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腾讯世界杯 > 评论 > 专题 > 正文

李喆:生平看到的第一场比赛就和世界杯有关

2010年06月04日16:51腾讯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98年法国世界杯预选赛中国对阵沙特阿拉伯,张恩华高高跃起的甩头攻门帮助中国在主场拿下三分,至今我已经不确定那场比赛的比分是1比0还是2比0或是2比1,也记不得小黑的那记头球来自队友的边路传中还是角球助攻,但那从椅子里一跃而起对着电视机大喊大叫的兴奋是那样清晰,小学生的横格本上记录这场比赛的周记被划上的大大的对勾也依然在记忆里鲜红。那是因为用了一个甩头攻门的四字词语(甚至算不得成语)就沾沾自喜的年纪,是因为可以守得住班上带球最好的孩子而作为四眼仔的书呆子被运动型的孩子接纳为朋友就感到兴奋莫名的年纪。

但老实说,对于法国世界杯的回忆大多来自于后来看的影像资料。对于一个上小学的孩子动画片依然比世界杯的魅力大出许多。有趣的是世界杯前的预选赛可以自娱自乐得如此津津有味,却在世界杯终于开始的时候在没等到开场哨响时就睡得不省人事。我记得如此清楚是因为那场比赛是克罗地亚的比赛,我已经记不得他们的对手是谁,我知道克罗地亚这支队伍也是因为满大街的小朋友都在穿那件好像贴了无数扑克方片的球衣。于是我决定看一场他们的比赛,我以为这会是史无前例的伟大,我还知道这支队伍里有个球员名字叫达沃-苏克,尽管在以后的将近两年时间里我这个菜鸟球迷依然在纠结苏克到底是土耳其人(哈坎-苏克)还是克罗地亚队的,但在当时知道这个苏克的名字我就觉得自己已然高人一等了,那飘飘然的感觉居然是来自一场甚至最后没能看成的足球比赛,一个孩子的虚荣心该是多么容易满足。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之所以这场比赛能在我的记忆里扎根,是因为那是我们搬家后在新家里吹着空调趴在客厅的凉席上看的,直到现在闭上眼睛我都能感觉到那种日光灯直射的眩晕,好像那晚我最终坚持不住闭上眼睛时的感觉,我管它叫做幸福的眩晕,那是我们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自己的家,在两个租住的房子里度过了十来年的我,童年的尾巴得以夹在粉饰一新的家里,我得说,这兴奋和满足一点不比我的父亲少,我至今记得他在第一次踏入新家大门时发亮的眼睛,他用汗水终为我们换来一隅属于自己的空间。这满足感不会低于86年阿兹台克举起大力神杯的马拉多纳,那双发亮的眼睛也不会比意大利之夏中翱翔的金色轰炸机少一丝光彩,而那晚的画面,那夜在窗式空调的噪声中断续能听到的夏夜蟋蟀的啼鸣,客厅房顶白到不真实的日光灯,以及竹制凉席的舒适触感和印在皮肤上面的红印,这一切的一切我都将铭记,正如没有人会忘记94年的美国,玫瑰碗灿烂的阳光下那道高出门梁的弧线,以及门前孤立的那个背影。足球对于球迷而言,早已远远不止是足球。

98世界杯作为我人生中看过的第一届世界杯就这样结束,它包括一场完整的预选赛和一场决赛小组赛前的昏睡以及再长大些后不断看录像恶补那些当年只是在和小朋友宣红枪(石家庄特色扑克玩法)时从扑克上面记下的名字。所以尽管在那个夏天你问我最支持谁的时候,我已然可以坚定地回答你是巴乔,但那只是因为他是我哥哥的偶像而且他在扑克上面的样子看起来很会踢足球。不管怎么样,从那时起,我就无法再放下足球。直到现在眼看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我就将出现在南非那片神奇的土地上和世界杯进行最最亲密的接触,这期间发生的一切一切,都太过美妙。

我想这就是世界杯对于一个普通球迷的日常生活所具有的意义,这个世界足坛的盛会在它第一次亮相的同时就几乎具备了无限象征性,对于球迷来说,它甚至具有将人生除以四的魔力,以世界杯为线索,你得以思考,在瑞奇马丁高喊goal goal goal ole ole ole的时候你在做些什么;当韩国人恬不知耻的为亚洲球队拿到历史最好的世界杯第四的时候,你又是否也曾在02年一样因为虚荣犯下错误,取得自己并不为之骄傲的成绩;卡纳瓦罗举起齐达内与之擦身而过的大力神杯时,电视前喝光啤酒罐里剩下的最后一滴的你,睡醒后开始等待下一个四年时,有没有开始做些伟大的计划,要知道每一个人都能成功,没人看好的意大利不也登上世界之巅了么?

那么今年的南非呢,你又将在哪里和谁以何种方式度过这个注定不一样的夏天?四年后的巴西呢?你的生活又将在哪里?

[责任编辑:fundyh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