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腾讯主笔 > 正文

腾讯特评:呜呜祖拉侵犯人权?

2010年06月19日08:04腾讯体育阿丁我要评论(0)
字号:T|T

前阵子一直恶补英语,每日背诵单词短语看美剧,力争早日走出国门创一番事业,勾引得老外高薪诚聘,才好婉言谢绝,才好毅然归来感谢国家。这是钱锺书说的成功人士的典型轨迹。

不过这个目标还太过遥渺,注定将被我勾引的老外此时还面目模糊雌雄莫辨,只好停止仰望星空开始脚踏实地,比如世界杯开赛前,我就尝试翻译了32强的口号,翻完立马就自我膨胀了,觉得相当信达雅。试举例说明如下:乌拉圭口号原文是:The sun shines upon us.Go Uruguay!我翻成:有太阳罩着还怕个球,上!乌拉圭!该国球队的雄心壮志,不管能不能实现,反正是一下子跃然纸上了,唯一的遗憾是带点东北味儿,这没办法,我身边那啥东三省兄弟太多了。

话说这两天让我最有成就感的译作就是“Vuvuzela”,兄弟们写稿涉及这东西的时候往往不统一,有写“呜呜祖拉”的,也有写成“呼呼赛拉”的,弄得我不得不做点秦始皇的工作。最终这个词被我译为“呜呜滋喇”,看来除了英文,我还有破解祖鲁语的天分。这四个字窃以为是个非常到位的象声词,兄弟们看了也说,这译名让他们想起了一万只苍蝇盘旋在头顶,还有个兄弟他家楼上正在装修,所以他想起的是著名恐怖片《德州电锯杀人狂》。远在约堡的同事也表示赞同,他说太形象了,就是滋喇滋喇的,他还说第一次进球场,就像是有一万个小鬼用钢锯锯他的脑袋。

说实话这几天的球赛乏善可陈,除了德国那场其他比赛都像是卖药的人指挥的,好让你看看他那药的催眠效果。因此除了德国4比0屠杀树袋熊那场以及黄油手事件,我几乎啥也想不起来。记得最结实的,偏偏是呜呜滋喇。据说有20万人签名抵制这种南非大喇叭,非死不可(Facebook)上还为此成立了抵制小组,认为天天听这种噪音非死不可。世界杯组委会大员也认为呜呜滋喇的声音对球员和现场球迷都构成了恶劣影响,动议要禁掉。可又据说被南非足协顶回去了,没办法,该国足协背后有布拉特力挺。我猜布拉特老头多半是耳背了。

我本人是支持禁止呜呜滋喇带入球场的,原因是我的记者兄弟在现场,我不想每天都有一万只小鬼锯他的脑袋,尤其不想在他写稿的时候有小鬼锯他的脑袋。张晓舟和刘建宏二位老师的态度与我相左,他们也不喜欢呜呜滋喇,但一致认为应该尊重民族习惯,捍卫南非人民吹呜呜滋喇的人权。这种观点特别理解万岁特别政治正确,可我只能对他们的耳蜗抗噪功能表示敬佩,但说到对人权的理解,就敬佩不起来了。首先人权的概念是“人,因其为人而应享有的权利”,“注意因其为人”四个字很重要,从这点就可做出基本判断:呜呜滋喇的原始功能,是驱赶大象和狒狒的,球迷和球员当然不是大象,也不是狒狒,虽然人类和狒狒是灵长目近亲,但毕竟不能将人视为狒狒。此外,是否能保障人权是评判一个集体优劣的重要标准——喜吹呜呜滋喇的南非土著是一个集体,有捍卫自己呜呜滋喇的权利,可是并没有把别人加工成聋子的权利。谈到这还有必要“土摩托”一下:最好是科学论证一下呜呜滋喇的噪音是否构成对人听觉系统的危害,然后再做决定。德先生也有晕菜的时候,这时赛先生就得出面帮忙,这才是真正的捍卫人权之道。

还有个消息不知可靠与否,有一说是全世界29家制造呜呜滋喇的厂家,有19家在中国。那么身为中国人,就更有必要思考一下呜呜滋喇了,制造GDP没错,但附带制造噪音就不好了。假如科学论证得出呜呜滋喇是害听力的凶器,那中国制造商可是要担责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索赔数额吓死个人,且法官通常也没觉悟,不怎么站在商家一边,往往站在鸡蛋那边。(阿丁)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