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世界杯张吉龙专栏 > 正文

南非开幕式展示非洲元素 曼德拉缺席留下遗憾

2010年06月12日05:18新文化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这里是神奇的非洲,这里是“彩虹之国”南非。这里是南非时间6月11日14时10分,世界杯创立80年后首次来到非洲,“欢迎来到世界之家”。

北京时间6月11日20时10分,第19届世界杯开幕式在南非约翰内斯堡足球城体育场举行,极具非洲大陆风情的开幕式简约、欢快、丰富多彩、活力十足。

40分钟的开幕式开启了一个月的足球狂欢,包括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南非总统祖马在内的50多个国家的政要出席了盛大的PARTY。留给全世界的遗憾是,南非前总统曼德拉因重外孙女不幸遭遇车祸身亡而缺席。但,他送来了祝福。

来自世界各地超过1500名艺术家和演艺人参加演出,215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直播。

亮点

飞机表演呼应历史

南非时间14时,南非空军五架“银隼”战斗机和“鹰狮”战斗机从足球城体育场上空飞过,代表胜利的V字形引起现场一阵欢呼。

当年,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结束了27年的监禁生涯之后第一次面对公众就是坐着直升机降临足球城体育场接受全场将近十万人的欢呼!

今天,世界杯也来到了这里,同样接受将近十万人的欢呼!这两件事情都发生在这里,这两件事情都代表了同一种情绪:激动和快乐!

非洲元素完美呈现

开幕式进入第三章《呼唤》,非洲著名诗人姆吉瓦发出非洲的召唤,270名非洲女舞蹈演员身披彩衣载歌载舞,组成九条人流彩带指向球场中央舞台,代表除足球城以外的9座世界杯球场。

开幕式第四章《非洲血脉》,南非女歌手马兹瓦伊与硕大的“屎壳郎”(学名蜣螂)一同歌唱,随后巨大的世界杯官方用球“普天同庆”滚入场内,又被“屎壳郎”推出表演场地。南非节奏布鲁斯歌手莫洛伊演绎歌曲《希望》。

第五章《团结的非洲》,南非歌手HHP和乐团TKZee先后登场,来自阿尔及利亚的哈利德、加纳的奥西比萨和尼日利亚歌手库蒂随即登场,演唱了一首非常具有非洲节奏感的作品。在演出过程中,图坛罐、猴面包树等道具相继成为演员们表演围绕的重点。

格莱美巨星唱主题曲

第六章《团结的世界》,格莱美奖获得者、美国节奏布鲁斯歌手凯利演唱自己创作的世界杯主题曲《胜利之兆》,南非索维托灵歌乐团担任伴唱。

接着,370位表演者按字母顺序拼出并呐喊32强的国名,其中东道主南非是最后一个。

揭秘

《希望》唱响最感人瞬间

开幕式上《希望》的演唱者莫洛伊是恩切贝的替代者,后者被誉为南非的“黑帕瓦罗蒂”,北京时间5月25日,他因脑膜炎不幸离世,年仅34岁。恩切贝是非洲大陆最为出色的男高音歌唱家之一。《希望》是由恩切贝创作,并由曼德拉填词的一首歌曲,而这首《希望》也象征着曼德拉和其传奇的一生:人类精神上的宽容能够消除所有逆境。

开幕式上这首歌的尾声阶段,球场上空响彻恩切贝的原声,“点燃”了开幕式最为感人的瞬间。

“屎壳郎”滚足球的含义

硕大的“屎壳郎”踱进球场,一定会让中国观众惊讶,以致电视解说管它叫甲壳虫。

开幕式上为什么会出现“屎壳郎”呢?在非洲文化中,“屎壳郎”被认为滋养肥沃了土地,因此受到尊重和喜爱。显然,南非世界杯开幕式的组织者并没有把“屎壳郎”当成无法登大雅之堂的动物,相反,认为它具有非洲特色。“屎壳郎”与“普天同庆”一起滚动,是一种对大自然拥抱和感怀的境界。综合搜狐体育等

本报记者在开幕式现场发稿 K6

开幕式球迷眼镜体现世界杯元素

飞机在球场上空表演

脑袋快爆炸了,

记者席在摇晃

我在现场。

约翰内斯堡足球城体育场,这个外形酷似救生圈的巨大建筑物,昨天成为地球的中心,引爆全世界!

很幸运,很激动,很……我就在现场。

南非当地时间6月11日9时,我已经出发开赴足球城体育场。沿途,时不时有背包客戴着笨重的头盔,骑着大排量公路摩托在车流的夹缝中呼啸而过;更有光头穿皮夹克的朋克青年骑着哈雷绝尘而去。他们与我一样,都是心急的赶路人。

天上蓝白相间的直升飞机,半分钟一趟;每隔几分钟,还有小型飞机从城市上空穿过,偶尔还有迷彩涂装的武装直升机。

车流经常停滞,车上的球迷只好自己找乐子——把脑袋伸出窗外做鬼脸;拿着“呜呜兹啦”吹个不停,不知疲倦。

同行几个记者对“呜呜兹啦”的声音感到眩晕,因为从前一天晚上开始,这种声音就成了他们梦中的“恶魔”,何况,它还有“同党”——大排量摩托声、跑车声、警笛声、直升机声。

10时,通往足球城的主干道已经水泄不通。车队绵延数公里,记者在大巴上干着急。开幕式球票必须提前90分钟领取,能否及时赶到球场,看来真是个难题。据说南非政府下令放假半天,约堡民众都提前下班回家看开幕式,刚好和去球场看球的球迷拥堵到一起。

11时,拥堵状况丝毫没有缓解,大巴车内的气氛干燥易燃。更让人心焦的是,经常有车祸发生,警笛声此起彼伏。

快到12时,大巴车终于通过了交通管制区,之后一路畅通,当抵达足球城时,已经12时30分,1个小时的路程走了3个半小时,也许,这就是开幕式效应。

球场外围有很多警察,身穿绿色服装的志愿者数量更多。距离球场不远的一块空地上,还有数百名装备精良的南非士兵驻扎,他们将是球场外围的保护神。

距离开幕还有1个半小时,主新闻中心聚集了大批世界各地的记者。顺利领到门票后,饿坏了的记者在新闻中心吃了一顿自助餐——黄米饭、蔬菜沙拉,还有一种面食,一瓶可乐,共花费90兰特,贵,而且味道不怎么样。

新闻中心距足球场只有一条通道,只需一次安检即可。南非世界杯的安检仍然很随意,矿泉水瓶、打火机都能带入。

外场的球迷很狂热,南非球迷头顶矿工帽,嘴里吹着vuvuzela(呜呜兹啦)。墨西哥球迷则戴着大草帽,看到镜头便做鬼脸。虽然两支国家队即将上演揭幕战,但双方球迷却显得非常友好,经常搂在一起秀一下。

经过安检后,我终于走进足球城体育场。这是非洲第一次举办世界杯,球场内巨大的“嗡嗡”声让四年一度的人类狂欢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开始了。

炫目、极致,抓狂,是我对南非世界杯第一个直观印象。能容纳近10万球迷的足球城气氛令人疯狂而眩晕,开幕式的文艺表演将非洲人随性体现到极致。

为什么抓狂?记者席的设施一应俱全,除了电源、网线,甚至还有一盏小台灯,但球场上一直不停的巨大“嗡嗡”声,让我的脑袋都快爆炸了。

除两万名墨西哥球迷外,近8万名南非球迷人手一个vuvuzela,我已经无法思考,球场第五层的记者席上甚至出现了摇晃的感觉,那是我的幻觉吗?

世界杯就这样开始了,这不是幻觉,未来30天,我和南非同在,我和世界杯同在。

[责任编辑:yonho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