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第1演播厅 > 宏观世界杯 > 正文

实录:阿来对话刘建宏 自曝买过足球宝贝裸照

2010年06月14日10:30腾讯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刘建宏:也就是说我们的农业文明还在排斥这种东西,我是这么认为的。

阿来:所以我们认为要搞体育,就是给他个乒乓球,给他个羽毛球。

刘建宏:还是那种最简单的个体运动可能反而接受起来比较容易,十几个人一起玩儿,还要配合,还要战术,还要有团队,这个可能玩起来就麻烦了。

阿来:所以在农村,我们看到最多的是一个水泥台子,网都没有,几个小孩流着鼻涕就在玩。

刘建宏:这次世界杯我又一次来到前方的时候,我真的在想,每一次世界杯我们在国内都是轰轰烈烈的,一看收视率不错,这场球又有1亿人收看,觉得很好。但是回过头来一想,世界杯一完,世界杯就像台风似的,刮过去就完了,也不能给中国留下太多的东西,这是我现在特别遗憾的,今后怎么能够利用世界杯这种活动,能够让更多中国,特别是农村的孩子能够……

主持人:参与到这项运动中。

阿来:因为今天足球在中国太商业化了,包括足球教育也是高度商业化。

刘建宏:这是个大问题。

阿来:都要进足球学校。

刘建宏:其实就应该让普通的孩子们都能够踢上球。

阿来:这样就完了,这是最好的方式。

刘建宏:听说您今天来了去了种族隔离博物馆,您跟我们说说吧,我来了好几天了,都没来得及去看呢,看了之后有什么感觉?

阿来:其实来之前我就看了一些,对于非洲的情况我也了解一下,尤其是来之前,我也看了一下当地小说家的小说,当然也看了一点他们的历史地位,我觉得需要一个特别直观的东西,今天我们看到的南非的现状是怎么来的,种族隔离博物馆无非是告诉我们今天这个现状是由历史决定的。

刘建宏:就是把脉络给你梳理得清楚一点。

阿来:梳理清楚,包括今天我们看到它的好的、积极的、蓬勃向上的,我们知道它是怎么来的,或者我们看到它的社会现状中有很多还不太如意的,或者是大家谈论得比较多的贫富分化、安全问题等等。

刘建宏:包括种族之间现在还没有完全和解。

阿来:对,不能完全和解。你看这种情况,就会知道它是在90年代刚刚取消种族隔离制度的。

刘建宏:所以如果我有机会的话,我也愿意去看一看。

阿来:毕竟它有一些实际的东西放在那了。

刘建宏:其实原来讲到南非的时候,对我个人来说,我总觉得那是一个跟我毫无关系的事情,知道那个地方有种族隔离,知道除了曼德拉,知道后来又废除了种族隔离,知道他们现在进入到了新的社会阶段,但是说句实话,可能没有那么那么宽阔的胸怀,好像真的要包容天下似的,没有,原来确实觉得这个地方离我太远了。这次因为世界杯来到了这儿,一开始的时候我对南非还有一些不好的感觉,我总觉得南非这种赛事怎么能放到南非这个地方举办呢?我们到了还不知道会受多少苦呢,昨天来了以后,我跟另外两名记者聊天的时候,我有一个感受,我确实觉得南非应该办一届世界杯,而且世界杯肯定能够帮助到南非,因为你到了这儿以后,我觉得约翰内斯堡看上去非常漂亮,像一个欧洲的城市,有的地方就是典型的贫民区,这个城市就以这样的方式混杂地存在着,黑人和白人之前,到目前,大家依然还没有完全消除那么长时间形成的敌意,你就会觉得特别矛盾,你会发现这个地方这么好,每天的天这特别蓝,阳光特别好,各方面都很好,但是为什么会以这样一种状态生存?你就能够真正地理解曼德拉他这一辈子在干什么。这是我现在来这几天感受到的。

阿来:而且你看它的历史更复杂,今天我们说他们分黑人、白人,南非的黑人也不是一个民族,也是多种族不同的人,都是从北方南下来的。他们自己内部就是为了谁是这个土地在争夺主人,按照后到的顺序,他们黑人内部之间也说不清楚这个问题,还是一样的。

刘建宏:这样一说,就跟巴勒斯坦的问题是一样的,耶路撒冷是谁的,每个人都可以拿出历史引经据典说当年这个就是我的,那个说当年就是他的。如果这样争论下去,这种和解永远不能停止。

阿来:所以历史上他们不只是黑人、白人之间打仗,白人之间也打仗。

刘建宏:比如说荷兰人和英国人。

阿来:荷兰人认为我先来的,钻石有了,黄金有了,你们就来了,后来他们就开始打仗。而且后来在要不要实行种族隔离制度上,白人中间也有分歧,后来坚持要的大部分留下来了,那个时候有自由主义思想的,或者是有左派主义思想的人大部分的都走了。所以这个情况也很复杂。但是他们确实有一点比较好的就是,黑人掌握政权以后,至少没有搞那种大规模的血腥的报复。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