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新闻速递 > 正文

世界杯裁判入住“集中营” 被隔离因一条传闻

2010年06月13日11:21足球·劲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记者廖凯发自约翰内斯堡 比勒陀利亚,南非行政首都,距约翰内斯堡大约是1个小时左右的车程,2010年南非世界杯裁判总部就设在这里。南非时间6日下午,是世界杯裁判集体公开亮相的日子。按照国际足联的安排,南非时间6日下午4点在比勒陀利亚进行世界杯裁判媒体见面会。6月6日下午1点,记者在黑人司机亚伯拉汉姆的带领下,从约翰内斯堡出发,直奔比勒陀利亚。在国际足联的媒体通知上,裁判大本营有明确的地址,而且还标有明显的经度纬度,因此出发前,亚伯拉汉姆信心十足,“大约40公里,地址也很详细,我们很快就能抵达。”但我完全没想到这段本可以1个小时就能到达的地方,却花了三个小时。

世外桃源还是“集中营”?

接近6月6日下午2点,我们顺利地抵达了比勒陀利亚市中心,但问及路人见面会的具体地点,却没有人知道,南非当地人看到这个地址都是无奈地摇头,车只能依靠路人的只言片语在比勒陀利亚附近盲目地乱转。眼看会议时间就要到了,我们几乎绝望了,车子只能暂时停在加油站。也许真的车到山前必有路,一名在加油站上班的小伙提供了一个重要信息:我们要去的地方,根本不在比勒陀利亚市区,而是在距市区很远的乡间。这令我们眼前一亮,终于有了新的方向。

经过一路询问,折腾了3个小时,我们终于找到了世界杯裁判下榻的酒店。这座酒店其实是一个巨大的庄园,位于比勒陀利亚远郊,完全就是个封闭的小社会,里面温泉休闲会所、健身房、训练场等一应俱全,裁判们根本不用出园,就能进行训练和休闲。

如果仅仅从外部环境来看,这里是个不折不扣的“世外桃源”,南非当地人很难找到,通信信号也是极其恶劣,在这里,就算裁判们想要与自己的家人联系,电话的信号也是时有时无。在这里,连3G上网卡都很可能派不上任何用场。马来西亚的萨勒赫是揭幕战的第四官员,看到记者的上网卡能正常使用的时候,他非常好奇:“这个你是在哪里买的?我自己的上网卡在这里完全没法用。”国际足联对裁判们在世界杯期间使用手机、电子邮件等也有严格的限制,而从6月6日开始,裁判被要求不得再跟外面通电话或以任何方式接受媒体采访。

“公平竞赛”的标语在这里随处可见,国际足联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提醒裁判们,他们在世界杯期间所要承担的责任。按照国际足联的要求,裁判们在6月初就抵达了南非,入住到这所特别的“集中营”。与参加比赛的球员们一样,裁判们每天也要进行体能训练,虽然每天只训练一次,但是一次就是3个小时,训练量相当大。“谁都不敢放松,生怕考核时通不过。”来自中国的边裁穆宇欣告诉记者。

穆宇欣介绍,他6月2日就抵达了南非,接着入住这座“裁判集中营”,穆宇欣跟国内的裁判刘铁军通话时还在诉委屈,“有点吃不消”。“国际足联已经要求我们,尽量不要跟外界接触,对我们使用手机、电子邮件等也有严格的限制,从今天开始,我们被要求不得再跟外面通电话。”穆宇欣说。

隔离源自一条传闻

裁判们的与世隔绝完全可以理解,但造成这一切的还不止是世界杯的惯例。

世界杯开始之前一个月不到,一条传闻震动了外界。英格兰足总主席特里斯曼在一次非正式聚会中称西班牙有意贿赂2010年世界杯裁判,为此打算向俄罗斯同行寻求帮助。作为回报,西班牙可能会在2018年世界杯申办中帮俄罗斯拉票。

这条消息首先由英格兰媒体《每日邮报》登出,特里斯曼的前秘书雅各布斯主动爆料,提供了两人在一次聚会中的对话。对话中66岁的特里斯曼表示,有证据表明西班牙试图动用俄罗斯的关系贿赂南非世界杯裁判。“我的推测是,拉丁美洲的成员都会投西班牙的票,虽然他们还没有这么表态。如果西班牙退出,因为西班牙希望俄罗斯帮助他们贿赂世界杯裁判,那么这些票可能就会投给俄罗斯。”

有权任命世界杯执法裁判的国际足联裁判委员会主席略纳正是西班牙足协主席,所以当英格兰和美国的比赛“正好”是发牌如麻的巴西人保罗·西蒙时,英格兰媒体更加愤怒了。开幕式直播中,英格兰天空电视台还调侃,“为什么没有叫西蒙出来跳舞呢?国际足联没有把他锁在球场的地下室里了吧?”

录音事件到目前为止,英足总、国际足联、西班牙足协和英格兰2018年世界杯申办团队都没有对此事进行表态。《每日邮报》则表示,英足总5月15日晚曾试图得到高级法院的禁令,以此阻止报纸刊登这一文章。这样的努力最终被放弃了。作为一个新闻自由的国家,要得到那样的许可是接近不可能的。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国际足联这次特意将裁判的总部设置到了如此封闭的一个地方,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裁判们比以往更加受人关注。

[责任编辑:michaelj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