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新闻速递 > 正文

每日新报:世界杯黑洞

2010年06月16日01:18每日新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正当国际足联表示要调查世界杯某些比赛场次上千个座位空着没有观众的时候,一场来自世界杯组织者内部的争斗引发南非世界杯更大的暗箱操作悬疑。球票、交通、安保、服务上的巨大隐患正为南非世界杯的危机埋下深刻伏笔。

世界杯黑洞

一场全世界上百亿人关注的比赛的运转竟然全部依靠在门票销售,这听起来有点像天方夜谭,但是在南非这是现实。

服务挂钩很荒谬

由世界杯门票销售引发的事端远远没有因为“空位风波”而停息下来。昨天Instaff的员工继续他的抗议示威,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而这一切追根溯源都和世界杯门票销售有关联。

Instaff是一家负责约堡世界杯体育场接待和服务的公司,他们在世界杯开赛后突然决定临时解聘大量为世界杯服务的员工。当记者就此问题询问Instaff的负责人彼得·扎坎的时候,他居然抛出荒谬的逻辑,表示到底有多少服务人员投入到世界杯赛,跟世界杯门票销售直接挂钩。即便如此也很难想象,在世界杯开幕式这天,在足球城赛场他们只使用了20名招待人员!这家公司的负责人表示,世界杯前他们总共培训了170名员工,但是由于“世界杯门票销售不理想”,他们只让其中的10%—20%上岗。

即便这种逻辑合理,也没有事实根据,原因是据国际足联公布的数据,本届世界杯门票销售已经超过97%。可问题又来了,为什么有那么多比赛座位空出?

黑市球票很猖獗

和空位相对应,世界杯黑票市场异常活跃。昨天有大批无票球迷赶到布隆方丹观看日本队和喀麦隆的比赛。因为他们知道从最贵的一等票到最便宜的四等票,在赛前他们都能买到。记者发现南非的黄牛还正的非常“牛”,许多票贩子甚至还还雇用了“经纪人”,让这些票托守在体育场的出口,为他们来招徕球迷,有很多警察围观,但没有制止。记者发现在黑市出售的球票主要来自南非世界杯组委会,其次来自是喀麦隆足协,有票上的印章为证。不过也有少量的黑票来自个人。

黑市的球票涨价幅度很小,这也看出世界杯门票销售在表面火爆的背后隐藏玄机。国际足联小组赛的门票只对南非球迷销售的4等票原价基本在170兰特和200兰特之间可以买到,好一些的三等票原价560兰特,只需多填一个麦当劳巨无霸汉堡的钱就能以600兰特搞到手。最贵的1200兰特的一等票,只要添上300兰特也有得是。

国际足联为了防止黑市门票曾做出严格的规定,换句话说这些如果当地组委会有作为,这些黑票根本无法使用。但是记者询问检票人员,他们除了收缴了一些香水和指甲刀外的小东西外,没有没收任何一张不符合规定的球票。

国际足联口口声声说调查“空位风波”,但是基本可以肯定除了一些对自己有利益的不会有任何结果。

公款购票很腐败

一般人的逻辑:如果世界杯门票基本上被销售一空,而现场又空出很多座位,唯一的解释大概就是拿到球票的人并不想看球。接下去进一步分析,只有白得球票的人才不会珍惜。这样答案似乎很明确;公款购票很可能是直接被空位风波的正真祸首,而交通拥堵现在看来更像一种托辞。

事实上这种猜测今天已经被验证。据南非当地媒体报道,南非政府拿纳税人的钱公款购买世界杯门票的总值已经达到1100万兰特(约合146万美元),其中三家政府部门把购买的球票当福利免费发放。

此前南非财务部长帕文·戈丹已经明确表示,拿公款购票是一种浪费国家资源的行为,严重违反“公众财务管理条列”和“公众服务法案”。说归说,南非工商部在世界杯门票上的花费达到500万兰特,旅游部花掉100万兰特,连科技部也拿公款购买了520张门票。1100万拉特的公款购票款中还没有算上由南非国家掌控的SABC电视台和南非邮局系统购买的球票,因此实际费用还会更高。

交通混乱很棘手

记者开幕式当天因严重的交通拥堵不能不步行10多公里去赛场不是偶然,在德班看德国队与澳大利亚队的比赛记者再次遭遇交通噩梦。这次不是拥堵,而是公交司机罢工,记者在规定时间内等了将近两个小时,30分钟一趟的班车连个影子都没见。由于当日负责世界杯运输的司机是临时罢工,给世界杯组委会来个措手不及,连记者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昨天有60名负责世界杯赛场交通运输的司机举行了罢工,致使成千上万的球迷无法按时赶到赛场观赛。在荷兰丹麦队的比赛前,几百名来自世界各地的球迷由于找不到公交车被困在赛场外。今天这60位司机已经明确表示,将不会再为世界杯服务。负责约堡运输的执行官莉莎·赛夫特尔说:“这场罢工是非法的,让我们感觉到很意外。不过我们会尽最大可能重新修改方案,保证球迷能准点去观看比赛和回来。”南非工会也在第一时间对负责世界杯运输的公交司罢工一事做出回应,表示感到非常意外,因为他们此前从没有意识到会有人罢工,但他们同时也表示对罢工司机理解。

今天约堡警察管理部门再次发出警告,让前往观赛的球迷要保持耐心,以防出现大规模球迷骚乱。

如果说门票丑闻国际足联可以拖来拖去不了了之,可是交通问题一天不解决国际足联的危机就一天不解除。

安保发飙很突然

没人能想象得到记者昨天从德班返回约堡的时候仅凭一张过期的美国居住证就登机,而此前在安检的时候记者捎带的两大瓶矿泉水也顺利“运上”飞机。更叫人吃惊的是在南非航空公司的航班上竟然有巴基斯坦人在卫生间抽烟,换句话说竟然有乘客将火种带上飞机。

谈到世界杯安保,来南非采访的记者常常打趣说“世界杯现在没出现问题是因为恐怖分子觉得在这里搞破坏实在没有任何挑战。”

事实上本届世界杯安保就是一层窗户纸,任何人都能轻易将它捅破。什么加强警力,与国际刑警组织联手,都是些表面上的文章。世界杯揭幕战的当天记者在球场外围都没有见到警察的影子,由于迷路记者竟然不知不觉躲过了世界杯安检!当记者和其他记者分享这样独特的经验时,竟然和被抢劫一样很多记者也都前后有过相同经历。

安保渎职的重要原因是无心工作。记者今天在爱丽丝公园球场和执勤的保安聊天的时他们说自己每天只能拿到150兰特的薪水,这些钱在南非只够吃一顿麦当劳的快餐。由于赛前南非媒体大肆宣传世界杯,让很多安保公司觉得会大捞一笔所以夸下海口,其中一家叫负责世界杯赛场安保的“公马安保”公司就许诺安保人员世界杯期间每天1500兰特,而员工实际拿到的仅仅只有原合同的十分之一。在接到安保人员的申诉后,保安公司态度强硬,声称只要日工资达到150兰特就不违反任何规定。记者了解到,负责世界杯安保的基本是南非周边涌入的准“难民”,他们在南非社会中没有任何地位,任人宰割,无疑这是遍及世界杯城市安保大罢工的导火索。

昨晚,正当意大利准备与巴拉圭开始他们在开普敦的世界杯首战的时候,在那里负责安保的安保人员举行了罢工。后来当地局警察接到了世界杯当地组委会的求援电话,紧急派人去球场外顶替安保走掉留下的空缺。由于人手不够,开普敦警察学校的学生也被紧急抽调过来。

而就安保罢工前的几个小时,世界杯组委会主席丹尼·乔彤刚刚说过员工罢工妨碍比赛是不能接受的。乔丹表示安保罢工时间只是员工与雇主间的劳资纠纷,尽管国际足联尊重员工的权利,那也不能表示他们罢工就是有理的。

虽然警校学生临时添补了安保位置,但是由于动作迟缓,昨晚造成了很多来看意大利队与巴拉圭比赛的球迷无法进场。焦急的球迷们不停地在场外跺脚,因为当时天气寒冷,还下着雨。一直到下午6点15分的时候,被挡在外面的球迷才慢慢进场。今天国际足联在一份声明表示,在安保人员退出后,警察会接手赛场的安保管理。

国际足联很无耻

进出国际足联约堡总部要两次安检,笔记本要登记机身注册号码,然后还要填写单子——呆在约堡最豪华的五星酒店享受南非美食,这就是赚到了大钱的国际足联的形象。

如果说国际足联不尽主办者的义务那是大错特错,在维护自己的利益上国际足联向来和面对公众的指责时的态度完全不同,自己的蛋糕让别人闻闻。

在荷兰队与丹麦队的比赛上,国际足联官员“抓获”36名身穿橘红色超短裙的荷兰美女,原因是涉嫌“广告伏击”,为一家名为“巴伐利亚”的啤酒商作广告。虽然荷兰美女们的服装上没有任何广告标识,但是一般人都能把这种装束和那家啤酒商对应起来。

国际足联官员在现场对这些荷兰美女表示,要将他们移送南非警方。果然在比赛进行到下半场的时候大约有40名保安过来将荷兰女球迷围住,然后用警车将她们遣返回酒店。国际足联这种借刀杀人的做法让很多荷兰球迷感到愤慨,其中被遣返的一位球迷表示当国际足联把她们交给警察后受到很大威胁,其中有警察表示她们触犯南非法律将会面对6个月的监禁。可是在当天赛场上有很多荷兰球迷穿着相同的服饰,因为在荷兰这种超短裙非常流行,效力皇马的球星范德法特的妻子也穿着同样的服装。

虽然对记者的服务约等于零,但对于惩治记者国际足联的手丝毫不留情面。南非本地的最大媒体《城市新闻》一直在报道世界杯的阴暗面,这大概惹恼了国际足联。在世界杯揭幕战的当天国际足联发狠没收了该报两名记者的世界杯采访证。据南非记者协会的消息,其中一名女文字记者因为拍照片被抓,算是违反规定说得过去,而另外一名记者则没有任何过失。不过事后国际足联重新将正将返还给了这两名南非记者。

抢劫记者很频繁

都说南非的治安差,来到约堡被抢后才领教。当地的朋友说,南非抢劫频发主要的原因和南非的警察不作为有关。

记者刚刚获悉,新西兰世界杯电视报道组的人在鲁腾斯堡餐馆吃晚饭的时候,他们的价值7万美元的电视设备被盗,其中包括摄像机、笔记本电脑和录音设备。

倒霉鬼还不止新西兰记者,即便是在约堡最最安全的桑顿地区,盗窃抢劫也不时光顾采访世界杯的记者。昨天有印度记者班达哈尔告诉记者,几天前在桑顿最繁华的曼德拉广场,印度NDTV电视台记者的摄像设备、笔记本电脑还有钱包被盗。当时他们吃完晚饭坐在广场的长椅上,东西就放在旁边,当他们发现的时候所有财物已经不翼而飞。

雁过拔毛很贪婪

南非的治安很乱世界有名,记者也曾被抢,但这不是世界杯现象;真正的世界杯劫掠是另外一种形式。

记者通过国际足联订到的Road Lodge 系列酒店每晚价格是100美金,大约是750兰特。可是住在旁边的中餐馆老板告诉记者,这家酒店平常的价格只有300兰特,最便宜的时候也就190兰特。不仅如此,这原本是一家典型的B&B酒店即提供“早餐(Breakfast)”和“床位(Bed)”,可记者结账的时候才发现酒店还是按一天50兰特的标准在收费。

说记者花750兰特是被宰还早,因为昨天刚有人从附近一家更小一点的旅馆搬过来,对方的房价达到1400兰特一晚,接近200美元。

记者和当地人聊天的时候,他们认为现在物价还好许多。他们告诉记者,南非总统因为害怕过高的物价赶跑来自世界各地的球迷,曾经花费很大力气控制物价。

正是由于疯狂宰割外国游客,以往非常热闹的世界杯专卖店几乎无人光顾。记者昨天在德班的世界杯专卖店看到,一件制作粗糙的带领T恤衫价格达到400多人民币,即便是那种街摊货色的没有牌子的圆领衫也超过200元人民币。以往世界杯产品也贵,但是有质量保证,而南非世界杯的专卖品很多粗制滥造。记者看到一件印有南非世界杯图标的毛线帽正欲购买,突然发现上面竟然印有“2009南非世界杯”的字样。记者实在不知道这样印制错误的商品是怎样进入专卖店的?

南非世界杯交通的混乱不是所有人都遭难,相反南非的出租车司机则拿起砍刀大开“杀戒”。当地的朋友告诉记者,在平常雇一辆车的费用在1000兰特左右。记者因为几天后要去120公里外色鲁腾斯堡,司机竟然开价5000兰特。在涨价风波中冲在最前面的不是私人,而是大公司。从机场到记者下榻的酒店如果坐正规车辆的费用是500兰特,而黑车只收300兰特,逼得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只能坐黑出租。

原来国际足联和当地组委会曾经许愿,保证世界杯期间球迷出行通畅,而现在连记者出行都成问题。记者在订往返德班的机票时发现南非航空公司已将机票扣着,平常最贵1500兰特的往返票现在涨到接近4000元,而即时这样通行的《长江日报》的记者也没有订到飞德班的机票。一般的逻辑是机票紧张,但是记者昨天从德班回来发现,能坐157人的波音737—800客机机舱内连头等舱算上坐了不到20人,而下飞机的时候记者才发现在这仅有的10来个人中有一半还是空勤人员!

要知道正是因为订不到这个航班,《长江日报》记者才不得已放弃德班的比赛,滞留在约堡。特派记者林春峰(本报约翰内斯堡6月15日电)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