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腾讯世界杯 > 正文

开幕式唱南非国歌难倒众人 五语言堪比绕口令

2010年06月10日08:03成都商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去年联合会杯的比赛时就有人发现,每场南非队的比赛前,南非球迷和球员们都会神情严肃地高唱国歌。但是当唱到一半时,大多数人已经没了声音,有人还在轻声吟唱有人干脆已经闭上了嘴巴。这不是因为南非人不爱国,而是因为国歌确实难唱。南非国歌歌词涉及有该国11种官方语言中的5种,唱起来比说绕口令还复杂。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南非文化部门最近在给国家队队员和民众狂补国歌歌词课,以便在南非世界杯赛的揭幕战上,让所有南非人都能完整地高唱国歌。

  南非国歌见证国家独特历史

  南非的国歌估计是当今世界上最复杂的国歌了。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南非白人就使用《南非的呼唤》作为南非国歌,1957年这首歌通过立法成为了南非正式国歌。但是,在南非黑人中还一直流传着另外一首未被正式承认的国歌———《上帝保佑非洲》。这首歌1897年由南非曼卡伊音乐学院学生埃诺奇颂汤加创作后就在黑人当中流行开来,并被用作后来第一个领导南非的黑人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非国大)的党歌。往后的几十年,《上帝保佑非洲》被黑人族群视为南非的国歌,也是反苛例,反殖民,争取政治权利的精神隽语。

  在1994年南非结束种族隔离制度后,民间就不断有呼声要改国歌。曼德拉当选总统后,为进一步体现种族平等和促进族群之间的融合,于1995年5月17日决定将《南非的呼唤》和《上帝保佑非洲》两首歌曲合并形成南非新国歌。南非国歌也因此成了世界上惟一的新形式国歌,它从一种旋律开始并且在另一种旋律中结束。同时,为了避免一首国歌出现多种版本(南非共有11种官方语言),各民族或种族各自只唱自己的版本。1997年正式被使用的南非新国歌只有一个版本,而里面却使用了五种语言:科萨语、祖鲁语、塞索托语、阿弗利堪语、英语。

  目标:揭幕战人人能唱国歌

  因此每当南非国家队队员在场上唱国歌时,他们必须以科萨语的《上帝保佑非洲》开头,祖鲁语演绎第一节后两行,接下来是塞索托语,然后是阿弗利堪语的《南非的呼唤》中的几行,最后是英语的《南非的呼唤》中的几行。这对于在单一语言背景下成长的球员来说实在太过困难,“能一口气唱完国歌的,要么是语言天才要么是饶舌歌手。”一位南非队队员私底下对媒体表示。所以队员们只能挑选自己会说的语言唱,其他时候只能随着音乐哼哼,于是就出现了本文开头那一幕。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南非文化部近半年一直在为普及国歌努力。南非文化部工作人员马巴索表示:“通过调查,我们发现大家不能完整地唱完国歌是因为他们对另一种或几种不熟悉的语言不理解。”目前南非文化部已对歌词进行了翻译、阐述,并将一些歌词的发音进行简化,标注读音。他们还出版了专门的小册子免费发给民众。另外也有国歌的CD、MP3和手机铃声版本挂在文化部官网上供国民免费下载。马巴索表示,他们的目标是6月11日世界杯揭幕战南非队对阵墨西哥队时,现场观众和南非队队员能唱出每一句歌词。

  新闻链接

  德国队多名球员不唱国歌

  在德国队不久前与波黑队的一场世界杯热身赛中,多名国脚拒唱德国国歌。德国足球皇帝贝肯鲍尔对此大为不满,这事也在德国引发一场全民大讨论。在本届德国队23人中,有多达11人至少拥有一半外国血统,波多尔斯基克洛泽特罗肖夫斯基是波兰后裔,厄齐尔和塔什彻的祖辈来自土耳其,赫迪拉来自突尼斯,博阿滕的父亲是加纳人,戈麦斯西班牙人血统,至于前锋卡考,他纯粹就是个巴西人。

  意大利队员唱错国歌引争议

  在对阵瑞士的热身赛中,卡纳瓦罗吉拉迪诺等意大利国脚唱国歌时突然哄笑成一片,只有旁边的马尔基西奥若无其事。意媒体断定马尔基西奥把歌词改成了“罗马小偷”,这个词在意大利多指罗马当地的贪污现象。罗马政客们对此极为不满。马尔基西奥表示一切都是误会:“我是搞错了音乐的节奏。”本报记者 胡敏娟

(成都商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