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新闻速递 > 正文

托普拉克:执教南斯拉夫队 我有很多中国朋友

字号:T|T

他曾任前南国家队主教练,也是国际足联荣誉勋章获得者

在太阳国际酒店里,一个老人慵懒地坐在酒店的大堂里,在他的身边放着一个行李箱和一个印有FIFA标志的包,从他身旁经过的人很少注意这个皱纹里刻满沧桑的老人,也正因此他的眼神流露出一种孤单。看到这里,在酒店守候的记者走向前与老人聊起天来,没想到他竟然是上世纪70年代大名鼎鼎的南斯拉夫队主教练伊万·托普拉克,也许是孤独了太久,他在与记者聊天时,用蠕动的双唇一直重复着自己以前是如何的荣耀,并在1978年执教过南斯拉夫国家队,当然更多的是强调自己对中国很熟悉,他说:“我在中国有很多朋友,有一个你们应该认识,那就是陈成达。”

79岁的老人,最怕的是孤单

与出现在太阳国际大酒店的很多大人物相比,托普拉克并不那么显眼,身边也没有保镖,只有一个行李箱和一个挎包伴随着他。“我是南斯拉夫人,现在已经79岁了……”老人用缓慢而低沉的声音,像是在向记者述说一段尘封已久的历史:“我曾在前南斯拉夫队当过多年的教练,现在还是国际足联的高级讲师,代表南斯拉夫队打过20场国际A级赛事。”老人的述说显得有些平铺直叙,没有丝毫显摆的味道。老人没有述说自己曾经取得的辉煌成绩——在前南斯拉夫足协主席米尔扬尼奇于2002年接受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颁发的国际足联勋章时,此前只有两个前南斯拉夫人获得过该荣誉,一个是安德雷贾维奇,另一个就是伊万·托普拉克——我面前的这位老人。

在与托普拉克聊天的中途,记者有事离开了一下,结果听说他在酒店大堂四处寻找我。记者忙走上前去,问老人有什么事情,他说:“没事,就是和你聊聊,我们还没说痛快呢。”

四年才一次,老家伙的聚会

老人拖着行李箱,显然是要离开太阳国际酒店了,记者问:“你接下来要去哪里呢?”托普拉克回答:“回家乡去,我在这里已经住了十多天了,是到该回去的时候了。”“不看世界杯的比赛了吗?”记者问。老人回答:“不看了,我这次来实际上就是国际足联邀请的,每次世界杯国际足联都会邀请我们这些老家伙来参加开幕式,接下来就离开。他们(国际足联)没邀请我们看比赛,当然我们的身体条件也不适合看那么多比赛。其实我很感谢国际足联,他们一直没有忘记我们这些老家伙,每四年就会邀请我们参加一次聚会,每次聚会非常高兴,也非常感,因为随着岁月的流逝,越来越多的朋友不断离去,我不知道四年后的巴西世界杯我是否还会出现在开幕式现场。”

五十年交情,老朋友陈成达

老年人喜欢怀旧,喜欢谈论过去,更愿意述说老朋友。在采访的过程中,他不断地提到一个人名“Mr. Cao”,他说:“那是我的老朋友,这次世界杯开幕式他也来了。”记者掏空头脑也不知道老人口中的“曹先生”究竟是谁。随后老人找来了新西兰足协的史蒂夫·萨姆纳,说:“他知道全名。”这才得知他说的“曹先生”,实际并不姓曹,而是中国足球名宿陈成达先生,本次他随足管中心主任韦迪来到南非

在得知自己的老朋友记者认识时,托普拉克很高兴地说:“我和他有50多年的交情,很早以前就认识了,这次到南非我们碰了面,大家都老了。”记者问他是否到过中国,老人说:“我到过中国三次,都是作为教练来的,结识了很多朋友。每次去我都看到中国在发生巨大的变化。我希望有生之年还能有机会到中国,我的老朋友陈成达也邀请我去,他希望我去看看现在的中国……”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