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世界杯腾讯世界杯 > 正文

急三郎:好看是唯一出路

2010年05月23日14:04腾讯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皮耶罗光会发点球,但我还是很宠他。光会发点球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问题在于,每次他还要在场上走来走去,有时手扶左腰,甩着右手,显得很累,如此衰相,令我很想伸出手去把他从屏幕上拈走。可他又那么好看,好看又是唯一出路,穿黑白球衣时尤其好看(我不喜欢说“战袍”),眼神像动物一样孤独而忍受,差不多就要有黎明薄雾里崖上羚羊的意思了。

一想到这届世界杯他不在场,我就充分地想看。但其实2002年起,就老实打不起精神看球,在这个足球和艺术一样浓妆艳抹的年代,我其实深深怀念从前朴素的球衣年代,小小的球裤,素素的鞋,转播的技术也很普通,像极了日本老电影,全景居多,最多加上点中景,木讷的长镜头长得快超过45分钟,叫人忍不住猜测镜头后面的摄影师是否也同你我一样忘情,他的一双手是不是也会死死地揪着衣领,就快要窒息了地看着这一粒点球。而今的摄影师,职业化得一点不可爱,自带好莱坞大片的镜头基因,两极镜头跳荡,忽而全景忽而花边特写,努力制造悬念,心机与意图扑面而来,一目了然。

深夜坐在这样的镜头前和走在超市的感觉很像,常让人生着闷气地乖乖付上情绪和钞票。每一次,我们自以为很克己地在赛事时间表上划下少量的几场,每一场又都顺从地回到电视机前——深怕错过了什么。然后随一声哨响,睡着了。再没有比六七月伴着溽热的电流声、讲解员的叫嚣和叹息、身边人的捶胸顿足睡着了更让人纠结的。韩乔生老师的嗓门忽然开大,就是进球了,歪起头来,见一个皮球滴溜溜在网窝里转,再撑几秒勉强看一看回放,天就亮了,在单位走廊上揪个同好细聊昨天的比赛,怪了,整场比赛的细节大致都还在,仿佛真的什么也没有错过。很多时候,我怀疑每一个跟我一同看球的真球迷们中间都大段大段地迷糊过,只是他们总是比我睡得晚、醒得早。(急三郎)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转载到空间
  • 复制链接

发表评论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