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正文

朱广沪:嗡嗡赛拉让人很难受 出线不好预测

2010年06月12日17:45腾讯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腾讯世界杯网络直播《广沪开讲》第一期,前国足教练朱广沪和前全兴教练余东风一起就开赛两场比赛进行了点评,并且对中国足球的发展现状交换了意见。

主持人:估计就是加油了,实际上我给你说一个东西,先说一个数字,人类能够承受的这个噪音的极限是140分贝,火箭升空制造的噪音是180分贝,也就是人类受不了的程度,大家知不知道嗡嗡赛拉的分贝是多少呢?127,也就是它接近人类能够承受的噪音的极限了。昨天我看这个比赛我在想什么东西呢,我在想韦迪,为什么想到韦迪呢?大家知道现在中国足球的掌门人韦迪去看这个比赛了,我想到他,韦迪同志不容易,因为韦迪大家都知道以前是玩举重的,后来是管水上的,大家知道水上也是很安静的,即便奥运会的比赛远远的有观众也不会吵,突然来到足球场了,说的不好听一点,韦迪应该是一个门外汉,你让一个门外汉到现场了,看门道估计看不出来,看门道看不来,就看热闹,旁边又多了一个噪音,韦迪到底是忍还是不忍呢,我个人很有兴趣,如果韦迪回来一定要问问他,这个声音你是怎么忍受的,如果忍受不了,你是怎么把这种屏蔽掉的。我看了现场很多球迷,是戴了一个塞子,也就是我们看到飞机降落的时候地面人员戴的一个塞子,我看一个女球迷也戴了一个跟机场工作人员一模一样的。我想这个嗡嗡赛拉传出的声音,可能中庸一点来说,一方面可能是对士气的一种鼓舞,是南非的一种特有的文化,回过头来我们也知道这个文化咱们消受不起,消受不起干脆就戴着耳塞。所以我建议球迷,现在如果消受不起也就戴一个耳塞,如果是在家里呢,我建议把空调开足一点。另外,任何一个队一亮相,按照咱们中国人的思维或者按照球迷的正常思维,马上要问,你觉得哪个队能出线呢?你可能觉得这个问题俗,但是因为大家都关注,我们就把这个俗的问题先抛给我们朱导。你看了四支队伍,两场比赛之后,你觉得哪支队伍更有机会?

朱广沪:其实第一场比赛不能完全代表这四支队伍的情况和实力,我觉得第二轮以后可能更明显一点,从积分、从各方面、队伍的表现等等。当然单看了一场比赛以后,如果要我个人发表意见的话,我感觉这四个队都有希望,这不是中庸。

主持人:我觉得朱导说了一句--你可以说,我说的玩笑一点--一句正确的‘对’话”。为什么?因为这四支队伍,只可能在这四支队伍里面出现。所以做教练就会选择一种比较传统的描述方法,朱导你觉得是不是很传统?

朱广沪:是根据这两场比赛的结果和场上的表现,队伍的情况,包括法国队和其他队的情况,每个队的情况不一样,但是我感觉通过第一场比赛以后,确实这四个队伍的水平相对来说是接近。

主持人:余导你的观点呢?

余东风:再来说这四个队,哪两个队出线,确实作为任何一个人都很难评价。贝利也经常评价,被说成是乌鸦嘴,作为教练也不敢说。我觉得法国队经验比较老道一点,而且毕竟来讲,它一直在世界的先进行列里面。第二个我觉得有点可能还是南非,我还是比较看好南非,为什么呢?虽然这个队很差,但是它是东道主,而且它是非洲队,非洲队的特点就是人来疯,观众一多或者说一起哄就开始发挥了,但是它主要是要注重在防守,我想它进攻的能力很好,这是我的观点,并不代表大家的观点。

主持人:毛雪的观点呢?

毛雪:我的观点跟余导有点接近,我觉得是南非和法国队。因为法国队毕竟是上一届的亚军,我觉得是相当有实力的,然后南非作为东道主来说,我觉得应该是问题不会太大,就像是刚才你说的那种加油方式,可能其他队不能适应,但是南非队肯定能够适应。

主持人:那现在就说大家的观点都亮出来了,我们才四个人,观点都不一样。朱导是任何一支队伍都有可能性,余导选的是法国和南非,毛雪是顶了余导一次。我的观点来讲,我先说我不知道毛雪注意到了没有,你说法国队是上届的亚军,所以认为它有机会出现,但是你知不知道世界杯有一个魔咒?

毛雪:魔咒?

主持人:就是说它可能是有那个实力,北方来说很称,就是到那个时候不行,我给你说这个魔咒是什么?比如说法国队在1990年的时候当了亚军,但是到了韩国的时候出不了线,你知道跟谁吗,也是乌拉圭,会不会出现这样一个魔咒,你上届成绩很好,下届就没戏了,那么乌拉圭呢?昨天那场比赛来看,他们就说了,这是一个不能让我满意的结果,虽然这不是一个最糟糕的结果,因为它毕竟有十来分钟的时间,十分钟时间是多一个人打对手的,而且场面即便是十一对十一也是占优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看好法国队是很正常的。那魔咒会不会出现,这个只能问球迷了,这要是问教练,教练说那是迷信,不信,我就问球迷,就问毛雪。

毛雪:我觉得这个魔咒,如果我能把它说清楚的话,我应该可以破解了,我觉得应该还是看实力,看接下来的比赛,期待接下来的比赛,就知道魔咒到底能不能实现。

主持人:其实我刚才在给毛雪下一个套,从我个人角度来讲,我看好法国队能够出线,因为刚才余导、朱导都提到了,这是一个强队,而世界杯比的是经验、比的是火候,中国的俗话姜是老的辣。昨天我看法国和乌拉圭的比赛,印象很深刻,洛代伊罗下半场去二十分钟不到就下来了,为什么呢?我觉得他是非常急于表现自己,他上场两分钟拿到了第一张黄牌,十五分钟左右他又拿到了,距离第一张黄牌仅仅十五分钟左右又拿到了第二张黄牌,我看了当时那个镜头,第二张黄牌甚至直接可以给红牌,他之所以这么急躁是因为他年轻,因为他是出生于1989年的,到现在刚刚21岁,对一个年轻的球员来说确实要面临更大的挑战。回过头来我就在想,老将,那么老将比如说亨利,亨利最后时刻上场不到二十分钟时间,他踢下来了,当时网友说为什么不早把亨利放上去,只给了二十分钟怎么行呢?但是回过头来,正是因为亨利是一个老江湖,甚至大家都知道法国队是怎么出线的,是亨利的手球,让法国队出线的,他隐藏的比较深,所以才让法国队出线了,昨天法国队形成了一种围攻的态势。另外一个东西,我看好乌拉圭队,为什么看好乌拉圭队呢?你想法国队那么强了,我的理由很俗,法国队那么强了,乌拉圭又少一个人,结果呢他还是能够不丢球,而且中间还有一些反击,还有一些机会。我也跟着朱导一起中庸一下,足球是圆的,你现在四队各积一分,你说哪一个队出局?哪一个队晋级,其实都是那首歌唱的--《跟着感觉走》,没有人可以真正的说出来,我不知道余导和朱导听到我这样说一通之后,有没有改变主意,觉得足球不是圆的、是方的?

朱广沪:足球确实有运气,如果南非昨天那个球稍微偏一点,可能也进了,如果二比一的话,那结果是完全两样。

主持人:对,因为从实际上当时的电视画面来看,墨西哥的守门员已经放弃防守了,他的重心已经撤过来了,那个球只要打进门框就必进无疑了。说到足球是圆的,我突然又想起了另外一个东西,这个我要问余导,余导知道今年四川的高考吗?

余东风:不是很关心。

主持人:你知道今年四川高考语文卷出了一个什么作文题吗?

余东风:不知道。

主持人:四川的作文题说的是“点、线、面、立体”,很多人说到这个点、线、面,想到了立体,立体是什么样的,余导你能第一时间给我描述一下什么东西是一个立体吗?

余东风:是不是抽象的?

主持人:什么样的东西,在你的概念里是立体的?

余:如果说我看见你的时候,觉得非常有气质,我就觉得立体感觉很强。

主持人:就是说我没有气质的时候,就不是立体的了,我就是平面了。其实我在跟余导下一个套,下一个什么套呢?因为人一说到立体,一说到,包括我们说的预测,本能的照着一个方向过去了,比如说立体,大家想到,比如这个桌面的小闹钟来看它是立体的,是方的对不对,有棱有角的。大家都忘了一个很简单的东西,我们在谈什么?我们在谈足球,足球是圆的,也是一个立体的,正因为是立体的,才充满了多变性,所以足球应该说是很玄妙的一个东西,我最近看了一篇文章就说,足球是最简单的运动,我不知道朱导同不同意这个观点,你们觉得足球是不是最简单的运动?

朱广沪:可以这样说。

主持人:余导的表情不太同意?

余东风:没有,不是这么回事。

主持人:不是这么回事?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