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新闻速递 > 正文

赛场保安:关心工资胜过比赛 该罢工还得罢

2010年06月16日11:25都市时报陈蔚文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争奇斗艳的各国女球迷、美艳的太太团——世界杯期间,女人们用各种独特装扮来和足球争夺眼球。不过,除了这些养眼的风景外,还有很多南非的女性在为世界杯服务。对于世界杯的态度,她们似乎并不像我想的那样。因为他们显得不是那么在意,也不会因为世界杯在南非举行而特别的骄傲、自豪,正如南非人的性格——非常随性。就像球场的保安莫亚跟我说的一样,“如果工资不发,我们该罢工还是要罢!”

莫亚 (球场安保)

相较比赛,我更关心工资

荷兰丹麦的比赛上,我看见了有些忧的球场保安莫亚,她穿的安保制服和荷兰球迷一样是橙色。

今年31岁的莫亚在soccer city担任球场安保人员。她要在球迷进入球场时进行验票和安检,然后在比赛的时候,看着看台上的球迷有没有过激行为。“比赛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吸引力,我更关心的是工资什么时候发!”

已经是两个孩子母亲的莫亚,每天都要到球场执勤,根本无法照顾自己的孩子。荷兰比赛当天,开普敦的绿点球场发生了安保人员罢工的事情,莫亚的看法是:“我们每个月也就是2000兰特(约合2600元人民币),并且不管有没有比赛都要到球场来,如果不发薪水,那为什么我们还要干呢?”

当我问她是否担心罢工会影响到世界杯,莫亚显得有些激动,“那组织者知道我们还等钱养家吗?”对此,我也无言以对。“如果我们像开普敦的安保人员一样拿不到薪水,我们也会罢工。”

瓦娜 (世界杯赛场志愿者)

开幕式上充当观众

今年20岁的瓦娜来自约翰内斯堡BIDVEST大学,她是约堡两座球场内的赛时引导志愿者。“当时组委会到南非的各个大学选志愿者,通过报名、考核、培训三个环节,我就成为了世界杯的志愿者。”

瓦娜说因为大部分南非大学生都会说英语和南非祖鲁语,所以语言不是太大问题,关键就是耐心和热情。“每场比赛我至少要给100个人指路,能帮助来自各个国家的球迷迅速找到他们想去的地方,我非常高兴!”

虽然身在球场,但瓦娜很少能看到比赛,因为比赛期间经常有球迷不断地问这问那。“大多数是问商店、卫生间以及几号门的,但有的球迷会问我他是从什么地方进来的,然后跟我描述一番他进来地方的环境,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我不能拒绝他,只能根据我的大致印象告诉他!”

瓦娜说,她在球场当了一个多星期的志愿者,感觉世界杯的气氛并不像她想的那样热烈,“开幕式的时候还叫我们充当了观众,每场比赛似乎都坐不满!”对此瓦娜有些疑惑,“我不知道票去哪里了,但如果每场比赛都能坐满的话,那我不介意站在外面给来自各地的观众指路,为他们服务!”

塞利亚 (官方纪念品销售员)

中国球迷最喜欢买世界杯商品

“我的工作就是在这里把官方纪念品、球衣卖出去,但一般只有比赛前和比赛结束后会比较忙!”作为FIFA fans shop工作人员的赛利亚表示,她每天只卖跟球场里的比赛有关系的东西,“比如现在是德国澳大利亚的比赛,我就只卖这两个队的球衣、围巾、帽子等商品。”

每场比赛前,塞利亚和她的同事要提前4个小时到现场来摆放商品,“如果把32支球队的东西都放在这里,我估计这个小店会‘爆炸’的!”说到这里赛利亚做了一个非常夸张的表情,“此外,我也记不住那么多商品的价格!”

塞利亚原来的工作就是在商场里做售货员,所以她干起活儿来轻车熟路。不过,我发现她卖的这些世界杯商品价格都很“挺”,于是我问:“价格这么贵,买的人多吗?”她耸了耸肩说:“时好时坏,不过似乎你们中国球迷买的挺多!虽然我也想多卖一些出去,但价钱不是我定的,但愿南非政府能制定一个世界杯商品出口退税的政策,我们的生意也会好点!我可不希望等比赛结束了,还要把这些东西搬回仓库去!”

安迪 (女骑警)

每天晚上都挨冻,还要提心吊胆

因为球场有安保人员,安迪和她的男同事们每场比赛需要干的就是开车把马拉到距离球场1公里的一个土场上,然后骑马在体育场周围巡逻,看看体育场周围有无异常情况,以便及时通知待命的军队进行处理。

安迪说她初中毕业之后就进了约堡的警察局,已经工作了5年。我们的华人向导老董告诉我,约堡的黑人警察一般就是拿3000兰特左右,而白人警察只要当上官,薪水都是1-2万兰特,差距非常大。

安迪说只要有比赛,他们最少得在室外工作近7个小时,非常辛苦,白天温度高还好,南非冬天的晚上很冷,他们依然要在外面巡逻,“虽然场地里看上去很热闹,但我们只能在外面挨冻!”对于世界杯,安迪似乎有些抱怨,“我希望能快点进行吧,不然我们每天都要出来,还提心吊胆的!”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