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媒体评论 > 正文

人民网:东道主凄凉纪念日 弗兰两球金靴有望

2010年06月17日05:49人民网-体育频道我要评论(0)
字号:T|T

  金哨一响“东风破” 弗兰功成南非“哭”

  人民网体育北京6月17日电 也许由于南非盛产金矿,瑞士“金哨”布萨卡被安排关照一下事关东道主出线与否的关键战。虽然眼里揉了几粒沙子,但关键时刻,布萨卡法官没有含糊;苏亚雷斯一倒地,占世界金矿总储量40.1%的南非立刻与“金哨”无缘沾金。一个点球没为东道主借来东风,反倒是吹出了“东风破”的凄凉。

  片刻后,弗兰更是堪称伟大——他竟然罚进点球了!要知道,这是在一球千金的南非世界杯赛场上!他居然在这里打进了两个进球,简直是一只脚穿上了金靴!人生最不厚道的行为,莫过于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可弗兰就是这样一个残酷无情的人,他把南非队推到了悬崖边缘,后者即将成为世界杯历史第一个折戟小组赛的东道主。一将功成万骨枯,弗兰功成南非“哭”。

  比赛日是南非当地时间6月16日,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1976年的这一天,数千名黑人中学生为抗议南非政府强行规定在黑人学校必须用阿非利堪斯语(南非荷兰语)进行教学,在约翰内斯堡市郊的索韦托黑人区进行游行。当时的种族主义政府出动上千名军警,进行血腥镇压,导致一千多人死,并逮捕了许多无辜者。这一事件震惊了联合国安理会。在那年7月2日举行的“非洲统一组织”第13届会议上,参会国政府首脑一致决定,把6月16日定为“索韦托烈士纪念日”。

  巴西人佩雷拉和他的弟子们,也曾幻想用一场胜利祭奠为消除种族隔离而献出生命的义士。可事与愿违,若干年后,“6月16日”被附加了另一层纪念含义——“弗兰征服日”或是“出局耻辱日”。距离比赛还有10分钟时,许多戴着大眼镜道具的南非球迷开始退场。早知道结局如此惨烈,他们宁愿把眼睛换成眼罩。从来都如工厂汽笛那样制造噪音的Vuvuzela也已沉寂,南非人也许已经自欺欺人地为双耳塞上了棉花。

  南非的冬天愈发阴冷,地面摄氏温度很难升到两位数了。雪莱在《西风颂》里写道:“若是冬天来了,春天也会马上到来。”可南非足球的春天,恐怕还要熬上几个夏秋。从1990年至今,这支球队已经在世界杯的舞台上20年未尝胜绩了。小组赛最后一轮,南非队要迎战1998年法国世界杯的小组赛对手法国队。那场交锋,南非队以0:3完败给时任东道主。如今身份互换,境遇同样也是悲喜两重天。(洛奇)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