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第1演播厅 > 宏观世界杯 > 正文

实录:宏观世界杯06期 不学成王败寇价值观

2010年06月15日10:18腾讯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北京时间6月15日9:40时,腾讯(驻南非)第一演播厅《宏观世界杯》节目继续网上热播。阿来对话刘建宏,今天他们讲述的是“成王败寇”价值观在足球大环境中是否照样成立。以下是精彩访谈实录。

实录:宏观世界杯06期 不学成王败寇价值观

主持人(左)、阿来(中)、刘建宏(右) (点击查看精彩组图)

视频特辑:宏观世界杯06 趣谈荷兰丹麦大战视频特辑:宏观世界杯06 趣谈荷兰丹麦大战

自古以来“成者王侯败者寇”论点深得民心,但当整体环境发生转变,来到世界足球这个大舞台时,成王败寇是否继续合理呢?它的价值观是否能够正确引领球队、队员往更好方面发展呢?对此,刘建宏和阿来各有不同理解。

主持人:大家好!今天我们是在约翰内斯堡为你带来我们的《宏观世界杯》。今天还是阿来老师做客我们的节目,首先请大家看一下我们三个人的装束,阿来老师风尘仆仆,刘建宏老师连解说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换,就被我们拽来了。今天我们三个人都在荷兰丹麦那场球的现场,今天我们主要聊聊这场球,两位老师分别说说自己的感受吧。

刘建宏:我先说一下我们是什么时候到的,因为我今天要提前和北京连线,大概不到11点就已经到球场了。到球场的时候已经发现有不少的球迷往这儿涌了,感觉今天荷兰球迷的数量比丹麦球迷人要多得多。后来我仔细想了想这也是有原因的,第一可能荷兰球迷本身到外面去看比赛的传统比较强,第二是南非这个地方和荷兰的联系特别多,包括今天这个球场为什么是橙色的座椅?是南非雇来的荷兰的公司给他们进行的设计。我估计这个设计师多了个心眼,给自己国家队的队服颜色设计成了座椅的颜色。所以我今天说荷兰队享受的是“准主场”的待遇。我是10点多到的,你们是什么时候到的?

阿来:我们是11点多。

主持人:我们是11点多出发,快1点才到,路上非常堵车。

阿来:车已经停在半个小时的路程之外了,我们大概走了20多分钟到球场的。

刘建宏:所以说看比赛其实也是一个很辛苦的事。他们即便在周末看比赛也会很早地出来,全家可能找一个地先野餐一下,到赛场看完球再回来。一场球基本上占了一天的时间。我想今天对于丹麦包括荷兰的球迷是一样的,几乎这一天就别干别的了。

阿来:我们也是啊,现在都快7点了,我们是11点出门的。

刘建宏:8个小时。

阿来:退场其实比进场的时间还多。

刘建宏:进场可能拉的时间比较长,退场的瞬间8万多人从这个球场往外涌,而且这个地方公共交通也不是很发达,所以肯定是很漫长的过程。在入场的时候,您有没有发现比较好玩的事?

主持人:阿来老师一直在拍照,特别特别多好玩的事。

阿来:我就觉得荷兰球迷这种装束特别多种多样,然后就一直在拍,后来我都拍得不想拍了。

刘建宏:一个小型的图片,你能够看到反正都是橙色的,有的是T恤,有的是特意的球迷的服装,有的是队服。

主持人:还有背带裤矿工服。

阿来:矿工帽上还做了一个雕塑。

主持人:而且脸上画各种油彩。

阿来:以前我觉得球迷画油彩是路上装扮的,但是路上不断遇到小摊,就是拿调色板帮球迷画脸的。

刘建宏:到赛场开始比赛之前,平常做这种生意的都来了,卖棋子的、画脸的、卖Vuvuzela的。有卖制造噪音的东西的,就有卖抵御噪音的东西的。

阿来:卖耳塞的10兰特一个,最后我们还准备买呢,人家已经告诉我们这里面吵得要命,我们说要买一个,最后没买成,找不开钱,我们刚换的100块钱。

刘建宏:中国人真富裕。

阿来:他没办法找你,就作罢了。

刘建宏:说起来这个话题,咱们聊聊Vuvuzela,您看一场比赛下来听这个声音怎么样?

阿来:我感觉现在总听总听可能听觉会有问题,但是一场下来,之前已经被告知了,有一个心理准备,但是一进去之后觉得还可以忍受,但是我觉得每场这样肯定不行。现在我突然觉得一到安静的地方,脑子里面都呜呜响。(笑)

刘建宏:我已经在现场说了三场比赛了,虽然我说比赛的时候会戴着耳机,听着自己的声音,但是说实话从第二场开始我已经觉得无法忍受了。

阿来:而且我觉得球迷也不都喜欢喇叭,我前面坐了几个荷兰人,不是太年轻,跟我的年轻比较相当,在我们背后有两只喇叭,这几个人就皱着眉头回头看,但是好像回头再看,这种谴责的眼光对那个吹喇叭的不起任何作用。

刘建宏:估计是想说,哥们儿,求你了,别吹了,但是没有办法,这就是一个地域文化。所以我今天在解说过程中还在说,我说借用德国评论员评论Vuvuzela实际上也表达了我自己的观点,德国评论员反复地跟德国电视观众解释甚至是道歉说,你们听到这种声音可能会觉得不舒服,因为他们平常转播更喜欢听到的是掌声、欢呼声、歌声,哪怕是噓声,这种欧洲文明看球的动静,但是到这儿就只剩下这么一种声音了,他们也解释你们忍受不了也得忍,这是人家的文化我们也没办法干涉,而且不行的话现场可以买个耳塞,据说能够从130分贝降到100分贝,这100分贝也够吵的了。德国评论员还开玩笑说,如果你家里老婆太吵的话你也可以买一个。

阿来:我隐约记得有个标准,好像说城市里面的噪音,这个尺度就在90分贝上下。

刘建宏:应该是80多分贝。

阿来:对,这就设定是噪音了。

刘建宏:中间有一度的时候曾经吵得我头晕脑胀的。因为你要不断地组织语言,不断地去描述,有一段时间我觉得我的脑子都不转了,完全被这种声音给带跑了,你想场上的球员肯定是难受。我刚写了篇文章说Vuvuzela就像中国的鞭炮或者是锣鼓一样,外国人来到中国可能也受不了。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能够持续不断地一场球下来一直吹。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