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腾讯世界杯 > 评论 > 专家观点 > 正文

老骨煲靓汤,世界杯驰援体育部

2010年06月10日17:56腾讯体育郑晓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懵懂的青葱岁月,我曾经无比热衷于阅读各类体育报纸,梦想着有朝一日可以打入体育传媒圈,制作几枚新鲜热辣、震撼惊悚的体育标题。大学毕业后,得贵人相助,我混进了这个圈子,有机会把兴趣当工作来做——这是多少人的梦想呵,看比赛都可以冠冕堂皇地成为正事儿,然后从中赚取养活自个儿的血汗钱,还能给自己添置几件品牌T恤,对此我很知足。我知道很多80后年轻人都未能从事跟自己兴趣相关的职业,很多人被父母扭曲着做了公务员而郁郁不得志。最惨的,当然还是富士康那些从高空飘落的年轻人。

为了把兴趣和理想“做强”,我在2006年世界杯结束后北漂京城,用鲁迅先生的话说就是“试图了解一些新鲜的讲义”。2009年3月,我回到了金陵原点,回到了始发车站。

司职体育编辑五年后,我从去年开始干起了某周刊新闻记者,自此与体育媒体工作“不粘锅”。有时候上上门户网站,还会下意识点击进入体育频道,提拎着鼠标溜溜体育新闻。体育又还原成了我的一大兴趣爱好,与工作无关。这样也好,从事体育编辑行当时,经常把看球当备课,生怕错漏了点什么“新闻眼口”,生生把自己搞出忧郁症来了。我原本想,本届世界杯,即便因为生物钟正常而缺失几场球赛,但最起码“新闻敏感”解除了,球赛即乐子,权当“享受足球”吧。

但如意算盘终究落空。报社领导依然记得我留有案底,又被抓差借调体育部半个月——等16强出炉后再还回去。我当时正在广州出差,一下飞机就得知了组织“驰援体育部”的紧急任命。尽管此前有过这方面估计,但我终究感叹人生敌不过宿命的安排。

其实,老实说,我已过了对世界杯无限沉迷的年龄段了,我已经是世界杯大龄男青年了。看到过腾讯一项民意调查:你是从哪一年开始看世界杯的。结果显示:许多小屁孩选择了1998。而我必须严肃指出:我是在1994年完成世界杯启蒙的。观摩的第一场球赛正是巴西对决荷兰——3比2。当年投奔《体坛周报》创下70万转会身价的魏寒枫老师前几天对我说,过去对足球很痴迷,连文字直播都不肯放过,如今只会跳着看。我回应说,我如上所述。

这几年,北漂京城之后,我也许已经被生活钝化了理想,足球激情也遭到稀释。一个具体实例是:我工作前两年每期必买《体坛周报》,而今,我只是在出差时买一份来填埋时间。

毕竟,我有手头工作要做,有房贷月供要还,还有很多人生的方程式待解。所以,当我最近翻看世界杯新闻为纸媒大战进行恶补强化学习时,我竟然翻到了如下几个恍如隔世的名字,我当场充满敬意,他们才是足球的铁杆卫道士。请让我一一默念出他们的名字:赫斯基贝隆范布隆克霍斯特……赫斯基当年被称为潜伏在金童欧文身边的一条老狗,如今金童都老龄化了,老战士还不死;范布隆克霍斯特是我在2004冠军足球经理中热衷使用的一位阿森纳球员——每次游戏清盘后都会将他立即从巴塞罗那召回。如今,我不玩CM已经很多年,他还硬挺着。

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是老骨煲靓汤的奉献精神。

在世界杯半个月里,我同样需要发扬这一革命精神,为革命事业发余光散余热。我单纯的想法是:我既然躲不开世界杯活计,那就必须干得漂亮——这是天蝎座这一唯美主义者的性格共性。

当然,不光是我,很多人都会被世界杯裹卷进来。即便你是一个质疑“二十二人抢一个球有什么好看的”且对夫君无比忠贞对帅哥极不动情的清纯女人,你也要有所准备——你的男人很可能因为世界杯而对你制造“性冷淡”的“冷家暴”。而你,同样是世界杯的关联者,当然也是受害者。

所以,不要轻视世界杯的影响力。她会把你从无人知晓的暗角中拖出来,然后邀请你和她手拉手搞宿舍联谊。

明天,我就将去临时组建的世界杯报道团队中签到。在这半个月里,我又得过上红尘颠倒方便面果腹的日子。这是世界杯和组织的召唤,她要改变你的生活,而你注定无法拒绝。

这个临时部门中有我相识的同事,也有夹生的同事,人生中,还有多少旧事可以缅怀?

我的偶像韩寒在回答“过去十年,你过得好吗?过不去的时候怎么办?”的问题时说,和开车一样,过不去的时候就调个头。

相比四年前,我也妥协了很多。妥协不是懦弱,是一种选择,为的是把一件事情得以继续做下去,完善它,完成它,做好它。

让我们一起,扮靓世界杯,搞定世界杯,给读者解闷,给自己找乐。(郑晓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