篇文章,他选择的词汇是“嘟囔了一句”,可见里皮发飙是什么状态,如果是尖锐的回击那是什么状态,没有。我觉得只是国内做了一个“标题党”,它要以这样的东西来博点击率,以至于后来网络上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抨击、放大,或者是网络中莫名其妙的谩骂,我觉得我在做职业的事情,在做职业的报道,仅此而已。但是如果别人要戴着有色眼镜来看你,那是我没有办法预防的,但是我不会畏惧这些眼光。事实上我这个问题提完了,所有的意大利记者都跟我说你的问题很好,包括新浪这篇报道记者在写的时候也说了我这个问题问得很好。我觉得一个记者更多的时候是在陌生的环境中是在靠公开的环境下提问博得同行对你的信任的。事实上我在开普敦待的很愉快,为什么?因为那些外国记者他们了解你的能力和实力,因为我的提问给他们带来有价值的信息,给他们带来很好的新闻写作,让他们真实地了解这些教练员、队员的故事和当时临战的状态。这是有价值的。所以我很受欢迎,我去混合区踩我挤不进去,他们会帮我拿话筒,我去传送,这边的官员会帮我看机器,我要举手,这边的官员也会尽可能给我机会。我觉得这些东西是网络上看不到的,也是新浪的记者不愿意写的。

主持人:你觉得里皮的回答解决了你的疑惑吗?

陆幽:我觉得我在提里皮之前我更想提一个人卡佩罗,英格兰的记者比我尖锐得多,他没有足够强势的足球文化,但是里皮有足够强、足够大的胸襟,英格兰记者就问:你的格林犯错误了,你的锋线犯错了,你的防守犯错了,我问你自己犯错误了吗?你试想如果同样的问题我问里皮会是什么样的?我想说的是记者是专业的提问者,记者不是一个说讨好的谄媚者,有问题提问是记者的天职,如果这个事情是客观存在的。你说这个问题尖不尖锐?

主持人:其实数据摆在了那里。

陆幽:对,因为是你选择的格林,那教练员当然要承担责任了。卡佩罗的回答很好,每个人都会犯错误,我犯错误了吗?也许我犯了,但是我是根据球员的价值和他们的状态来选择的。如果这样的问题问给里皮会是什么样?我觉得里皮不存在对中国记者的轻视,也不存在自己的傲慢,可能只是临赛前他想回避球队的弱点,我可能说了他的球队的弱点,但是客观的事实。因为我听不懂意大利语,新浪记者说了嘟囔了一句,这个不是我写的,事实上我也不知道是否是新浪的记者。

主持人:同声传译的回复是什么?

陆幽:同声传译是不会传这些的。就像你说嘟囔了一句,那同声传译是否能听懂还是个问题呢。

主持人:他正面的回答是什么?

陆幽:因为中间有一些环节他问了意大利的记者。他正面的回答是“目前我不太认同你这样的比较”,这是我听过的英语的翻译,但是世界杯开始了我相信能够得到一个新的比较,能够对意大利有一个新的认识,我认为他回答得很好。我不知道为什么国内的同行要放大他所谓的嘟囔一句,我们没听懂,只懂英语的记者是没有听懂这句话的,我觉得如果他用英语说是一些脏话的话,我是能够听懂的。他没有,里皮是用意大利语回答的。这个记者听得懂意大利语,他为什么不更多地想里皮会有这样的嘟囔,为什么不说他后面的回答呢?我觉得这件事情完全是媒体炒作,对我来说被媒体误读,被媒体歪曲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对我来说完全是一笑置之。我知道可能网友也关心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对我来说其实我并不想谈这个问题,是因为很多人都说好像我在制造话题,其实我觉得……

主持人:很无辜的感觉。

陆幽:不是无辜,个人的感觉永远都可以忽略,而且我觉得我们是代表中国记者来到这里的,我们是代表中国足球来到这里的。中国记者和中国足球在世界杯有位置,有符号是需要每个个体去努力的,我觉得我在尽量达到一个中国记者最好的状态去提问世界冠军的教头,世界亚军的教头或者是世界著名的教头,我觉得我在努力的时候不仅仅是为我自己,也是为整个中国足球在圈内,在同行面前赢得一些地位和尊重。事实上我现在赢得了意大利的,赢得了法国的,赢得了英格兰记者的尊重。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中国的同行要如此诬蔑同行?而且中国足球的球迷要如此戏谑中国足球?他们觉得中国足球那么烂,中国的足球记者就那么烂吗?我不认为,以前我不敢高声说我是一个很好的足球记者,但是越是经历世界大赛,越到世界足球中心的舞台、新闻中心的舞台,我一样可以提出让大家竖大拇指的问题,我觉得没有什么,中国足球可以落后,但是中国足球记者可以先走一步。

包括我觉得这次腾讯派了这么多重兵来到这边,你只有不断地接触新闻现场,在这个新闻现场找到自己的位置,慢慢的别人才会更多地了解中国足球,原来中国足球还是有这么专业的队伍。我难过的是我个人的努力其实是代表着一个集体慢慢在往前走,我被外国人承认了,但是我却被中国同仁毁谤或者是诬蔑了。我觉得个别的网站如果一定要牺牲中国足球利益来挣钱可以针对我,没有关系,但是你不要什么都带上央视,来利用媒体之间的竞争,利用网民一些莫名其妙的情绪。我觉得没关系。我还敢说我这个问题放到哪里去都是一个专业的提问,没有问题。

主持人:你还会在发布会坚持这样专业的提问呢?

陆幽:我为什么要因为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我觉得包括写这篇报道的始作俑者,他也承认我这个问题很专业,只是说我的问题可能缺乏衔接,过于直接,在有限的新闻发布会的时间内,难道你要做很多的铺牌吗?里皮先生你好,我知道你赛前心情会紧张一些,需要吗?我认为不需要。我觉得真正的智者都是直来直往的。卡佩罗面对这么尖锐的问题都没嘟囔一句你不懂球,何况里皮这句话也许是无心的,那到底哪个是最有价值的?有价值的问题应该是中国记者问了一个专业的问题,里皮化解了这个问题,或者是里皮用他的生气化解了这个问题。这是新闻的实质,为什么不去做专业的报道呢?要做非专业的报道?就为了“标题党”的点击率。

我不能说我鄙视这样的同行,但是我至少觉得我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他可以鼓动网民的情绪,网络是大家很可爱的,但是也是很盲从的,因为在网络上大家都怕孤单,坚持己见,觉得你这个人怎么这个样子?但是我觉得有时候做一个正直的孤独的人是要有代价的,我觉得我这个问题,你平心而论,如果你到现场会问什么样的问题?平心而论意大利的后防线好吗?就因为我问了就有问题了,就因为我是央视的记者,就因为我是女记者吗?不是,这个问题不是里皮轻视中国足球,是中国足球的同行轻视中国足球同行自己,是中国球迷妄自菲薄自己,我觉得中国足球不好很多程度上都是有些媒体误导的,我所看到的中国足球,我基本上报道给大家的都是积极乐观的,我承认有不好的东西,一个孩子总有不好的地方,但是你要戴着放大镜和有色眼镜去看他,他永远不好。

所以,我觉得这个话题其实可以到此为止,商业网站要炒作是它的事情,我陆幽会做我应该做的事情,而且我会继续在世界大赛的赛场上争取更多的提问机会,我觉得个人的努力可以做多少做多少,在国内做一个小女子,做一个足球的女记者和一个强势的网络媒体去对抗,我没有这个能力,我也没有这样的志愿,但是我所知道的是我在现场,我影响了别人对中国记者的看法,这是我能掌控的,那我就去做,而且我很骄傲。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