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B组 > 正文

梅西,一只行将不朽的跳蚤

2010年06月12日21:54腾讯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梅西这种行将不朽的人书写,是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你写他好,不是你的功劳,你只是给金子脸上贴金,附会而已。你要是写他不好,无论你有理没理,你的文章会被“绑架”到一个叫做“贴吧”的地方,那些气势汹汹的他的拥趸一定押解你下拔舌地狱。所以写作是个凶险的事业,作家需要被一个安全感十足的协会保护起来。

而我决定唱好梅西,是因为我喜欢的C罗卡卡生在梅西的时代,几近成为炮灰。

我记得梅西第一次出现在西甲是2004年的深秋,在一场球赛的垃圾时间--最后8分钟,这是领先者巴萨的惯用伎俩,拖延时间,耗死对手。上场的梅西并不理会这些,面颊上带着处子特有的一抹暗红色,毕竟只有17岁,显然没有合适的姑娘可以代替西甲的球场让他挥霍自己最初的荷尔蒙。让人震惊的是,这个少年在高速运球中多次突然改变方向,极其轻松地戏耍了对手的整个后防,尽管他还来不及进一个像样的球。

许多年后,仍然有人如我般骄傲地说:当时我见证了这个开端!

不过多久,还在都灵的那个世界上最挑剔的教头卡佩罗因梅西发问:“这个魔鬼是哪儿来的?”又过了四年,瓜迪奥拉无比骄傲地隔空答复:“他来自魔幻世界,因为他带球跑比无球跑更快!”

也就在这一问一答的四年中,梅西独孤求败地站在了世界足坛的巅峰。盗用泰戈尔在《飞鸟集》的那句诗:“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已飞过。”可惜梅西没有遇到泰戈尔这样的文坛巨匠,没有享受到“飞鸟”这样的好绰号,却遇到了罗萨里奥街区的阿帕里西奥大爷,只是获得了“小跳蚤”这样的“拙”号,想改也改不掉。

也并非没有痕迹,只是来不及梳理痕迹,就让人望尘莫及了。比如带球时的千里走单骑、疾速内切,再如射门时的小角度、力拔山兮气盖世的世界波、四两拨千斤的吊射,当然还有“上帝之手”的诡吊。说梅西是马拉多纳的真正的接班人,倒不是说他们真的如出一辙,而是梅西横空出世的时候,马拉多纳的家人正在为其料理后事,说灵魂附体不如说是灵童转世来得妥帖。

可历史总是对接班人刻薄以待,你看之前的倔强的“小毛驴”奥尔特加,没有来得及成功便已在河床聊度晚年,“小丑”艾马尔与世无争的性格决定了他与王者具有先天的距离,“古典大师”里克尔梅什么都好,只是速度停留在中世纪,脾气却如球王一般火爆……。梅西并不完全超越他们,不过是比他们更幸运些,更入得球王的法眼。只是我出于对球王女儿负责的角度,并不欣赏老马当着自己女婿阿圭罗的面,对梅西不吝赞美之辞。

而梅西最不同于迭戈的莫过于他们选择女友的类型,一种过于幼齿,一种历经世事,无比妖娆。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