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媒体评论 > 正文

都市快报:贴牌战车将“反德国”足球踢到底

2010年06月15日02:11都市快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足球场上的彩虹之城造出贴牌的德国战车昨天凌晨德国队4∶0完胜澳大利亚这一场,无疑是本届世界杯目前为止进球最多、场面最精彩的一部“大片”。你是不是想当然地又拿出“德国战车”这个词了?先插播一段广告。

今年4月,中国商务部在国际主流媒体投放了一则“中国制造”电视广告:晨跑者穿的运动鞋是“中国制造”,但“综合了美国的科技”;一家人的冰箱是”中国制造“,却“融合法国风格”;美女佩戴的MP3播放器是“中国制造”,“但使用来自硅谷的软件”……

记者 楼栋

这架“德国战车”的零件里,进球的波多尔斯基克洛泽是波兰裔,卡考巴西归化,全队23人有外籍血统的多达11人。战车是“德国制造”,但综合了德国、波兰、巴西、土耳其、突尼斯、西班牙、波黑、加纳尼日利亚九国的“科技”、“风格”和“软件”。也只有这样一支德国组装的“贴牌”德国战车,才能打出昨天那样细腻、优雅、高潮不断的“反德国”足球。

融合九国科技,“贴牌”的德国战车空前强大

这年头,任何形式的“贴牌”,都不再是一个贬义词,它和“山寨”是两回事。曾经的德国足球旗帜人物卡恩就说,这支德国队可能是史上最好的,而同时它又是自1976年以来最年轻的德国队,“好”和“年轻”这对有点自相矛盾的词是怎么组合在一起的?就是靠他们的多国元素。

除了克洛泽、波多尔斯基和卡考,厄齐尔和塔什彻是土耳其后裔,赫迪拉有突尼斯血统,戈麦斯是西班牙和德国的混血儿,马林则是波黑人的后代,博阿滕的父亲来自加纳,奥戈的父亲来自尼日利亚。他们让德国队在进攻中踢得更加细腻,而土生土长的德国人包揽了整条后防线,主教练勒夫负责完成德国组装的工序,这场球足以证明,这种创造是成功的。

这并不是世界杯上的第一支“贴牌”德国队,早在1974年,他们就尝到过“贴牌”的甜头,那届世界杯决赛,荷兰血统的邦霍夫打进德国队的第二个进球,让前老乡克鲁伊夫的荷兰队从此落下“悲情”的祸根。但从那之后,德国战车关闭了海外工厂,虽然1990年单一种族的德国队再次捧杯,之后的德国足球再没上过巅峰。直到2002年重新开放,来自加纳的黑人前锋阿萨莫阿笑称,自己是德国“史上最黑球员”,2006年世界杯,非德裔球员占到全队1/4,现在已经接近一半。

在享受“贴牌”好处的同时,德国足球皇帝贝肯鲍尔却不得不接受每90分钟一次的不痛快——每场比赛前奏国歌时,那些非德裔球员不愿唱国歌,他们的理由是:我为德国队效力,而不是国家。

尽管有上头的压力,勒夫仍然说:“我不会强迫每个人去做。这还得考虑到他们的出身。”这份包容,才是这台贴牌德国战车出场运转的根本。

足球规则超越种族,彩虹之国不是梦想

德国在8年内大行“贴牌”之举,是从法国人那里学的。1998年,阿尔及利亚建筑工人之子齐达内,带着一帮非洲人、南美人、加勒比人,附带布兰科、佩蒂特等几位法国土著,夺得世界杯。也正是从那之后,和世界经济同步的足坛全球化风潮迅速扩散。

和德国同场竞技的澳大利亚就不用说,是一支移民球队,昨晚出场的荷兰队范布隆特霍斯特有印尼血统,即将出场的神秘之师朝鲜队更让人意外,他们的阵容里竟然有几位来自日本的朝鲜侨民。被称为“朝鲜的鲁尼”的前锋郑大世双亲是旅日韩国人,出生在日本,本来可以代表日本或韩国出战,但他一直就读于“在日本朝鲜人总联合会”下属学校,因此精神祖国变成了朝鲜。和他搭档的锋线球员安英学也是一样的出身。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的全球移民潮,是造成之后足球移民的物质基础,比这更重要的是那些联合舰队的“组装国”逐渐变得平等开放的观念,足球规则超越了种族。本届世界杯,南非队惟一的白人球员布思倍受球迷和媒体关注,去年的联合会杯上,当布思带球,南非球迷就会发出“Booooo”的叫喊,外国人以为那是嘘声,其实是那是他们的欢呼。曼德拉这次没去现场看揭幕战很是遗憾,但这一幕是对这位种族主义斗士的最好慰藉。

1998年,法国队夺冠后,时任法国总统希拉克说:“法国赢了,全法国也因胜利团结到了一起。”切不管外面的世界有没有完成“世界大同”,至少足球场上不分种族的“彩虹之国(曼德拉语)”已经提前实现。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