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B组 > 正文

老马大胜赛后继续羞辱韩国:从来就没担心过

2010年06月18日07:54重庆晨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4:1,经过马大帅调教的阿根廷终于显示出了强大的战斗力。面对首战表现上佳的韩国队,阿根廷的进攻如水银泻地,伊瓜因的3个进球甚至无法完全诠释阿根廷人的优势。至于韩国队,能够在一段时间内与潘帕斯雄鹰打得难分难解,他们已经证明了亚洲足球的实力和勇气。接下来,他们还有机会为16强席位而奋斗。

马拉多纳就是马拉多纳。4:1的胜利凸显了他在战术指挥上的天才,赛中赛后的作为更突出了他桀骜不驯的个性。正是有了马拉多纳,南非世界杯才更加精彩。

和许丁茂场边对骂

24年前的墨西哥世界杯,让足球世界增加了两个有趣的名词:大树与伐木工人。当马拉多纳一次又一次不管不顾地冲入韩国人的防线,而当时第一次参加世界杯的韩国人,则像一群尽职的伐木工,一次又一次将年轻气盛的马拉多纳放在地。当时的韩国队中,就有现在的韩国主帅许丁茂。

昨天的足球城体育场,关于两人的有趣一幕就发生在第27分钟。梅西的突破被赵容亨看上去并不野蛮的动作放倒,主裁也判罚了任意球。但坐在媒体席上的记者,却看到爆发在马拉多纳和许丁茂之间的一场“局部战争”:老马转身冲着许丁茂走过去,愤怒地挥着自己的双手,指着躺在场上的梅西,嘴里一直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很显然,老马是在向许丁茂指责场上韩国球员的犯规动作,甚至可以猜测,老马可能还扯出了24年前的陈年旧事,“当年你这么踢我,现在你的孩子们也这样踢我的孩子,还有完没完?”

不过许丁茂似乎并不买老马的账,球员时代,许丁茂和老马的分量显然相差了太多个档次。即便是现在身为主帅,老马头上的光环也超出许丁茂太多。但这位骨子里刚烈到极点的韩国人,面对足球世界里最伟大的球星,和眼下最备受关注的主帅,竟然做出了毫不留情的举动:许丁茂嘴上不客气地冲着老马还击,还一边冲着老马强硬地挥手,看样子似乎要让这位天之骄子“少跟我废话,一边呆着去”。见到许丁茂对待自己如此不屑,老马也越来越发毛,骂骂咧咧的距离许丁茂越来越近,两人几乎都已经站到了允许主教练活动区域的最边缘。此时,许丁茂终于使出了杀手锏:叫过场边的第四官员,投诉老马对自己的骚扰行为。第四官员也及时制止了两位教练之间的争执。老马原本还有点不依不饶的架势,但此时特维斯利用梅西制造的这次任意球机会,一脚精彩的射门掠楣而出,好歹算是分散了老马的注意力。

赛后继续羞辱韩国

中场休息,老马和许丁茂两人原本有机会在球员通道内“握手言和”,但许丁茂故意停留在场边,等到几乎所有的阿根廷球员和韩国球员都走入休息室后,才慢悠悠地踱进休息室,似乎故意要和老马错开节奏。

比赛结束,老马一如既往冲进球场,与自己的球员一一拥抱相庆,而下半场换上一件黑色长风衣,显得更像“老大”的许丁茂,则不似以往那样闷声回到休息室,同样是大大方方走进赛场,和自己的球员握手,还带着球员向场边各个看台的韩国球迷致意,举手投足之间,显得颇有风度,更毫无败军之将的沮丧。两人一前一后走进球员通道,视线没有任何交集。

赢了球的马拉多纳自然有更多的资本,他在赛后继续羞辱韩国队:“我从未担心过韩国队,他们从一开始就没赢的希望。今天的比赛韩国队从未控制赛事的进程,大家看了今天的比赛,我们没有给韩国队一点机会,看了他们的录像后我就觉得,我对他们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不论韩国队用什么办法,他们是没法战胜我们的,对此我一点也不担心。”

笑言不是同性恋

“你总是和你的队员表示亲热、拥抱,有时让人觉得有些过分亲热,你有特别的爱好吗?”在新闻发布会上,记者这样问老马,大概是因为同声翻译滞后,当全场的记者已经意识到问题背后的隐晦含义的时候,老马却故意做出极度吃惊的神情,表演给在场的几百名记者看。

“我没有折断自己的手腕。”老马说到这里大笑起来,因为在阿根廷的文化里,“折断手腕”是同性恋的代名词。接着老马继续调侃起来,他说自己喜欢过很多美女,并逐一罗列出来,“比如维罗妮卡。”说到这里,老马自己都笑了出来。

不愿学其他教练

从赛场上的沉着指挥,到赛后面对记者时的沉着应对,老马看来已经非常适应他的主教练角色。

这种职业的感觉让很多记者感到不适,似乎眼前的小个子不是马拉多纳。只谈比赛显然不能满足记者的兴致,因此每次和老马交锋,记者总会挑一些争议话题刺激老马,如拿他和贝肯鲍尔比较,拿贝利和普拉蒂尼气他,老马也很愿意调侃。然而透过这些花边,老马在南非表现出让人敬畏的专业。

“我也在研究,在看对手的比赛。”马拉多纳对记者说:“我仔细研究过韩国队,知道他们的打法,这样我们在今天整场比赛一直控制着场面。”

但是老马还是老马,在谦虚的时候也不忘显示自己是老马,当有记者说他在世界杯赛场向别的教练学习的时候,老马则非常不悦,老马说:“我不需要学其他人,很多经验是我自己才有的!”

再度向贝利开炮

乖张的老马表演还未结束。在新闻发布会结束前,他站起身准备离开,却突然又重新坐了下来,随后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信封,然后说道:“昨天,在新闻发布会上,我曾经说贝利和普拉蒂尼应该进博物馆,还说了其他一些不好的话。现在,也就是今天,我要在这里向普拉蒂尼先生表示我的歉意,希望他能够谅解。但是,对于贝利,我想说,我决不会道歉。”

这就是老马,与许丁茂的宿怨还未完结,他又将炮火开向了另外一个对手。

[责任编辑:michaelj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