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世界杯花絮 > 正文

老公看球老婆割腕自杀 世界杯间医院病人激增

字号:T|T

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骨科本周一收治了一位割腕自杀的女人,导火索是“老公看世界杯”。

骨科赖震医生昨天说,女子割的是左腕,得蛮重。割了两刀,一刀长2厘米,一刀长3厘米。皮上皮下共缝了三十多针。下手重的一刀,深1厘米多,骨膜都看得见,手筋断了好几根,手部神经部分受损。女子的手术做了近两个小时,还算顺利,预计好几个月才能恢复。

球赛看得蛮惬意

赛后老婆割了腕

昨天下午,在市红十字会医院新大楼8楼骨科病房内,这位割腕的女子安静地躺在病床上。

女子中等个子,长得眉目清秀,蛮漂亮的。她左手肘部至手腕处缠着厚厚的纱布,只露出两个手指尖。

病床前,一个身穿大红色T恤,四方脸的中年男子,时不时地摸摸女子露出的手指尖。“他就是女人的老公。”护士说,“这老公对老婆啊,确实很好,这两天照顾得很周到。想不通,怎么会看球就顾不上老婆了呢?”

问男子怎么回事,他面露苦相,先铺垫一句:“我做得蛮好了,只等老婆睡觉后才看世界杯的。”然后一五一十地说起老婆割腕的经过——

星期天的凌晨两点半,我看的是英格兰美国队那场。前面10点钟阿根廷尼日利亚那场,我没看,就是因为照顾老婆的情绪,看球,老婆会不高兴嘛。

前面,我陪她看电视剧,等她睡觉了,我再爬起来看球赛,世界杯嘛,怎么能不 看?!

我把电视声音开得很小很小,一点都不吵到她的。球赛看完,比分是1比1,看得蛮惬意啊。(男子面露神往的表情)

一觉睡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多,模模糊糊听到老婆叫我吃早饭。我快天亮时才睡的,自然没睡饱,就没理她。

之后,她就开始骂我,我蒙住被子,她还在骂,一连骂了十多分钟,都是非常难听的话(男子提高了嗓门,没具体说下去)。

病床上的老婆嘀咕:我为什么要骂你?我9点多时和你好声好气地说的,我和你说,我人不舒服,你听了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这么早就起床给你烧早饭了,你吃都不吃……

老公立即反驳:“我以为你说身体不舒服,只是说说的。哪知道你后来会骂我这么凶。”

老公叹了一口气,继续讲——

不过,我也有不对的,我被她骂得激动起来,起身顺手推了她一下(男子用手演示,证明是很轻地推了一把)。

没过多久,她就拿刀割下去,我抢夺的时间都没有,又一刀下去,血立马流出来了。我赶紧捏住她手腕,从家里到医院,一个小时,我一直紧紧地捏着,生怕血流多了。

老婆说——

我今年31岁,结婚多年了,感情一直蛮好。我们都是从江西来杭州的,老公做生意很忙,我没工作,两个孩子留在老家。我一个人在家,生活蛮无聊的,我就打打牌,搓搓麻将。老公回家了,我也想多和他聊聊天……

老婆说,这个事,也不能全怪老公,当时两人都很生气,没控制住。

7月2日

醉酒打架的人可能会增多

骨科赖震医生说,最近几天,因为看世界杯生病到医院里的人,蛮多的。上午刚刚会诊了一位眼科病房的男病人,据说是前一晚看世界杯喝醉了,在酒吧里闹腾,被人打了。

急诊室马伟主任医师最近几天都当班。马医生说,世界杯一来,急诊室夜班就忙起来了。

马医师从预检台要了从世界杯开幕的6月11日至14日的急诊记录,选了一些和世界杯有关的病例——

6月11日,21:45,女,32岁。酒精中毒。

6月12日,凌晨2:50,男,25岁。酒精中毒。

6月12日,凌晨4:00,男,32岁。打架受伤。

6月13日,21:20,男,20岁;男,26岁。打架受伤。

6月13日,22:35,女,30岁。酒精中毒。

6月13日,22:35,男。年龄未知,刀砍伤。

6月14日,凌晨2: 00,男,31岁,刀砍伤。

6月14日,凌晨2:45,女,25岁。酒精中毒。

6月14日,10:00,男,35岁,酒精中毒。

6月14日,15:35,男,34岁,消化道出血。

马伟医生说,这些病人都和世界杯有关系,大部分是在酒吧或路边大排档喝酒,喝醉或喝到消化道出血。有的是看球引起纠纷,打架了。

马伟医生是急诊室老资格医生。他说,世界杯四年一轮,自己也有了一些经验。世界杯期间的急诊室夜班的忙碌程度,是与世界杯进程直接挂钩的——

2006年,德国世界杯,决赛那天病人最多。半夜里一下子来了六七个喝醉的球迷。

2002年,韩日世界杯,因为没有比赛的时差,白天看球,喝酒的人少。那时半夜值班急诊室,稍微轻松一点。

马医生说,按以前经验,7月2日到了世界杯1/4决赛,醉酒打架的球迷可能会多起来。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