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正文

高毅南非手记:世界杯的热蛋糕和冷苍蝇

2010年06月18日21:38BBC英伦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世界杯热火朝天地进行了一周,绿茵场上火热的是球迷,绿茵场外火热的是什么呢?

东道主南非昨日球场失利,让举国球迷心痛,不过场外一些小商品销售势头旺盛,似乎可以弥合一下东道主的痛。

身在南非,每天萦绕耳边的就是呜呜组啦(Vuvuzela)的喇叭声。好在一个名叫K’naan的歌手唱响“Wavin Flag”的世界杯主题曲,颇具非洲风味,朗朗上口,旋律优美,频频在电台和电视台上播出,缓解了呜呜组啦的闹心。

早就想要买K’naan的这张音乐CD,今日终于有时间去音像店,看到商店门口摆放了不少贴有国际足联南非世界杯标签的音乐CD,不下10种。看了一圈,发现都没有“Wavin Flag”这首歌,于是问店主。

“喔,早就卖完了,人们像疯了似的购买,一买就是五、六张CD。”店主说。

这出乎我的预料。那就退而求其次,买张哥伦比亚美女歌手Shakira演唱的世界杯官方主题曲“Waka Waka”吧,店主笑着说:“这也卖完了。”

两张CD的价格不相上下,每张大约150兰特(约合135元人民币)。我问:“那么,你们准备进货吗?”店主说:“当然,不过只要货一到,马上就会卖光。”

噪音创汇

有趣的是,与这“乐声”相对应的“噪音”也同样受欢迎,这就是呜呜组啦。这玩意虽然闹腾,但日益成为创汇的来源,能靠“噪音”来创汇的,非南非莫属。

一家专门出售世界杯纪念品的商店的老板说,很多游客的首选纪念品就是这个塑料长喇叭,最受欢迎的是价格在70兰特左右的类型,造型虽然简单朴素,但这是南非球迷最常用的,因此也最“原汁原味”。

老板说,每天可以轻松销售200多个呜呜组啦,并指着摆放在柜台上的一堆呜呜组啦说:“几个小时后,保准这些全部消失。”

看到这一势头,我更弄不明白要求禁止呜呜组啦的言论了。就这噪音,就能给南非“吹出”滚滚财源,最不愿看到被禁的当然是东道主南非。

此外,东道主南非足球队队服也颇受欢迎,很多外国游客都不买本球队队服,而特意购买这黄色的东道主球衣,一件120兰特,边买边喊“Bafana Bafana”(南非国家队别称,意为“小伙子”)。

出尔反尔

加布拉里对组委会出尔反尔不满,但表示还会尽心尽力服务世界杯。

如果说这些小商品的销售如“热蛋糕”,为世界杯服务的南非警察和志愿者这几天如“吃了苍蝇”,他们抱怨南非世界杯组委会出尔反尔,没有兑现承诺,克扣他们的报酬。

世界杯前夕,负责维持治安的南非警察得到承诺,每天可以拿到500兰特的工钱,但比赛开始至今,他们每天只能拿到220兰特左右的报酬,不到承诺的一半,引起他们的不满,一些警察甚至走上街头抗议。

除了警察,不满的还有志愿者。加布拉里是世界杯期间的志愿者,负责开车接送国际足联官员。一个多月前他与组委会签订合同,每日报酬200兰特。

世界杯开始后,组委会的人通知他们,每天只能拿到100兰特。如今世界杯开始一周,加布拉里还没有领到工钱,组委会为了平息他们的怨言,每天提供60兰特的购物券,供他们购买饮食。

加布拉里说:“按原来合同,我工作30天后可以挣到6000兰特,如今我只能拿到3000兰特,少了一半。”

加布拉里说,他最初决定担任世界杯志愿者并非是为了钱,而是“想为我的国家做点事,但既然组委会后来表示会给报酬,而且还签了合同,如今食言,让人不好接受。”

抱怨归抱怨,加布拉里表示他还会把工作做好,因为这是“非洲大陆首次举办世界杯,我希望能参与其中。”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