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专家观点 > 正文

淦耀:“红牌狂”这次出红牌没有错!

2010年06月13日22:05腾讯博客我要评论(0)
字号:T|T

(淦耀,国内知名足球规则专家)

本届世界杯的第二张红牌出现在阿尔及利亚队对斯洛文尼亚队的下半场。由于当值主裁判赛前巴特瑞斯便被媒体描述为“红牌狂”,因此他向阿尔及利亚队前锋加扎勒所出示的红牌很容易被理解为是“惯性使然”,但实际上,这张红牌可以说一点问题也没有,但是不出牌反而是“滥用职权”了。

阿尔及利亚队对斯洛文尼亚队的第六标号比赛的裁判组,原先定为智利裁判组来主持。但是因为智利主裁判泊佐到达南非后身体不适,国际足联裁判委员会当机立断,选择来自危地马拉的运动生物学家巴特瑞斯领衔的中美洲裁判组主持这场赛事。原来巴特瑞斯也是病的受害者,上届德国世界杯正赛他也正是因为伤病,被从正选主裁判名单上移到支援后备主裁判名单上。

由于观众观看足球比赛主要是看运动员比赛,所以不太注意足球比赛场上执法官的辛劳。其实足球裁判员是各项运动竞赛项目中最辛苦的裁判员。一场正式国际比赛跑下来,以1986年在墨西哥的第13届世界杯大赛的测试结果看,体重要降3公斤,主裁判的跑动距离每场最高达15000米,因为足球场是那样的大。不知道读者注意到没有,凡是比赛双方有身体接触的球类运动,裁判员都必须随着比赛的发展不断移动位置,这不仅是为了便于观察犯规和入球,而且是为了防止球员间大的冲突发生。在世界杯赛时我们看到,每当侵人犯规发生后,主裁判总是急速冲向犯规位置。

当被侵害的队员准备报复或是被激怒的同伴想动手时,裁判员及时拦在中间,就能起到“降温”的作用。如果球证如交通警那样只在球场中圈动动,进球时裁判距球门30米以上,判罚犯规时20米开外,能不出问题反而怪了。为了了解足球裁判员的体能状况,球证们千里迢迢刚到赛地报到次日就得参加体能测验。国际足联所规定的标准是:12分钟跑也称库柏测跑不得少于2850米;200米跑两次,每次要在35秒内完成;50米跑也是两次,每次不得超过7秒55;还有4乘10米折返跑,及格标准为12秒。当然裁判员光能跑也不够,他还担负着保护运动员的重大责任。

赛前阅读广州当地报纸的介绍,本场的主裁判巴特瑞斯竟然被描绘成了出红黄牌狂,证据就是巴特瑞斯在国内联赛中出示过15张红牌51张黄牌。其实我们不十分了解足球裁判技术的足球记者们也应该想想,如果足球主裁判上场像发扑克牌那样出示红黄牌随意剥夺足球运动员劳动谋生的权利,由各个俱乐部选举的国家足协难道会听之任之还把其推荐给国际足联裁判委员会以致到世界杯大赛上主哨吗?!

就拿本场比赛进行到34分钟时出现的第一次黄牌警告为例,当时阿尔及利亚队3号左边卫贝勒哈吉沿左边线内侧高速推进,在过人后被对方18号拉多萨夫列维奇扳倒在地。拉多萨夫列维奇的犯规不仅破坏了贝勒哈吉的套边下底战术目的,而且导致贝勒哈吉重重后仰倒地,所以危地马拉主裁判如果不出示黄色警告牌,中场休息时必然会在裁判员更衣室里被本场的比赛监督或裁判监督严肃批评甚至训斥。

比赛到了72分钟时,阿尔及利亚队从后场传出前冲高球,9号前锋加扎勒尽管高高跳起,但还是无法头顶球射门,于是加扎勒伸出左手把球向对方球门拍去然后倒地。尽管主裁判巴特瑞斯此刻距离拍球点至少27米,但是第一助理裁判来自哥斯达黎加的商品推销员雷奥不用跑动从横断面看个真切,立即摇旗向主裁判示意,同时利用嘴边的微型无绳麦克风向主裁判指认手球者,所以运动生理学家巴特瑞斯冲刺到犯规点后就亮出了黄牌。由于动用上帝之手的加扎勒在比赛进行到59分钟时因为侵人犯规已经被黄牌警告,因此主裁判不顾中国足球记者的人身攻击还是坚决亮出了红牌。加扎勒成为本届世界杯正赛第二名因为同场同人两张黄牌为红牌的被处罚者。

在这场危地马拉主裁判巴特瑞斯判罚阿尔及利亚队13次犯规;判罚斯洛文尼亚队12次犯规的赛事中,主裁判还进行了两次黄牌警告:90分钟加2分钟时斯洛文尼亚队20号科马奇飞铲对方3号贝勒哈吉;90分钟加4分钟时阿尔及利亚队19号叶布达踏踩对方7号佩尼克,笔者认为主裁判黄牌警告都恰如其分。

淦耀:“红牌狂”这次出红牌没有错!

(Qzon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