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第1演播厅 > 宏观世界杯 > 正文

实录:聂卫平做客宏观世界杯 揭秘棋球相通处

2010年06月11日10:22腾讯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腾讯体育 2010年6月11日消息 棋圣聂卫平老师做客腾讯第1演播厅《宏观世界杯》节目,与嘉宾主持人刘建宏一起畅谈围棋与足球这两大艺术的共通之处。以下是全场访谈的精彩实录。

实录:聂卫平做客宏观世界杯 揭秘棋球相通处

聂卫平

刘建宏:去年在联合会杯上输球反而有助于他打好今年的世界杯,可能让他会多一种警惕。别出冷门,已经在南非摔过一次跟头了,再摔第二次跟头有点说不过去。

聂卫平:那个时候的西班牙队给人看的是风头太盛了,几乎没有什么队能跟他抗衡似的。

刘建宏:您现在谈了两个队,基本上在您的眼里边势均力敌,就跟您说棋一样。

聂卫平:我更希望巴西队得冠军。

刘建宏:比如说我们把巴西看成黑棋,西班牙变成白棋,您更喜欢下黑的还是下白的?

聂卫平:巴西从我内心坦白来说,自有世界杯以来,整个巴西队的水平跟西班牙队的总体水平,巴西要高一筹,我希望巴西还是延续着,而且巴西的足球除了有个别人做过一些伤害过巴西足球的事,比如说里瓦尔多,有一年人家他在罚角球的时候被土耳其的球员闷了一下,他表演了一下,但是这个表演给巴西作为世界上最好的球技的人抹黑了,但是整个巴西的足球我觉得还是挺干净的。从贝利那一辈前辈开始,这一点比阿根廷好很多,阿根廷的球技很好,但是阿根廷的球品差得很。

主持人:您是怎么这么认为的?

聂卫平:比如说马拉多纳,竟然有用手往里进球的情况,这是不可饶恕的事情。

围棋心理战

刘建宏:您说到球品了,其实也有棋品,盘外招很多,下围棋的时候拿把扇子,对方正在认真思考的时候他突然把这个扇子打开或者是做点其他的什么什么事情,在您的经历中遇到很多吧。

聂卫平:遇到很多,但是对我一点儿作用都没有,作为一个运动员,围棋进入思考的时候你旁边谁来都不知道。他进入了这种状态之后,这种状态对围棋来讲是最佳状态,什么声响没有用。什么都没有用了,现在。你不能把他从棋盘慢慢调出来,这是没有关系的。

刘建宏:虽然我不下棋,但是我经常看一些棋的评论,知道有一些棋手下棋的毛病,比如说有人会脱了鞋。

聂卫平:那是他的水平比较低,1973年日本有一个坂田的,他就穿着拖鞋在场地来会跑,很不雅观,那个时候我们中国人比他的水平差,1973年我也参加了那个比赛了,很受侮辱,73年我只有21岁,他那个时候50几岁,特别的狂妄,盛气凌人。我们都下不过他,真下不过他,就看着他。

刘建宏:还有摔子的,把子拍得非常响。如果你水平低的时候,会不会受到这种影响?可能水平低反而受影响。

聂卫平:像他们这种对我来说只能激励我快速提高水平,把他灭掉。我是不太受人家的刺激影响自己的水平发挥。

实录:聂卫平做客宏观世界杯 揭秘棋球相通处

主持人

刘建宏:还有一个我真的想暂时脱离了足球,求证一些围棋的问题。因为当年您代表着中国咱们在中日围棋擂台赛上就孤军奋战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是买报纸,听广播,千方百计的想在第一时间得到这个消息。我特别想知道当一个国家的压力压在你一个人身上的时候,你要不不赢这五盘棋比赛就结束了,那个时候你怎么处理你的心理压力?

聂卫平:当时我就觉得赢一个够本,赢俩赚一个,我输了之后全输了,我的目标就是,我历来就给我们当时参加中日围棋擂台赛的要求提的要求就是,你们每个人只要赢一盘就完成任务了,我给人家提的任务,我不能自个儿完不成,所以我觉得我们必须要赢一盘。

刘建宏:赢了一盘之后会不会第二盘就背包袱了呢?

聂卫平:剩下的就超额完成任务了。

刘建宏:那到最后主帅决战了。你心里一点儿波澜没有吗?

聂卫平:也有,也想到我不能输,一输了之后整个中国就输了,还有人说你是不是比赛的时候想着身后有祖国人民,当时很多记者采访我,我说我要是真想那么多我的棋就没法儿下了。

刘建宏:现在的记者肯定不能再问这个问题了。

聂卫平:当时真的这么问,假如说什么都想不起来,我的棋就有可能赢,如果是想着身后有十几亿中国人民,我要为国争光,那我的棋就一点儿希望没有。那会儿我还举例说,有人说郎平,“铁榔头”一跳起来一扣球一响,我这个球必须得打死,因为我身后有多少人给我撑着,那我这个球肯定打不死。不能那么想,都是一瞬间就完成了,没有想的事。我有一个好的地方,我比别人心理状态好,很多人比赛之前头一天晚上睡不着觉,我睡得特别好,而且特得特别多,也可能没心没肺的这种。

刘建宏:您就是属于天生的心理素质好。

聂卫平:开始也不行,我1973年第一次看坂田脱鞋的那一次,第一天晚上就没有睡着。第一次上场比赛就是紧张。

刘建宏:那后来怎么克服的这种紧张感呢?

聂卫平:后来时间长了,参加比赛多了,另外人我感觉到后来我肩负着中国的重任,大将,严格说,过去像陈老总,我估计你是知道的,你可能不知道。陈毅元帅对我们中国的围棋非常关心的,是我们的中国围棋的奠基人。他对我一直很关心,也给我帮忙照顾,也说中国围棋要赶超日本,给我下达的任务。

刘建宏:十几岁的时候就恨不得把这个任务交给您了。

聂卫平:我后来觉得有这样一种义务要完成,再加上当时我因为也有幸跟邓小平、胡耀邦、万里接触打球,近朱者赤,伟人平时的举动,平凡的生活中也透露出非常不平凡的东西,对我影响很大。我自己感觉在很多种因素情况下也塑造了我有一种对小事不怎么在意。

刘建宏:我都很想说,您受到了这些人的影响,您能不能哪怕稍适思索,您回顾一下,看看有什么小的细节给了您这样的启发?刚才您已经告诉我们胡耀邦在5.19之前居然有那样的一种远见,在小节,包括打牌或者是怎么样,这个过程当中,他们可能都是打过淮海战役的人了。

聂卫平:那当然了。

刘建宏:您在哪些细节上真的受到了这样的影响?

聂卫平:我可以举一个例子,我在第二届擂台赛的时候,当时就剩下我一个人,日本有五个人,我本来就抱着赢一盘去,拼一个就够本了。在这个比赛之前也不知道有多少篇,反正比赛还有相当的日子才开始,有一次在吃饭的时候让我跟邓老爷子和胡耀邦汇报擂台赛的情况,我说我现在还剩一个,日本还有五个,这五个都很厉害,这个不能撒谎,得说。说了之后,邓老爷子就讲了两个字“哀兵”,但是“必胜”没说,当时胡耀邦还接了一句话说,“哀兵是哀兵,就是太少了”。这个事对我的影响很大,因为哀兵是和必胜连着的,他虽然没有说必胜,他就怕我必胜不了,他就讲了“哀兵”,对我还是很关心,很信任的。当然我估计他也希望我必胜,胡耀邦说明他真正的担心哀兵必胜才知道,但是只有一个太少了。他们这个都给我很大的信心,而且当时邓小平的儿子邓朴方就说你再赢一盘我就请你吃饭,当时邓朴方只有只有几百块一个月,很低的工资,请我吃一顿饭是800。

主持人:相当贵了。

聂卫平:交不出来了,他没有那么多钱,他连存款拿出来也不行。一时间不好办了,我一看他不行了,拿不出钱来了,在人民大会堂上说,我说这个我们体委请客,这是邓朴方自己请客,你得降价,降价到他能付出来了,他就交了钱,我倒是可以替他把800块钱交了,但是我干这个事不是太难看了吗。他是肯定要买单的,但是800块他当时认为是天价,他叫不了。这些都是给我影响,放松了以后,我的心态很自然,有了好的心态就容易发挥水平。每天都着急得不得了。

刘建宏:所以我们的球员也需要有接触真正的大人物,我指的是心理素质足够强大,他能够对他的球员产生足够的正面的影响。

聂卫平:我就认为我受了他们这方面的好的影响。你看人家都是肩负着天下事,平时都很洒脱,根本看不出他是干这种天下事的人。所以我也感觉到我也很放松,我这个事也很小吧。(笑)

刘建宏:不小。

主持人:我们现在把话题再扯回我们足球,您这会还准备什么酒了吗?

聂卫平:没有,这回没有准备,以前我准备酒就是失误。

刘建宏:也不能叫失误,中国队赢了那会儿您是高兴的。

聂卫平:但是中国队赢了有很大的水分。

刘建宏:如果下次韩日也参与进来了,中国队也出线了,您还拿不拿?

聂卫平:没拿。特别好的酒是无法用钱来衡量的,那个酒太好了。关键是它的价值,它不是金钱的价值。你说现在咱们去买一瓶酒,花成千上万块,它是有价的,那瓶酒是没价的。

主持人:我们今天时间过得太快了,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聊了很久了,实在是时间太少了,下次我们还是希望您能有时间来我们这儿作客。

刘建宏:我的希望是您能在6月份好好的享受一下世界杯,看看您支持的两个队到底成绩怎么样。

聂卫平:我只支持这两个队。

主持人:我们就在世界杯上看这两个队表现了,我们今天非常感谢两位来我们腾讯作客,让我们下期《宏观世界杯》再见!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