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正文

朱广沪:揭秘本届比赛为何“黄油手”频出

2010年06月14日17:28腾讯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腾讯世界杯网络直播《广沪开讲》第三期,前国足主教练朱广沪揭秘南非世界杯守门员为何频频犯下低级失误。

主持人:咱们继续回到昨天晚上的比赛,昨天晚上还有一场比赛,应该说技术含量还是比较高的,就是塞尔维亚队和加纳队的比赛,而且这场比赛上出现了本届世界杯第一个点球,毛雪你是看点球跟正常射门破门你觉得哪一个更过瘾?

毛雪:肯定是点球,因为点球给我们感觉好像进球率要高一点。

主持人:点球进球率确实比普通射门要高一点。

毛雪:让我们更紧张一点。

主持人:其实你这是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守门员痛苦之上。当然守门员其实也有一个好处,守不住点球的时候基本上不会被骂,别人射门你老是丢的话,守门员就会被骂。我觉得这个点球对于塞尔维亚队来说,丢得没有技术含量,球一下子进到禁区内就是拿手一挡,这就是一个即兴没有什么好说的感觉?

朱广沪:这个判罚完全正确,但是我觉得在相持阶段就看哪个队伍犯错误,可能就失败,昨天的比赛实际上就是前面两场比赛我觉得都说明了这个问题,点球当然从判罚上面绝对没有问题,但是从个人来说很大的成分取决于个人的经历基础,还有自我要求,很多球员在平时训练当中习惯了拿不到球的时候就往上伸。

主持人:本能的把手伸出去。

朱广沪:这是一种本能动作,而且这种本能动作是一种习惯,所以我觉得这只能从平时训练做起。

主持人:就是本能害死人。昨天这场比赛应该说从赛前我们感觉塞尔维亚队机会多一点,因为塞尔维亚大家知道他是从前南斯拉夫脱胎而来的,虽然以塞尔维亚这个名字参加世界杯是第一次,但是之前以塞黑,再之前以南斯拉夫队参加过。有一个运动员,他以三个不同国家的名义参加了世界杯,这个人就是塞尔维亚队中场核心——斯坦科维奇,这也是一名老将了,斯坦科维奇昨天个人表现还是不错的。

朱广沪:你刚才说的历史,我看几乎不可能再有人创造了,因为有规定,一个球员终身只能代表一个国家参加,而一个人代表三个国家,因为这三个国家是从南斯拉夫剥离出来,他这个是国家分离出来,给了他这么一个机会,否则例如代表中国参加世界杯以后,你就不可能代表第二个国家参加,这是规则规定的。

主持人:这就叫历史带来的纪录或者叫巧合吧。说到塞尔维亚,虽然是0:1输给了加纳队,我们现在说前南斯拉夫地区足球水平确实高,因为昨天晚上亮相的还有另外一支前南斯拉夫地区球队——斯洛文尼亚队,而且斯洛文尼亚队是战胜了对手阿尔及利亚队。对塞尔维亚队或者前南斯拉夫地区来说,昨天晚上应该是悲喜两重天,朱指导是怎么看前南地区足球水平整体实力呢?

朱广沪:我记得五十年代南斯拉夫有一个队到中国,当时毛主席接见了他们,然后说了这样一句话,就是说我们现在输给你们,然后最后我们还会赢你们。南斯拉夫应该是从我记忆当中水平应该是比较高的,然后出了很多优秀球员,所以到目前为止分离开以后,仍旧保持着与原来国家的体育水平相当的实力。

主持人:相当于他对足球的爱,足球的基础,包括足球的发展总体的规划并没有因此而散架。

朱广沪:那当然,斯罗文尼亚才200万人口吧。

主持人:不到200万,我今天早上查才190多万。

朱广沪:可能相当于北京、上海的一个区多。

主持人:也就是相当于大的地区级的一个市。

朱广沪:所以这点人主要是足球的底蕴,足球基础。所以足球人口是关键,不能看你国家人口多,我们国家自行车世界上最多,按这个比例我们自行车运动应该最棒的。

主持人:我们看成都以及全国各地越来越多骑的不是上班的自行车,而是骑山地自行车公路自行车,看到这样年轻的群体,当然这也是随着生活水平改善逐步改善。

朱广沪:提高生活水平。

主持人:我们谈前南区,我不知道毛雪是什么感觉,我想问的问题很简单,虽然斯洛文尼亚队赢得了比赛,而且应该说向我们展现了前南地区足球实力,但是你在看斯洛文尼亚跟阿尔及利亚比赛过程当中,你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

毛雪:我觉得这场比赛让我感觉有点枯燥。

主持人:是不是世界杯开赛以来最没劲的比赛?

毛雪:有一点,其实是不是两个队进攻力不是特别强,好像都太注重保守。

主持人:其实因为大家势均力敌,谁也不想丢球,关键在这场比赛里面,我个人觉得最大看点在“黄油手”,说到“黄油手”可能大家都要笑,英格兰队和美国队比赛当中咱们看了大黄油,没想到昨天晚上比赛又出黄油手了,而且我看到文章标题起得挺好玩的,说斯洛文尼亚跟阿尔及利亚比赛就是一块鸡肋,但是现在来了一块黄油,感觉还不错。对于“普天同庆”现在接连两场比赛出现了门将离奇失误,有人说是普天同庆这个球带来的,当然也有人说是守门员个人原因,朱指导你从专业角度怎么看这个问题?

朱广沪:这两个丢球很多人感觉挺诡异的,把所有责任推到守门员身上,或者推到普天同庆这个球上,我觉得从这两个球的失误,守门员是主要的,球有一定因素,但我觉得守门员扑球方法不对,手型不对。

主持人:方向不对。

朱广沪:对,手型不对,如果这个球手是这样下去的。

主持人:两个都是可能由上至下没问题,结果他们两个都是由下至上了,

朱广沪:像这样过去接球,你的身体移动的话,球在这里身体这样动肯定不可能接到球,所以身体跟球在一条路线上这球进不了。所以我觉得守门员问题是主要的,球有一定因素。中国出了很多这样的球,比赛用球,它的球速很快,方向并不变,球速特别快,所以我想欧足联用这样高科技的球是要改进射门,增加射门次数,改进射门质量。可能球速加快以后对守门员有难度,但是对进攻有好处。有没有发现最近比赛远射比原来多了,射门比较多了,实际上就是所有教练、所有球队、所有的球员都在利用球的技术质量去攻破对手。

主持人:我想伴随黄油手的出现,接下来可能其他个对球员采用远射的机率会进一步增加。刚才朱指导说的高科技,足球发展100多年了,难道这个球一定要变来变去吗,实际上最早变得足球黑白世界,一块黑皮一块白皮,现在变来变去的,实际上我个人觉得更像是一个商业秀,因为每一届世界杯都推出新球,咱们不说公司的名字,就说与这个公司的背后运作有关,好玩的是可能很多人为觉得这家公司是德国公司,但其实这个球是英国人研究出来的,英国一家大学研究出来的。就在格林丢掉黄油手这个球之前,这个大学的科研教授还说,我们这个球表现上看起来是最棒的,如何如何如何,拿出来一系列数据证明这个球没有问题,结果就是当天,英格兰队就丢掉这样一个乌龙球,于是英格兰媒体一片炮轰,有人就笑称,你说球没问题,今天就让你自己的球队丢一个尝试下有没有问题,当然这是一个插曲。

主持人:对于毛雪你来说,你觉得这个球到底怎么样,要不要变呢,这种变化多了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毛雪:我觉得应该是好事吧,大家知道球不停变化,肯定是根据场上运动员表现出来的状态根据他们的需要变化,让他们踢起球来更顺利。

主持人:其实很简单,就是说让你觉得对进攻的球员更有利,给你更多机会,另外一方面,守门员,别以为你经验老道了,技术已经到了,你还得继续学着变,学着适应不同的足球。

毛雪:而且觉得,也有一种纪念价值,你看这上一届球是这种,下一届球是这种,就让我们记住了这一届的世界杯。

主持人:一届一届这样下来。其实这个球变来变去突然想其与中国有关球的变化,就是乒乓球。乒乓球从以前银球就是白的球到最后国际乒联变成橘黄色的球,后来又直径增加变成大球了,但是我们注意到一点,无论乒乓球怎么变,咱们中国都是第一,为什么?球员的变化,核心在于你运动员,也就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在于内因,你脚下有没有这个活,你有活那么怎么变,万变不离其中,你依然可以把这个球踢的漂漂亮亮的。

主持人:昨天晚上除了黄油手让我们觉得好耍好玩,还有一个,世界杯一个晚上每一场晚上都出现了红牌,对三张红牌朱指导你是怎么看的。

朱广沪:判罚完全正确,虽然我觉得裁判已经在控制这方面做得相当谨慎,包括对点球的控制,到目前为止8场比赛就一个点球,对球员控制可能及对手的,他给了红牌,一般还是控制得很好。

毛雪:我就觉得之前两场是累计两张黄牌然后罚的红牌,为什么最后一场他直接给人家一张红牌了?

主持人:这个可能是这样的,可能对国际足联裁判执法规定有点不理解,包括中央电视台昨天说,这个动作,没有亮鞋底呀,就可以说给他黄牌就行了,伤害性不大。但实际上这在之前国际足联跟爱尔兰、英格兰,他们这几个,实际上足球规则是英国制定的,规则必须经过他们同意才能用,国际足联可以最后研究通过。

朱广沪:在那边研究实验。

主持人:然后通过再用,实际上现在已经定下来了,为了保护运动员,尤其进攻队员,只要你是背后铲人就可以直接红牌罚下,而且这次世界杯之前,布拉特还专门告诉裁判员,如果有谁对球星像梅西他们这样的球员犯规的,故意的甚至是恶意的,不管结果如何,可以直接黄牌甚至红牌罚下,这是出于保护运动员考虑。

毛雪:这也给我们接下来的运动员一个警告吧。

主持人:你想想毛雪喜欢梅西的,假如上来来一个田中斗笠王,“叭”一脚把梅西废了,那你说失望不失望,尤其是咱隔岸观火的中国球迷你是什么感觉?

毛雪:那我肯定坐不稳。

主持人:所以要加大恶意犯规和非正常犯规的处罚力度,我个人觉得应该支持。

朱广沪:普天同庆的球可以说是70年以后每届比赛的变换球以后这个球是最圆的球。

主持人:表面最光的球。

朱广沪:圆度最好的球,有风力的话他的速度完全不一样。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