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腾讯世界杯 > 评论 > 专家观点 > 正文

郑晓蔚:太太团,见证世界杯繁荣的粉红标签

2010年06月04日07:50腾讯体育郑晓蔚我要评论(0)
字号:T|T

郑晓蔚:太太团,见证世界杯繁荣的粉红标签

香艳太太团

纵观上个世纪,世界杯史旨在宣扬足球是一项天生的男性运动,沉湎于男性的张扬、暴力与热爱,几乎是将女性章节一笔带过。但到了本世纪,当花花绿绿的钞票将大力神杯包裹严实,当这项全球赛事围观率呈几何级剧增,当网络的千万亿对触须可以任意抓取每一对眼球,当地球人越来越衣食无忧好奇心加重注重审美情趣,当时尚大潮可以肆意冲刷世界每一个荒凉的死角,当媒体可以敏锐地搜索任一粒性感的毛发,那么,世界杯就注定要粘贴上粉红色的魅惑标签——女人和性。而两者叠加在一起,衍生出来的靓妆词汇便是“太太团”。

因此,并非世界杯变了,而是你看世界杯的视角变了。并非世界杯多元了,而是世界杯报道多元了。并非太太团“变异”了,而是人心不古了。

球员“刚需”催生太太团

太太团又称瓦格斯,这也许是翻译界最不靠谱的英译汉了。明明英文缩写WAGs中包含了妻子(Wife)And女友(Girlfriend)两类人群,结果一到中国地界儿就变得“纯善”了,床伴儿小三儿统统消失不见不予细化考量了,一并纳入了“老婆”的田间地头。

瓦格斯是英国小报记者为偷懒而派生出来的一个缩写单词,用以概括描述国家队足球运动员身边不知疲倦常换常新的女人们。这枚单词因2006英格兰太太团登陆德国巴登巴登后纸醉金迷挥霍无度的横行表现而一炮走红。奢华、糜烂、争风吃醋、波大无脑,成为“太太团”丢人的别称。而该“女性团体”另一个纵横天下的番号是“拥有签证的足球流氓”。

虽然“太太团”的概念直至本世纪初才被热辣推出,但其实,早在上世纪40年代,该女权团体就已经活跃在足球舞台上了。甚至可以说,该社团的出现,与世界杯的诞生(1930年出生)密不可分。

世界杯是一项时间跨度长达一个月的马拉松赛事。它具有其他项目所不可比拟的观赏性以及耗时性。在这一个月里,如果运动员除了踢球之外什么都干不了,那么分泌的大量荷尔蒙将面临干涸,这对精力过剩的运动健将而言,不啻是实施了一场残酷的宫刑。

正所谓“有需求就有快递”,太太团正是在这种“刚需”背景下应运而生的。

范儿最正的英国女人帮

起步最早、范儿最正的,当属风华绝代万人惊艳堪与石榴姐媲美的英国太太团——毕竟,尊重女权向来是英国绅士们的优良风尚。上世纪60年代的欧洲,女性地位得到前所未有的强化,“超短裙”成为时尚装束。伦敦时尚女王玛丽·奎恩特提出的“剪短你的裙子”的煽动性口号,令英国女性集体向传统旧约发出挑战。而女人们在公开场合饮酒以及到现场看球,则成为欧洲最社会化、最民主化的表现。

由于见报率高,球员妻子和女友很自然地成为新女性风潮的引路人。1966年世界杯,英格兰球员妻子就被允许在训练营和丈夫进行肢体接触,主教练拉姆齐爵士还邀请这些太太们共进晚餐。早期太太团并不招摇,仅仅是礼节性地陪侍郎君盛装出席球队宴会,或是坐在看台上尽情为老公欢呼打气。她们发自内心的鼓励和呐喊,赐予了“男人帮”“永动机”一般的力量,英格兰人也获得了迄今为止硕果仅存的一座大力神杯。

世界杯的繁荣见证

如果不是媒介热心帮衬,世界杯和太太团恐怕都走不了多远。1934年,第二届意大利世界杯首次拥有了电台实况转播。1954年,美国推出被今日朝鲜誉为“世博会高精尖科技”的RCA彩色电视机。这大大助推了世界杯走向世界的步伐。同年瑞士世界杯,电视首次运用于世界杯赛转播。上世纪70年代,世界杯愁苦于如何卖一个好价钱;80年代,个人英雄主义成为主旋律。延宕至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该届杯赛终于在全球得到推广,吸引近267亿次电视观众,门票收入达1.4亿美元。

纯净的世界杯遭遇着商业化最密集的银弹轰炸,媒体镜头热情的全方位扫描令赛事逐步从球场深入隐私,从球技转为床技。太太团的故事,成为世界杯繁荣以及世界杯报道繁荣的一部分。(郑晓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