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A组 > 正文

法国各界同批球队:耻辱!让他们自生自灭!

2010年06月19日10:36足球·劲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记者刘彬彬报道 气温降到了摄氏零度,彼德·莫卡巴球场的替补席上,法国球员齐刷刷“银装素裹”,终场哨响,他们终于扔掉了身上的毯子。0比2败给墨西哥,只有前队长亨利还能勉强地走入场地里安慰队友。

但这似乎是多此一举,连现队长埃夫拉都已经收起了赛前激动的泪水,他望了望身上赛前还让他骄傲无比的法国球衣,摇摇头,和队友迅速钻进了球员通道。比莫卡巴更冷的是盛夏的法国,各大电视台请来的前国脚们七嘴八舌,但意见一致:耻辱的法国国家队!

最长的通道,通向无知

更衣室里死一样的沉寂,没有泪水,也没有责骂。早在20分钟前,法国球员在0比2落后后,已经在赛场上以沉闷又无力的反击为自己举行了葬礼。此时的埃夫拉已不想赘言,“我很生气,这不是一支伟大的球队,我感觉法国现在就像一个足球小国。我不相信奇迹,也不会告诉你到底什么地方出错。但是这周我们队员间会去谈。”

而被冷冻在场下的第一场比赛的“替罪羊”古尔库夫看得很真切,“这是整体的失败,上半场结束时我们觉得墨西哥人要完蛋了,但是下半场我们各条线留下太多空间。他们利用机会进行自己的比赛,给我们制造了很大的苦难。总体说来,法国球员丢球太快,在行进中也没有表现出足够的耐心。”

看台上的齐达内却在为他喊冤,接过墨西哥televisa电视台的话筒,球王皱起了眉头,“这是教练的决定,但我不敢苟同。”法国电视一台演播厅里,解说嘉宾利扎拉祖更是直言不讳:古尔库夫不要跟那些把他搁置到腐烂的人瞎混了!幸运的是,没有上场的他本场比赛算是逃脱了指责。“这是双重失望,我没上场,球队又输了。”古尔库夫的话里带着庆幸。

而责任,没人愿意承担。本场终获首发的马卢达此前就大呼,“我不是救世主,我无法改变一切。”闷头独干的里贝里显然也不是,他更愿意在左路经营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亨利那个“做英雄却变成狗熊”的故事似乎警告了所有的法国球员:有时,过多的责任感只会为自己酿成苦果。

于是,齐达内不解,“法国根本没有一脚像样的射门!”维埃拉看不懂,“我以为我们会做的更好,会打好这场球然后赢下来,我不知道怎么解释这场失败,作为局外人,很难去说,今晚很可笑,我觉得我们甚至缺少进球的愿望。他们似乎到了一种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的境地。一场比赛中你必须进球,可法国的表现太平庸了,他们没有制造出任何的机会,你看到这些具有能力的球员却不能进球,这太让人失望了。”

只有生性活泼的瓦尔布埃纳还在鼓励队友,“现在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境地,这要看我们是否有能力昂起头来!”古尔库夫则说出了法国球迷的心声,“我们必须对得起这身球衣,法国依然是个伟大的足球国度,我们必须做点什么!”

多梅内克演绎最耻辱艺术

做点什么呢?现在,即便连演员雷蒙·多梅内克先生也无法相信喜剧,“我无话可说。这个结果对于所有曾经相信我们的人来说都是令人绝望的。我们的命运一刹那倾覆一空。这太令人惋惜了。我在场上看到了球员的意愿、渴望,但总是有东西没有正常运行。我无话可说。这种失望难以言表。我不知道该如何向我的球员交代。还剩一场比赛给我们,只有奇迹才能救我们。我们要为荣誉而战。我们应该在最后一场中至少表现出一些东西。而这取决于一些其它东西了。我们再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今天,我完全被击溃了。”

匆匆对CANEL+表示完失望,多梅内克就不得不走进新闻发布厅接受更多媒体的拷问,“乌拉圭和墨西哥是否踢平不是我的问题,我不担心那个,我不会去讨论他们做什么。”多梅内克尽力把泡沫仍然留给民众,“我有计划,很失望,很沮丧,我们有两三天时间在其他方面重新开始,但是在重新建立前,必须总结。现在看来,我没有解释,我们有很小的机会,现在还没有结束。”

“个人方面,你觉得有什么自我责备的东西吗?”《队报》记者试图和他进行论辩。“当然有。”“是什么?”“那是我的事儿。”不和谐的气氛可以想象。

TF1的特约嘉宾皮雷完全无法平静,“法国队就是主教练的缩影,主帅不行,球队自然也踢不好!”这引起了共鸣,利扎拉祖说:“现在该发生的就是新教练的到来。”库佩评价:“多梅内克和人们玩心术,但是如果你这么做,最后的结果只是彻底的失败。”杜加里则发起毒誓:“我绝对不会做任何和这个人类似的事儿。他是个完全的耻辱。”连普拉蒂尼也不得不响应民众的声音,“这是个雷蒙的问题,是个性格的问题,而不是作为一个教练。他在欧锦赛以后持续害着整个法国。”

自称曾经把话剧艺术融合到执教中,而现在出线机会已经不在多梅内克的掌握中,他的谢幕几乎近在咫尺,不会有encore(演唱会或演出中在观众的掌声中返场)。“这很耻辱,我认为大体上人们和媒体并不了解我,我做的所有评论都成为一个国家事件。这让我更加小心翼翼,更加有所保留。我的整个工作教给我两件事:闭嘴,即便你必须说话时,慢慢地说。”多梅内克又开始吐苦水。

“我仍然热爱剧场,但是这些日子我不得不一个人在我的新闻发布会上做一些即席创作,这是另一种人类喜剧。”多梅内克自编自导的故事以高亢开始,中间经历低谷、成为笑柄,最终以悲剧结尾。功勋教练雅凯潸然泪下:“真理降临了。”《巴黎人报》打出一个显眼的广告:像雷蒙一样,准备你的假期吧!

法国愤怒:让他们自生自灭

但很多人还不想放假,他们不吐不快,《每日谈话》节目被运动员、来自左翼或右翼的全部政治家占据,而他们的论点,都是针对这支法国队。次日,《普罗旺斯报》大标题,“耻辱!”《巴黎人报》写道:“墨西哥人羞辱法国。”《费加罗报》则把埃夫拉的话拿上标题刺激所有法国人:一个小球队!《解放报》则颇具战争色彩:法国被阿兹台克征服者洗刷。只有《队报》贴心地给出了球迷建议,“让我们收起悲伤和凄凉,还有愤怒———因为对这支什么都不给予我们的球队来说,一切都是对他们的恩赐。”

法国不是没经历过低谷,就在八年前,卫冕冠军小组赛出局,但当时他们还有打着绷带坚持上场的齐达内,还有几乎瘸着腿完成比赛的图拉姆,还有吃到红牌停赛的亨利,他们还有希望。而这支法国队带给人们的,却只是哀莫大于心死。

“骗子!”《队报》头版很犀利,“球队的无能和教练、球员赛前的豪言壮语形成鲜明的反差。这个早晨,整个法国都在深思熟虑他们废墟中的国家队,‘我他妈的给不出任何解释’,是他们的球队唯一值得拥有的横幅。我们应该嘲弄多梅内克,球迷应该带着一只无头公鸡作为这支球队的符号。但是我们更现实的是,应该不去关心他们,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责任编辑:michaelj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