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腾讯世界杯 > 评论 > 腾讯主笔 > 正文

秦云:韩日世界杯中国对巴西我睡着了

2010年06月04日10:32腾讯体育秦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儿时曾经以为,世界杯就是专属于足球的最高赛事。后来才知道,原来各个体育项目大多有这样的全世界最高级别的赛事,只是足球尤其是男足世界杯的影响力最大。

最早模模糊糊听说世界杯,应该是1978年阿根廷世界杯后不久的事情。那时候体育老师扔给我们一个小号的塑料足球,鼓励我们这群小学二年级的学生要以世界杯为目标来踢球。不过,上世纪70年代的农村小学,就是体育老师也不知道足球是怎么踢的。于是,在课间休息和中午下午的课外时间里,经常出现一二十个孩子追着一个塑料足球满操场乱跑的场面。其实,这和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并没有太大区别。后来就是我国乒乓球和女排两项运动进入辉煌,足球淡出了我的小学和初中时代。不过,苏永舜担任主教练的中国队无缘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的消息,还是让我有些印象。

直到进入高中,到了区重点中学,我才又接触了足球,这时候正好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结束不久。不少同学原来初中时候就是这个学校的体育班学生,对足球等体育项目非常熟悉。在他们的感染下,我知道了马拉多纳、马特乌斯、济科等等,也跟着同学们课余时间在学校的足球场(这在当年的成都中学里是很难得具备的硬件条件)踢球。不过,很快我就知道了:我不是玩这个的材料,只能跟着大家一起玩玩而已。从1990年的意大利世界杯开始,我也熬更守夜看世界杯电视直播。那时候我有幸在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中混进了大学,父母放松了管教,有了通宵看电视的“自由”。1994年的美国世界杯举办时候,我已经在成都锦江畔的一所中学任教。这届世界杯,我和同事都混在学校里看电视转播。也就是看世界杯,通过同事的介绍,认识了李承鹏。他也常来学校一起看球,甚至在深夜学校大门关闭后声称自己是这里老师的远方亲戚得以进校和我们“会师”。

这时候我没有想到,一年之后我会走进新闻圈采访报道足球,直到现在。从1995年开始,我离开了学校到四川体育报·足球风做编辑和记者,跟着李承鹏跑起了足球。1998年法国世界杯,我来到成都商报,第一次参与世界杯报道。2002年韩日世界杯,因为中国队首次进入世界杯决赛圈,国内媒体派出大批记者随队采访,我也有幸混迹其中,在一线进行了世界杯采访报道,实现了现场观看世界杯比赛的愿望。不过,现场观看中国队和哥斯达黎加队、中国队和巴西队两场比赛,我竟然都在下半场时候睡着了。到现在,我也没有搞清楚这是什么原因。这时候,也是国内体育专业报刊竞争最为激烈的时候,同样也是体育报刊和足球记者的黄金时期。记得当时报道中国队,记者们细致到了赛前队伍从酒店出发,特意观察第一名登上大巴的队员到底先踏上的是左脚还是右脚。中国足球在韩日世界杯完成了“到此一游”的任务,之后就马上飞流直下,连续失去了参加2006年德国世界杯、2010年南非世界杯的参赛资格。这两届世界杯亚洲区外围赛,我都跟随中国队进行采访报道,看到了背负沉重出线指标的中国足球无可避免的堕落。德国世界杯期间,我在远离赛场的后方观看比赛转播,体会到了中国足球和世界的距离。南非世界杯,将在6月和7月进行,也是这项赛事首次在非洲大陆举行,正在堕落中的中国足球又是看客。这届世界杯之后,2014年巴西世界杯的外围赛即将拉开战幕。不知道,中国足球还会不会让我有机会再次现场观看中国队踢世界杯。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