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正文

南非喇叭藏巨大危害 5000人同吹噪音等于飞机

2010年06月15日15:29体坛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特派记者张力发自南非 6月13日一早,记者坐在从约翰内斯堡前往德班的飞机上。乘客大多是德国澳大利亚两国的球迷,显然大家还没有完全从清晨的美梦醒过来,机舱里的气氛有些昏昏沉沉。正在这时,机长宣读注意事项的一句话,让大家都乐了:“请不要在飞机上抽烟,以及吹呜呜赛啦……”

这是南非航空在国内航班的特别规定,如果谁敢在飞行途中吹响呜呜赛啦,将会面临最多半年的监禁。虽然已经有官方通牒表明,呜呜赛啦不会遭遇禁止,但南非乐器的存在和风靡还是给人带来质疑。

自从去年联合会杯开始,呜呜赛啦这个乐器开始受到全世界的关注,德国媒体为了让球迷知道这个词究竟该如何发音,甚至恶搞道,这应该和传奇球星乌韦·席勒的名字发音差不多。呜呜赛啦是祖鲁文,被看作是南非足球的标志。呜呜赛啦长1米,由塑料或是金属片构成,要是没有一定的肺活量还真吹不动它。有关呜呜赛啦名字由来的版本很多,最直接的当然就是因为其发出的“呜呜声”。

上世纪九十年代,呜呜赛啦开始在南非流行,曼德拉在国际足联投票表决将2010年世界杯举办权交给南非的时候,曾经带了数百支呜呜赛啦去苏黎世。呜呜赛啦以前是南非黑人的最爱,如今白人也加入进来。世界杯期间,呜呜赛啦的售价也从平时的30兰特涨到了100兰特到200兰特。

南非世界杯的开幕式和首场比赛,相信所有在场的人印象最深的,还是震耳欲聋连绵不绝的呜呜赛啦声,尤其是到了主罚定位球的时候,似乎所有人都铆足了劲儿,这时候你才会深切感受到,为什么世界杯的举办会导致耳塞的销售行情迅速上涨。

但是呜呜赛啦如今却引发了很大的争议,甚至有人认为,南非世界杯开幕后很多比赛不精彩的原因,便是呜呜赛啦的声音让球员在场上分心。而且那些留在家里的球迷也在抱怨,电视机前只能听到呜呜赛啦的声音,而听不清解说。德国电视台的转播人员从联合会杯吸取经验,将麦克风就放在唇边,最大限度减少呜呜赛啦对解说的干扰。

让我们再把时间回到6月11日开幕式当天,查巴拉拉在揭幕战第55分钟,伴随着呜呜赛啦的音乐,轻松地舞起来庆祝进球。尽管最终南非没能全取3分,但墨西哥的表现才大打折扣。人们提到这个拉美国家,总会想到球场上造出的人浪,以及戴着大草帽为球队庆祝的墨西哥球迷。墨西哥队内不缺乏像贝拉多斯桑托斯这样的天才少年,但是来到南非,他们突然发现习惯的球迷加油方式没了踪影。

这怨不得墨西哥球迷,世界杯开幕当天,他们9点就已经在足球城门口载歌载舞,吸引得志愿者都暂时放弃了手头的工作加入其中。但是面对数万支呜呜赛啦的声音,墨西哥的人肉嗓子显得微不足道。在德国和澳大利亚的比赛中,德国球迷按照传统高呼着球员的姓氏,若非置身于他们其中,你耳朵里只能听到嗡嗡声。

因此引申出这样一个问题,呜呜赛啦是否抵御了传统欧美国家的球迷文化,难道这将是一届听不清各国特色的加油声,而只是呜呜赛啦不绝于耳的足球盛会?尽管若干年后这也肯定会作为南非世界杯的一大特色被载入史册,但无疑会让看台文化变得有些单调。阿根廷后卫德米凯利斯就抱怨说:“我们的球迷从阿根廷带了很多乐器来到南非,但是尽管他们在看台上很努力,可是我们耳朵里只听到倒霉的呜呜赛啦。”

但是既然世界杯放在了非洲举行,就得接受当地的足球文化。德国《明镜周刊》经过调查表示,其实呜呜赛啦是从美洲引进,在非洲并没有什么传统,只是在这些年被植入非洲后开始流行。因此南非球迷现在给球队加油的方式就是呜呜赛啦,而且呜呜赛啦已经超越了南非的界限。6月14日凌晨在德班机场,获胜的德国球迷在餐厅门口兴奋地吹着呜呜赛啦,这时候黑人服务员也拿着一支走出来,轻松一吹的分贝至少是德国球迷的两倍。双方哈哈大笑,德国球迷赶紧握手称臣。

一项研究表明,当5万人在球场,其中只要有10%的人同时吹响呜呜赛啦,那么就可以达到140分贝,这相当于一架喷气式飞机带来的噪音,正常情况下也会达到108分贝,几乎等同于迪厅的音量。德国海德堡和科隆大学的学者则发现,现场呜呜赛啦的声音越响,裁判和球员都会心神不宁。

呜呜赛啦造成的噪音污染,以及可能带来的唾液沫儿乱飞,病毒传播,都让人们忧心忡忡。尽管德国出征南非世界杯前和波黑的比赛,不少球迷也带了呜呜赛啦去现场,但是在德国很多球迷活动的时候,都明令禁止使用,违者将被处以35欧元的罚款。

专门研究音乐的德国教授科皮茨,在世界杯开始前就担心呜呜赛啦会影响球迷和球员之间的互动。科皮茨本身并不是球迷,无意中在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期间,被球迷们的歌声打动后,开始研究这一领域,并撰写了与此相关的著作。科皮茨将球迷在场上载歌载舞,看作是和世界杯比赛同时上演的一场演唱会。

科皮茨直言不讳地表示,呜呜赛啦之于球迷文化就是一场灾难,“足球比赛和手球或者篮球比赛不同,进球更少,因此需要球迷自娱自乐的时间就更多,然而一味的呜呜赛啦就会让看台变得异常单调。”对于哈维在去年联合会杯后关于呜呜赛啦毁掉比赛气氛的抱怨,科皮茨用专业的角度回答说:“嗡嗡的声音频率从220赫兹到最多15000赫兹,就像吸尘器在你工作时始终在旁边运转,球员是很有道理的。”

如今耳塞和呜呜赛啦在南非世界杯同时成为热销品,耳塞的库存基本清零,小商贩每天都可以卖出300套,只是戴上耳塞欣赏足球比赛,多少显得有些滑稽。当然相比球迷和记者,球员更加深受其害,荷兰主帅范马尔韦克在来到南非第一堂训练课后,就在抱怨球员们甚至听不清自己的指令,法国队几乎每天早上都是被呜呜赛啦的声音叫醒。但是又能如何?正如德国小将托马斯-穆勒所说,球员们只能在走下大巴时戴着耳麦听音乐,却不可能酷到不摘耳麦去比赛。

国际足联在联合会杯比赛后,一度想过禁止呜呜赛啦入场,但最终选择了向东道主妥协。南非主帅佩雷拉来自桑巴足球的国度,不过在呜呜赛啦的问题上,他的态度显然因为所处的位置发生改变。佩雷拉希望耳边呜呜赛啦的声音越响越好,成为南非队第12名球员。不过阿根廷球星梅西在和尼日利亚比赛后抱怨耳朵都快震聋,德国后卫弗里德里希表示:“每个国家总有自己的风俗传统,但是我真的不喜欢,因为实在是太吵了。”

面对那么多反对的声音,南非世界杯组委会主席丹尼·乔丹终于在接受BBC采访时,第一次承认可能会禁止呜呜赛啦入场,据说乔丹自己也已经受够了“我觉得更好是喊口号,我们已经为世界杯创造了良好的范围,我真的很想提议大家将心中的情感唱出来。”

乔丹给出的前提也只是,如果出现有球迷将呜呜赛啦扔进球场。此话一出,各国媒体纷纷积极响应,表示看到了解脱的那一天。德国网站上已经有20万人签名抗议呜呜赛啦,倡议者们表示:“呜呜赛啦真的和足球文化毫无关系。”科皮茨也表示:“呜呜赛啦不过是商业产品,并不能代表非洲文化,我担心呜呜赛啦的泛滥,会让非洲人失去歌唱和舞蹈的天赋。”而世界杯组委会当地新闻官也在强调:“人们都喜欢呜呜赛啦,它将会留在世界杯,而不会被禁止入场。”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