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评论策划 > 正文

急三郎:只为看老马,祈祷阿根廷走到最后

2010年06月20日14:40腾讯体育急三郎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人,只要气质好到一定地步,不论老了、胖掉都可以很有气质,就像老马。看了两回艳光四射的他站在球场边,造成现在一看见草地就想同时看见老马,没有老马的绿草地,稍稍黯然,就像晚上没有星星,只是稍稍,不影响生活继续。所以,为了一直有老马可看,祈祷阿根廷走到最后。只是“走到最后”,因为冠军还要跟意大利人争。但人是不应该成天靠张着大嘴念咒过日子的,理智地算算,极有可能这两支球队在半决赛中就相遇了。

但,几乎每一伙看球的人中,都埋伏着一两枚毛茸茸的有“乱世情结”的愣头青,出于某种神秘的情感,他们似乎并不全然希望传统强队一路顺风顺水,一切新鲜的名字,都会让他们犹如打了鸡血一般天真地冀望“小的颠覆大的”。塞尔维亚攻破德国球门的时候,几枚愣头青硬是握起拳头恨不得冲进电视机里去,而德国球迷似乎只需扇扇鼻翅,就能让自己在晚风中恢复坦然,一点办法也没有,“胜时要泰然自若,败时要无动于衷”德国佬赫贝格尔早说过了的,“圆的必须进入方的里面”……这就是有传统的国家让人迷恋的地方,也是今天的足球令人感之处,那时候的教练、球员,还来得及掰扯大把品相质朴的格言供世人说着玩。

若当真有又惊为天人又神闲气定的新队,谁愿意成天与老派为伍,而今连“我喜欢意大利,咦?巴乔是意大利队的么”的人都算是意大利球迷,爱老牌真是一点难度也没有的事了。所以标新立异、寻摸新面孔,可是没有。加纳看着像,脚法多好,可到头来一腔的期待也只化成5大脚远射和空草地上一张一张茫然、懊悔的脸。还有什么比懊悔更令人失落的?

在这个睁开眼睛就得做好准备被改变的世上,“颠覆”、“革命”的确已不再是让人感到甜蜜的词,各式各样的飞来横祸除了让承受现实的神经日益粗壮、胡来的野心日益汹涌,似乎也没能带来更多可喜的变化。

N多刺激过后,还是乖乖回到对传统强队的期待中,即使没有比赛,还可以翻看经年累月存在文档里的好玩的话。90年世界杯赛季军争夺战后,瓦德尔和巴雷西交换了球衣,瓦德尔说:“巴雷西的球衣上居然没有汗味!多么优雅的中后卫”;伊万·萨莫拉诺说巴乔:“他离开国际米兰后,我几乎每晚都梦见与他一起快乐地踢球的情景”;克里斯蒂亚诺·扎内蒂懊恼:“同样是血、肉和骨头做成的人,可为什么差别那么大呢?”贝利不常说对话,却说过最动人的话:“我想把他(巴乔)带回桑托斯,把我的10号球衣给他穿。”看到老马说巴乔:“他是这十年里意大利足球界最闪光的明星球员。我想对他提出忠告,千万不要退役。为什么呢?因为我自己退役以后,就非常后悔”,竟有鼻翼发酸的冲动。

呃,我忽然好爱传统,并心定定地祈祷意大利或阿根廷,阿根廷或意大利夺冠,因为只有在传统中,可以看到那么多动人的名字成群结队闪过。(急三郎)

[责任编辑:ryandi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