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腾讯世界杯 > 评论 > 专题 > 正文

BBC中文网:南非人的梦想与世界杯的现实

2010年06月09日02:28BBC中文网汉密尔顿·文迪我要评论(0)
字号:T|T

距离世界杯吹响开场哨只有几个星期了,东道主南非届时将成为万众瞩目的中心。有人质疑,面对贫困、犯罪率高等社会问题,南非能办好世界杯吗?BBC记者汉密尔顿·文迪通过一位在足球城体育场外开小吃店的南非妇女的境遇,介绍南非的梦想与现实,南非人的憧憬与担忧。

炉灶上,火苗欢快地跳跃着;缕缕青烟,给清晨金色的阳光蒙上一层薄纱。苏菲的小吃店,用木头和镀锡瓦楞板搭建而成,她站在炉子前面搅拌着油锅的炸饺子。炸饺子,是南非常见的一种小吃,主要成分是面粉,旁边不远,烧着一壶茶,一条粗糙的木板支成柜台,上面摆着塑料纸包着的面包和香肠。

离小吃店不远就是壮观辉煌、超现代的“足球城体育场”,这座体育场是即将到来的南非世界杯皇冠上的明珠。苏菲在这里开小吃店已经有两年多了,她的主顾大多是体育场的建筑工人,苏菲指着在店里忙活的两个年轻女孩说,“我给自己找了条生计,她们也有了工作”。

苏菲告诉我,“现在国际足联说,我必须搬走;你告诉那个布拉特,他必须到这儿来亲自告诉我。”一提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的名字,苏菲语调中充满了愤慨。她接着说,“我为什么一定得搬走?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谋生?把布拉特带到这儿来,我和他谈谈。你把总统祖马带来都行,我正好也想和他谈谈。”

给跨国公司腾地儿?

随着世界杯步步逼近,包括苏菲在内的大批南非人开始质疑,这项体育盛事对他们本人到底意味着什么?

12年前,苏菲丢掉了在一家意大利餐馆的工作,以后再也没有找到工作,后来,苏菲被迫在约翰内斯堡的街头便道上叫卖小吃,来养活自己和四个孩子。直到两年多以前,她在足球城体育场工地外开了间小吃店。当时,也是我第一次结识苏菲。

那时候,苏菲对世界杯满怀憧憬,对世界杯可能给她个人生活带来的改变满怀信心。现在,开场哨几星期后就要吹响了,苏菲心中满是愤怒和担忧。当局通知她必须搬走,给那些要在这里卖食品和饮料的跨国公司腾地儿;这样一来,苏菲等于又一次失去了生计。

当然了,并不是所有的人对世界杯的态度都这么悲观。每一个周末,为了响应所谓的“足球星期五”运动的号召,越来越多的南非人,其中既有白人、也有黑人,都会穿着自己支持球队的队服去上班。

在约翰内斯堡和其他一些主办城市主要街道的十字路口,总有成群的小商贩摆摊叫卖。其中最畅销的商品,就是能贴在车窗玻璃上、以显示对南非国家队“巴法纳、巴法纳”支持的小国旗。

大多数南非人仍然坚信曼德拉彻底消除种族隔离的理想。在这个极端分子之间种族关系越来越紧张的国度,对国家队小伙子们的支持,也成了激励普通的南非人团结起来的力量。

南非的《永不言败》

有欧洲人对南非是不是能够成功承办规模如此宏大的国际体育赛事持怀疑态度。但是这些人应该记得,南非最近承办印度板球超级联赛取得了辉煌的成功,举个更好的例子,举世闻名的1995年橄榄球世界决赛。

最近公映的影片《永不言败》中就刻画了这个令人难忘的时刻。南非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曼德拉步入球场,当时他身上穿着南非橄榄球队“跳羚队”的球衣,代表着他对这支以白人为主、一度遭受黑人集体排斥的球队的支持,曼德拉通过体育把南非的黑人和白人团结起来。

那一年,跳羚队摘走了冠军桂冠。有时候,我感觉很难向外人解释当时南非人狂喜中伴随着的那种解脱、憧憬的心态。曼德拉将体育比赛的成功转化成满身伤痕的南非对未来憧憬的象征;南非黑人走上街头,和从前的统治者白人一同起舞狂欢。

当然,这样的快乐不会是永恒的,1995年的那种单纯已经不复存在了。今天的南非也是一个充满了恐惧、愤怒的国家,贫困现象严重,犯罪率居高不下;但是,曼德拉在当年橄榄球世界杯决赛上的出场仍然是南非的指路灯塔。他给“南非人”的称号赋予了全新的含义;这一点绝大多数的南非人仍然牢记在心。

这次世界杯决赛也将是成功的一次。它不会成为一项欧洲赛事,交通会有延误,有些外国球迷恐怕也不会喜欢南非人场场比赛必然吹个惊天动地的塑料喇叭,游客必须多加小心提防犯罪,要庆祝也必须在当局指定的安全区之内。虽然南非面临许多严重的问题,但是,南非人着名的热情、慷慨,仍然会感动游客,对此,我坚信不疑。另外,我还能向你保证,不管当局把苏菲搬到哪儿,她都会想方设法地卖给你她的炸饺子。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