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新闻速递 > 正文

澳洲铁汉悲情谢幕 相比病魔裁判才是真刽子手

2010年06月21日09:21信息时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禁区内的抽射,球门线上的首秀,点球,红牌。一切看起来似乎顺理成章,裁判的判罚或许过于严厉,但鉴于近几场比赛的主裁都在收紧判罚尺度,出示红牌也不太过分。然而,对于身患绝症、生命有如风中之烛的科威尔来说,这样一张红牌即便正确,却是过于残忍了。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邓菲菲

自身免疫性肝炎

自身免疫性肝炎是由于自身免疫所引起的一组慢性肝炎综合征,由于其表现与病毒性肝炎极为相似,常与病毒性肝炎混淆。该病最早于1950年提出,由于与系统性红斑狼疮存在某些相似的临床表现和自身抗体,最初被称为“狼疮样肝炎”。

其后,该病被发现与系统性红斑狼疮病人在临床表现和自身抗体上有明显差别,因此国际将“自身免疫性肝病”和“自身免疫性慢性活动性肝炎”统称为“自身免疫性肝炎”。本病为遗传倾向疾病,具备易患基因的人群可在环境、药物、感染等因素激发下起病。病人由于免疫调控功能缺陷,导致机体对自身肝细胞抗原产生反应。

自身免疫性肝炎在欧美国家有较高的发病率,如美国该病占慢性肝病的10%~15%

身患罕见血液病 他没有退役

哈里·科威尔,过去十年澳大利亚和英超里程碑式的人物。自古英雄出少年,科威尔在自己年仅17岁的时候就第一次代表国家队出场,成为澳大利亚历史上最年轻的身披国家队战袍的球员。技术出众、速度惊人的他很快被英超青年军利兹联队相中,科威尔在尚未成年时便离开了澳大利亚,登陆英超联赛。在利兹联队,司职左前卫的澳大利亚小将展示了超强的足球天赋,为队伍获得1998~1999赛季的联赛第四立下汗马功劳。凭借出色的表现,科威尔被评为1999~2000赛季英格兰年度最佳新秀。那时的他年少志高,意气风发。当时的利兹联队可谓盛极一时,他和澳大利亚队友维杜卡组成的锋线是当时英超赛场最令人闻风丧胆的组合,而且队友当中还有像阿兰斯·密斯、米勒和列侬这样的青年才俊,而把门的则是后来的英格兰国门罗宾逊。

然而命运总是喜欢跟人开残酷的玩笑,就在事业蒸蒸日上之时,2002年,科威尔在一次例行检查中被查出患上一种罕见的血液疾病,学名是“自身免疫性肝炎”。这种病虽然不具备传染性,但也不能根治,病毒会一点一点侵害病人的身体,直到危害生命。医生告知科威尔,他的生命只剩下8到10年的时间了,建议他马上退役,静养接受药物治疗。在生命与足球之间,科威尔选择了足球,哪怕时间短暂也好,他也要燃尽自己的生命,换来绿茵场上的绽放。

2003年,科威尔离开陷入财政危机的利兹联队,加盟红军利物浦。这则转会看起来像是“人往高处走”的跳槽,很少有人知道科威尔正饱受病魔的折磨,日夜煎熬。

状态不稳受指责 他默默承受

加盟利物浦之后,科威尔获得了象征利物浦传奇的7号球衣,球队对他的期望之高由此可见一斑。然而,愈加糟糕的身体状况却让他无法回报这种期望。为了延续生命,科威尔从2003年至今已经16次躺上手术台,这也让他要长期面对术后的休养。在利物浦的5个赛季,科威尔总共只上场93次。由于状态起伏不定,利物浦球迷骂他拿高薪出工不出力;因为容易受,媒体指责他是脆弱的“玻璃人”。

指责不仅仅来自于俱乐部。由于常常缺席国家队的比赛,科威尔也饱受澳大利亚媒体的批评。国内球迷埋怨他总是“自己决定”何时为国效力,而且在国家队中的进球率也低得可怜。面对外界的责难之声,科威尔选择了默默承受,人们只看得到他表面的脆弱,却不知道他与病魔抗争数倍于常人的坚强。“只有我的妻子、我的经纪人和最好的朋友知道我离退役有多近。”回忆起那段黑暗的岁月,科威尔感慨万千。

裁判毁了他的世界杯之旅

即便病魔缠身,科威尔仍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俱乐部和国家队努力地作贡献。只可惜,他的运气实在是太糟糕了。

铁汉悲情方式谢幕

在利物浦,2005年联赛杯决赛、2005年欧洲冠军杯决赛、2006年足总杯决赛,科威尔全部都因伤半途退出。当队友们为队伍逆转捧得欧冠金杯欣喜若狂的时候,科威尔只能假装自己也很高兴,心中却在为自己的中途退场感到惆怅,总有种壮志未酬的遗憾。

国家队的比赛也是如此。1998年世界杯预选赛附加赛,当时尚未患病的科威尔在主客两回合比赛中均有进球,但澳大利亚队最终还是输给了伊朗,无缘出线;2006年德国世界杯,科威尔在与克罗地亚队的小组赛中打入扳平比分的关键球,将袋鼠军团送入了16强,可惜澳大利亚队在1/8决赛半场多打一人的情况下未能取胜,被意大利淘汰出局,终止了创造历史的脚步。此次南非世界杯也不例外:为了确定科威尔能否上场,澳大利亚队将公布名单的时间拖到极限,但这位铁汉在本届世界杯上的表演只进行了23分钟就戛然而止——科威尔或许想过战死,但却从未想过这种方式的谢幕。

鼓励队友继续战斗

裁判的判罚不无道理,但却显得不近人情,科威尔离去的身影让场边的澳大利亚女球迷潸然泪下。由于红牌的关系,科威尔无法在与塞尔维亚队的生死战中上场;以他的病情和年龄,参加4年后的巴西世界杯难于登天。假如澳大利亚队无法小组出线,科威尔的世界杯生涯将就此结束,这也是为什么赛后舆论一致谴责这张红牌的残忍——它毁掉的不仅仅是一场比赛,而是一个在生命最后的时刻寻求人生最后价值的绝症患者。

科威尔也因裁判的判罚感到沮丧:“裁判彻底毁了我的世界杯之旅。”“所有看比赛的人都会想,‘OK,这是个点球,这很公平’。但我没有一点故意手球的念头。我希望这不是我最后一场世界杯比赛,我不想就此离开。”不过,他还是选择了尊重裁判的判罚:“这种事情在足球场上不是第一次发生,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发生,我们是职业球员,我也会很从容地面对这个判罚。”他甚至还鼓励队友们继续战斗:虽然机会微乎其微,但澳大利亚队尚未完全失去晋级16强的希望。

加纳队一战,澳大利亚队在科威尔被罚下之后展示了惊人的战斗力,这不能说不是意志的力量。澳大利亚队虽然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但只要最后一轮比赛做到最好,无论结果如何,他们都将获得尊重。科威尔或许真的无法再登上世界杯的赛场,但是若干年以后,人们仍然会记得:这只伤痕累累的雄鹰,曾经在南非世界杯的赛场上掠过。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