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新闻速递 > 正文

南非妓女日均接客20人 总统曾涉嫌强奸病人

2010年06月14日14:01东方早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激情和性从来都像是一对孪生兄弟,足球让雄性荷尔蒙集中爆发,从球场内辐射到场外,这让南非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艾滋病威胁。南非世界杯究竟会成为一次欢乐的盛会,还是衍生为不幸的开始,谁也无法给予准确的回答。多数南非人希望世界杯能让更多人正视艾滋病这个社会话题。而享受足球,成了很多已陷不幸的人们治疗痛的一种方式。

开普敦小镇卡雅利莎的街头,午后闲暇时间陪5个外孙踢足球成了66岁Thenjiwe Madzinga老人常做的一件事。Madzinga有5个外孙,她的女儿,也就是5个孩子的母亲于2002年感染艾滋病去世,在那之后她便独自照顾这5 个孩子。在南非,与Madzinga有类似遭遇的人绝不在少数。普马兰加省首府内尔斯普雷特市有一支著名的奶奶足球队,她们中多数人的子女都死于艾滋病,然而,足球让她们走到了一起。

向左难题

四万妓女涌入南非

南非是世界上艾滋病感染者人数最多的国家,根据联合国卫生组织统计,感染人数高达570万,这个数字意味着有16%的南非人携带艾滋病病毒。更可怕的是,几乎有一半性工作者感染艾滋病。根据英国《观察家报》透露,2010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约翰内斯堡的女性性工作者中有46%感染艾滋病。

世界杯的举办让更多的妓女涌向南非。尽管在南非妓女是不合法的,但这并不能阻止近4万妓女前往南非世界杯“淘金”。如何防止艾滋病的扩散和传染,也成为南非社会关注的话题。

此前,德班这座举办世界杯的城市曾计划学习德国世界杯设立合法“红灯区”的做法:由政府将性工作者的管理直接纳入世界杯的日常事务之中,专门开辟性服务工作区域,因为这一举措有效地抑制了艾滋病病毒的传播,同时还降低了世界杯期间的犯罪率。这个想法很快遭到了南非不少社会宗教团体的反对,最终也不了了之。在美国《赫芬顿邮报》(The Huffington Post)的记者看来,南非世界杯根本无法阻止数量惊人的性交易。在南非人看来,政府对卖淫已持默许的态度。亨利·艾菲里卡,这名49岁的出租车司机就坦言:“我希望世界杯能带给我机会,只要500英镑,我会把他们带到他们想去的任何一家酒吧,也可以把他们带到非常安全的妓院。”在开普敦街头,21岁的南非本地妓女伊莎贝拉的生意也已同步进入“世界杯行情”,她每天接客大约20次。她甚至希望能全天候开工,并把价格提高五倍。

“我们知道卖淫活动在世界上很多城市都存在,大型体育赛事期间活动增加也是惯例,但我们无法阻止这样的情况发生,我们只能呼吁球迷将精力集中到纯粹的足球方面。”国际足联秘书长瓦尔克也坦言,为防治艾滋病的扩散,国际足联和当地不少卫生组织只能在赛事举办城市的公共场所免费发放安全套,为部分患者提供简单的治疗药物。南非艾滋病防治协会的负责人也表示:“到目前为止,我们已免费发放100多万个安全套,但这些只限于酒店卧室。”

向右现实

足球医治艾滋病的伤痛

南非当地的性教育专家哈尔帕在谈到世界杯遭遇的艾滋病威胁时承认:“世界杯对性工作者和她们的客人来说,都可能是致命性的灾难,我们需要正视艾滋病这个南非重要的社会问题。”

事实上,大多数南非人都生活在艾滋病巨大的阴影下,但对于它的威胁,很多人却往往忽略。一个在南非电信公司当技师的小伙子说:“大家已都不是很在乎。”所以,有超出一半的感染者在接受调查时还坚信自己不可能被感染,直到他们被告知检测结果为阳性。即便是总统祖马也曾因发生不安全的婚外性行为遭到反对党的抨击,认为他的行为违反了政府向公众传递的防治艾滋病的信息。祖马还被批在一个有500多万艾滋病感染者的国度崇尚“一夫多妻”。更为惊人的是,祖马早前还曾因为涉嫌强奸一名艾滋病感染者而被控告,尽管最后脱罪,但他在法庭上的一句“艾滋不可怕,完事洗个澡”的惊世言论遭到全世界艾滋病防治机构的批判。

不过,大多数人都无法切身体会艾滋病给南非人带来的伤痛。5年前,曼德拉的儿子就死于艾滋病,也令这位非洲领袖投身防治艾滋病的工作中。同样还有不少家庭因为性暴力和儿童性奴隶贸易泛滥而深受艾滋病之苦。幸运的是,足球成了这些深受艾滋病之苦的南非人精神的寄托。因为南非大多数贫苦的黑人都一样,即使不擅长足球,也非常喜爱在足球场上奔跑。

在内尔斯普雷特就活跃着一支著名的“奶奶足球队”。20多位奶奶级队员中,最小的已近半百,而最年长的近80岁。老奶奶们并非闲得无聊才踢球自娱自乐,她们的身世其实很惨,很多人的子女死于艾滋病,自己没有收入,全靠政府微薄的救济抚养孙子辈,生活的压力已经让她们精疲力竭,但是足球让她们找到了快乐。其实,这支奶奶球队的组成也事出偶然,一位身患癌症的中年女性,她做义工时陪同一位老奶奶就医,途中遇到一群踢球的孩子,那位老奶奶突然扔下拐杖,加入到孩子们的比赛当中,病也好了大半。于是这位女士组织了这支奶奶球队,让她们在足球的感召下享受快乐,赚取一些生活费用。

像这样关于足球与艾滋病的温情故事还发生在卡雅利莎这个开普敦边上的小镇上。这个小镇不仅因为电影《卡雅利莎的卡门》(曾获柏林金熊奖)而闻名,更重要的是它是这个国家著名的艾滋病镇,里面生活着不少因为艾滋病失去父母,或者自己也感染艾滋病的黑人孩子。但是他们却因为足球能够享受到快乐。在小镇卡雅利莎,有一块七人制的人造草皮球场以及教育、健身等配套建筑,这是国际足联“足球希望工程”孵出的第一个蛋。主办者介绍说,之所以会首选这个小镇,是希望以草根足球的普及给艾滋病阴影下的青少年带去快乐和健康的生活方式,帮人们远离不正当的性行为和犯罪。

南非《星期日时报》曾写道:“2010年在很多方面将定义我们是谁,我们想成为怎样的国家。世界的目光聚焦在南非,以检阅南非是否够分量在世界领导行列中占据一席之地。”现在,世界杯让艾滋病这个南非社会话题重新摆上了桌面,接下来向左还是向右,所有人只能等待。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