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世界杯腾讯世界杯 > 评论 > 专家观点 > 正文

马骏:和我同龄的“老将”已无缘世界杯

2010年05月23日01:51腾讯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至今最令我欣慰的,是依然对足球怀着那种最纯粹的喜爱和热情。尽管它做为工作让我疲惫不堪,作为彩票让我捶胸顿足,但足球之于我最主要的一个角色,还是兴趣与兴奋点。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喜爱德国队,但记忆里的第一次世界杯是那个火热的意大利之夏。那时的我还搞不懂时装表演的魅力所在,也不清楚原来女人也可以和足球有N种零距离,只是纳闷这和足球有什么关系,怎么就能在世界杯的开幕式上堂而皇之地招摇过市。不过,幸福有时候来得就是如此突然,第一次世界杯就见证了马特乌斯、克林斯曼、哈斯勒、沃勒尔、布雷默这些叔叔辈的球星帮助德国人第三次夺得世界冠军。

然而,突如其来的幸福来得快去得也快,此后的德国队除了在1996年凭借七八条枪拿了一回欧洲冠军外,带给我的是一记又一记的闷棍。莱切科夫的光头一闪,不仅把1994版的德国战车顶回了老家,也照亮了我的现实。紧接着,转而支持意大利的我,在决赛遭遇了第二波打击;1998年,马特乌斯、克林斯曼们“执拗”地出现在法国,惨败自然也就“固执”地随之发生,科普克身后的球门一次次被克罗地亚洞穿,从此我对岁月无情这个词有了更加深刻清醒的认识。这一年的世界杯还留给我一个巨大的遗憾,决赛后的一天正好是期末考试,熬夜看球的企图不得已只好作罢,结果考试结束后我大呼太亏,这么容易的题即便用脚做也能过关,何必为此耽误了四年一次的世界杯决赛。

成长总是在潜移默化中悄悄发生。当世界杯从上世纪90年代末期进入新世纪,踢球的人开始变得与我年龄相仿,甚至有的比我还小。在惊呼绿茵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三两年的同时,我也突然意识到,原来自己不再是个孩子、学生,在和那些离开球场的球星一起“慢慢变老”。2002年,足球已经从兴趣转化为我的工作,我成为众多无证记者中的一员到日本“十日游”。从这一年开始,德国队带来的幸福感再次回到我的身边,只是不像12年前那样只源于胜利,而是多了一分冷静与思考。尽管德国队那一年遗憾地再次无缘冠军,四年后又在家门口只获得季军,但我从中看到了更多的内容,感受到了更多的纯粹足球带来的喜悦与满足感,足够了。

2010又逢世界杯,我这个年龄的球员可以毫不犹豫地被称为老将了,有些人已无力再入国家队教练的法眼,比如劳尔、托蒂……但是足球带给我的快乐依然如故,我深为自己能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道德缺失的浮躁环境中,还能找到纯粹纯真的欢乐感到安慰。只是,从过去口若悬河地谈论某某踢球的比我还小,到现在为了谋求心理平衡而遍寻年长于我的球员,这也许就是成长背后的代价吧?

(本文作者为腾讯世界杯评论组频道负责人)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转载到空间
  • 复制链接

发表评论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