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正文

解密法国失利深层次原因 多帅竟评星相学选人

2010年06月18日16:09腾讯体育论坛我要评论(0)
字号:T|T

腾讯体育讯 多梅内克自从上任开始,就因选择球员和战术安排的不合理饱受媒体质疑。但法国人本以为这只是教练理念带来的差异,谁都没想到,堂堂法国国家队主帅,竟然依靠星座而不是场上表现来挑选球员!本次法国国家队在世界杯比赛中两场才得到1分,小组出线岌岌可危。

披露这一惊人事实的,是法国电视一台《LeDroitdesavoir(了解真相的权利)》的节目。这个节目以披露国家机密或上流社会内幕而在法国享有盛誉,节目每月播放一次。2月22日的节目主题是《占卜和星相学:对权力幕后无理性思维的调查》,而主持人达尔希(法国著名记者)的目标竟然是多梅内克。

依靠星座选择球员

电视节目披露出多梅内克对星相学的狂热,他的生活几乎都依赖星相学来指引。多梅内克的这一癖好可以追溯到20年前,那时他还是穆尔豪斯俱乐部(温格曾效力过的球会,位于法国东北部的阿尔萨斯)的主教练。在一位当地占星家的指点下,多梅内克第一次从星相学角度认识到了麾下队员的特性。从那以后,多梅内克就开始对一些星座的球员倍加小心,敬而远之甚至无情剔除。

出生于1月24日的多梅内克属于水瓶座,按西方星相学解释,水瓶座的对立星座恰恰是狮子座。“当我的后卫线出现一个狮子座时,我的步枪时刻准备着!我知道他总有一天会引火。”这是1999年11月14日多梅内克在电视新闻中的原话。结果,加拉、门迪、西尔维斯特、斯奎拉奇等后卫均是狮子座,他们都在入选国家队前被多梅内克反复考验过,尽管这些考验有时根本毫无必要。

不过要说到多梅内克最害怕的星座,那还要属天蝎座。按照西方星相学解释,水瓶座是最容易被天蝎座影响的。早在1987年初,多梅内克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尽管身处乙级的里昂队阵容还算强盛,但主教练多梅内克却一口咬定队中的天蝎座太多。“天蝎比较好斗,一只蝎子能盘活全队,但两只蝎子却会自相残杀!我作出了一些体育角度以外的选择。”6年后,多梅内克开始休整他的“天蝎座威胁论”:“那是所有蝎子间持续的战争,基本原则就是要消灭到最大程度。我当时有6到7只蝎子,最终我留下了2只。”这两只“幸运的蝎子”分别是门将勒马松和前锋卡蓬哥。

天蝎座球员最

此前,阿内尔卡曾披露,多梅内克有个黑名单。阿内尔卡、弗雷、皮雷、卢辛、达库、希尔维斯特和萨阿都在名单上。起初人们以为,多梅内克不选择他们,是因为有私人恩怨。但如果仔细观察就能发现,有一个非常惊人的巧合就是:按照星相学理论,黑名单上的人所属的星座,都和多梅内克不相配合。

最近两次国家队大名单,他都只保留一名天蝎座队员———佩德雷蒂。同为天蝎座的皮雷自从塞浦路斯对法国一役后,就再没有入选过。弗雷和阿内尔卡都是双鱼座,双鱼座在星相学中与水瓶座的协调性上讲,几乎与狮子座一样糟糕。而曼联后卫希尔维斯特和前锋萨阿都是他的对立星座———狮子座,多梅内克给两个人的机会自然不会太多。

这次20人大名单中,巨蟹座有5名球员,天秤座有4名。而多梅内克反感的狮子座只有3人(加拉、亨利、戈沃),落选的主力球员中,摩纳哥的埃夫拉和南特的朗德罗都是金牛座。但是他们属于受,否则多梅内克最信任的星座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是否可依此断定多梅内克依然受到占星术驱使呢?星期二在克莱枫丹基地,又有好事的记者提出这样的问题。尽管多梅内克宣称已不再使用占星术,但在电视节目中,多梅内克还是流露出他的信仰:“我比起一般的教练多增加了一个标准,星相学微不足道,但它确实有足够的效果。”

引06年一则新闻:

法国主帅多梅内克对星相学非常迷信,他曾经承认:“当我考虑一名队员的时候,我不仅评估他的球技和个性,更留意他的星座,天蝎座一定跟我不咬弦。”1952年1月25日出生多梅内克属于水瓶座,他表示,多年的生活体验表明,天蝎座报复心强,特别记恨。虽然两年前他当上国家队教练之后,一度希望以皮雷取代宣布退役的齐达内成为蓝军的发动机,但在世界杯预选赛对塞浦路斯他换下皮雷的时候,皮雷怒气冲冲地不和他握手的举动深深触动了多梅内克。

水瓶座的人都有这样的性格特点:个性强和脾气古怪,

博学多才、富有独立精神,为人宽厚,感情脆弱,不喜欢粗暴无礼,心中充满良好的愿望。因此,多梅内克死活不用天蝎座的皮雷,这体现出了两个星座在性格上的冲突。而这次大赛为法国队作出伟大贡献的齐达内、维埃拉和巴特斯全部属于巨蟹座,这个星座母性很强,能使对方享受到最大程度的关爱和照料,多梅内克对他们的信任有加,在本届世界杯中,他坚定不移地以这几名老将作为球队的核心,球队的整体就从未变化过,换人也是一成不变,这也体现了水瓶座的特点,“个性强”,在使用巴特斯的问题上,他也完全抛开了人们的偏见,即使在巴特斯被国人辱骂,他也力挺巴特斯为一号门将,用人不疑,老将们终于给他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另引一则:

在法国队历任主帅中,多梅内克的性格算是开朗的。他的前任几乎都没有像他这样受媒体的欢迎:军人出身的勒梅尔少言寡语,桑蒂尼也被媒体讥讽为“木头”。至于雅凯,队报记者们和他冷战的时间远远超过对话时间,似乎只有雄辩的普拉蒂尼能够和爱好戏剧表演的多梅内克相提并论。但这位业余剧作家兼导演,富有表现的外表后面,却是极度脆弱和荒谬的内心世界。把星相学列为工作准则之一,着实让人费解。也许是足球教练的压力让他不得不寻找其他的方式疏解,但无疑,这个隐私的暴露将彻底颠覆他以往的足球形象。

出生于1月24日的多梅内克属于水瓶座,但他在领袖气质上没有同属这个星座的罗马皇帝哈德连那样的魄力,在个人才华上也没有波马榭(法国剧作家,歌剧《塞维利亚的理发师》、《费加罗的婚礼》的作者)那样的绚烂。单就把球场上的变化莫测乞灵于星相学这个愚蠢的举动看来,他和三位同一天出生的名人相比,就已经高下立见。

足球场上的“心理大师”不胜枚举,刚刚逝世的米歇尔斯和克拉夫都是个中翘楚,而卡佩罗和莫里尼奥也同样精于此道。但他们都没有把决定球场胜负的“生杀大权”寄托在心理暗示上。这个隐私恰恰戳到了多梅内克的痛处:关于如何保证球员状态,他完全没有信心。他的战术体系和教练哲学,某种程度上都是建立在所谓的星相学上。皮雷因为炮轰他而被封杀只是借口,西尔维斯特和达库的抱怨是借口,阿内尔卡的坏脾气同样是借口。现在至少记者们找到了一个看起来“合情”,但并不合理的理由:因为他们的星座都和多梅内克有矛盾。

假如没有法国电视1台,假如没有记者达尔希,我们可能还在争论是否多梅内克应该摒弃前嫌,为曾经挑战自己的皮雷、达库留下和解的余地。但“星相学”事件的暴露,不但证明了阿内尔卡事前所说的“黑名单”,更从一个侧面证明了现在法国队衰败的根源。况且,除了星相学外,多梅内克的怪异思维不乏前例。去年9月1比1平波黑的当晚,多梅内克突然把队员们全部从睡梦中唤醒。然后一一当众发表自我检讨,这一行动被他称为“第3个半场”。正是这个所谓的“自我检讨”,让法国队的老将们感觉自己威信全无,负气退役。去年11月备战2004年最后一场对波兰的友谊赛时,喜好歌剧的多梅内克居然把一位歌剧领唱请到克莱枫丹,每一名队员都被要求在领唱者的指挥下歌唱。多梅内克的法国队,早已被他怪异的思维搞得无所适从。

星相学事件是一次偶然,但它证明了多梅内克的足球哲学。一个把希望寄托在塔罗牌和水晶球上的主教练,真能捧起世界杯吗

[责任编辑:kate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