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第1演播厅 > 宏观世界杯 > 正文

实录:宏观世界杯04期 记者曝开幕式搞笑花絮

2010年06月13日10:23腾讯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北京时间6月13日9:40,两名中国记者做客腾讯(驻南非)第一演播厅《宏观世界杯》栏目,他们对话刘建宏,揭秘世界杯开幕式现场幕后的详细花絮。以下是本档节目的精彩访谈实录。

视频特辑:宏观世界杯04期 聊揭幕战观赛趣闻视频特辑:宏观世界杯04期 聊揭幕战观赛趣闻

主持人:各位腾讯网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宏观世界杯》。我们现在是在腾讯体育南非演播室的现场,今天我们的节目请来了两位嘉宾,一位是重庆晨报的金鑫。

金鑫:大家好。

刘建宏:一位是成都商报的李晶。

李晶:各位中国球迷大家好。

主持人:昨天南非世界杯正式节目了,我们四位都有幸到了开幕式和揭幕战的现场,今天我们大家聚在一起,跟各位网友一起分享一下我们昨天的一些见闻趣事和感受。

刘建宏:你们两位是在记者席,还是在观众席?

金鑫:我的情况比较特殊,是没有证的,是混进去的。

刘建宏:没有国际足联颁发的采访正,等同于一个普通球迷。

金鑫:而且还是没票的球迷。

刘建宏:是怎么混进去的?

金鑫:那个事情有点凑巧,本来另外一个同事在Soccer City外面写稿子,写开幕之外的,球场外的,球迷是怎样欢庆的,球场有武装直升机、战斗机飞过的安保场景,我们上午到的,下午大概5点40分大概就准备走了,想去上厕所,外面没有厕所,过了安检通道大概10米之外有两个流动公共厕所,在Soccer CityH入口,开始问一个黑人女保安我们说能不能麻烦让我们进去一下,那个女保安不让我们进去,确实态度也比较强硬,本来想放弃。另一个同事说我们再试一下,因为我们一开始去的最左边的安检通道,就换了一个年轻黑人小伙子,看上去比较好说话,我们就过去,说能不能借用一下厕所。小伙子人还不错,就说,OK。而且没怎么对我们进行检查,我们的背包一般都是三层、四层,就把最下面一层把电脑拿出来给他看了一下,其他的地方根本没检查,就进去了。

刘建宏:然后就进了球场,看的揭幕战?

金鑫:但是没看多久,最后十五分钟。

刘建宏:估计也是因为最后的时候,接下来要考虑的是如何把里面的人放出来,你能够最后时刻进去还有运气。

金鑫:我开始想的是可能像北京奥运会这种,有几道安检口,完全没想到。

刘建宏:也是有两道?

金鑫:没有,我从A口进去之后就一路畅通无阻,没有人来管我们,我们没向公厕方向走,也没有人说你你去哪儿,就直接走过去,就看见看台,我们想怎么看到草皮的颜色了,当时确实有定惊讶。

刘建宏:你是在哪儿看到的?

李晶:我是有官方身份,揭幕战我在新闻中心写稿。

刘建宏:是在Soccer City外面写稿?

李晶:揭幕战的的上半场依然在写稿,到中场休息的时候,终于忙完了工作,我是摄影记者,办的摄影证,拿着背心。

刘建宏:你发了背心,背心又是一个可以去现场的通行证。

李晶:穿着背心就去了,因为我是内场,拿着相机想去内场拍照片,问了很多安保人员,他们都不知道内场摄影机场的入口在什么地方。按照国际足联的规定,摄影记者不能上看台的,没办法就只有到媒体看台,只能去试一试。媒体看台应该在四层,二、三层是包厢,我到了三层的时候就到了包厢的入口,我看也没人拦我,我想到包厢去也没有一点问题。

刘建宏:里面有人接待你才行?

李晶:可不一定,我有过一次,在四天前,葡萄牙跟莫桑比克踢了一场热身赛,在约堡的流浪者球场,当时我也到球场去,国际足联有个规定,有世界杯采访证不行,还需要领一张临时的球票,才能去葡萄牙和莫桑比克的比赛,我也没领球票,就直接去了。去了之后,因为时间很赶,没时间去领球票,就到了流浪者球场,球场确实有媒体中心,没有球票进不去,媒体中心下面就是一个包厢,我和另外一个同行没办法就直接到包厢,包厢门是打开的就进去了,他们对待非常友好。他们问过我们是记者,也欢迎我们。

刘建宏:我觉得你们能够在世界杯期间畅通无阻,也跟这张脸有关系,我们这种特有的肤色,既不是黑人也不是白人,应该在他们看来是最安全的一种肤色。你是在什么地方看到的?

刘建宏:我昨天可能位置比两位还好点,是持票的,是一层的看台,离的特别近,特别清楚。我都没想到,第一次看世界杯的现场能有这么好的位置。进去之后旁边都是球迷,还遇到一些中国来的球迷,看到一面五星红旗,当时进去的时候太阳特别大,五星红旗迎着太阳就觉得特别感慨,跟旁边另外一个认识的女生说,中国足球为什么没有来。

刘建宏:每个人到了世界杯赛场上的时候,中国都会有这么点失落。

刘建宏:因为别人会问你,Are you from China?

刘建宏:but we are here。

刘建宏:下次就这么说。

李晶:我遇到一个西班牙的球迷,聊的时候他说知道中国1:0赢法国,很震惊,因为对中国的足球不了解,只知道中国的乒乓球、体操。

刘建宏:我昨天的感受还是挺深的,昨天早晨醒的时候被Vuvuzela的声音闹醒的,我们住的是约翰内斯堡的CBD,相当于一个办公区,白天的时候很热闹,但晚上的时候区域里面几乎没有人,像是一个空城,大家都走了。所以早晨起来一般也会非常安静,来了一周早上通常起来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但昨天确实是被吵醒了,我跟同事说,怎么有点像中国人过年,就是老早起来放鞭炮。很快就到了IBC就开始做准备活动,发现球迷就已经开始络绎不绝了,昨天看新闻的时候,南非电视台的主持人也是邀请大家,政府、组委会说了,请大家上午最好早点到,不要太晚了,怕交通会存在问题,还真是很多人很早就去了。也存在着问题,安检确实不严格,不光是你们进球场,我们这几天过IBC安检都是这样,因为东西多,又是电脑,又是相机,兜里面揣着好几个手机,一开始的时候我特别规矩,每个东西都拿出来,包括钥匙都摆在上面,看完以后就说你走吧。后来我发现很多人根本就不掏,我觉得算了下次就别掏钥匙了,问题也不大,手机、钱包就什么都不掏了,就把包让他过一下就完了,IBC也是这样的。你说南非危险吗?国内可能被中国记者被抢的消息搞的很危险,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危险,只要不去危险区。

刘建宏:那天去荷兰队克鲁伊夫的一个活动,就是在他们的市中心,那是只有一个黑人的地方,但是我们在那里也是有了非常好的运气,到了那里荷兰队的新闻官说有证也不行,你们没有提前登记,这个活动是需要预约的。我们就说那等着吧,旁边的一些德国、印度的记者就跟我们抱怨,我们看到是穿着荷兰警察标的人来了,他们非常友好地邀请我们说你们进去吗?我说,是。他们就打开让我们进去了,进去之后荷兰队的队员也来了,里面也没有任何措施,先进去的媒体安保让他们在一个指定区域,我们后进去的就随便走,就混到了所有的荷兰队员中间。

刘建宏:主要还是管理水平的问题,你要是2006年在德国世界杯,大家都有一种感受,是非常严格,拿什么票在什么区域活动,你的证件是什么样子的,都会给立一个明晰规定,他的志愿者非常专业,接受过很好的训练。我们北京奥运会更不用说了,这儿的志愿者像大家说的,你问这个他往东指,那问那个他往西指。有的时候不敢相信他们说的是对还是不对了。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