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世界杯腾讯世界杯 > 球队 > 墨西哥 > 正文

墨西哥卷:艺术足球的捍卫者 强队永远的梦魇

2010年03月14日17:30腾讯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墨西哥卷:艺术足球的捍卫者 强队永远的梦魇

墨西哥全家福

腾讯体育讯 1899年,绰号“地鼠”的帕丘卡运动俱乐部把现代足球运动引入墨西哥,从此,这项运动便在仙人掌王国绽放着其特属的美艳。

墨西哥成功举办过两次世界杯(1970年和1986年),迄今为止,只有两个国家享受过这一殊荣,另一个则是意大利。1970年的墨西哥通过举办世界杯,确立了这个国家在世界足坛上的地位,他们在小组赛中战胜了比利时队和塞尔多瓦队,最终杀入八强。在这场四分之一决赛 中,冈萨雷斯的进球,为墨西哥队开了个好头,面对强大的意大利队,墨西哥还是败给了对手。1986年,东道主在国人熟知的名帅米卢蒂诺奇率领下卷土重来,再次进入八强决赛,在那一届杯赛中,墨西哥人不但为世人奉上了原生态的艺术足球,更是留下了载入史册的“内格雷特卧射”。

看墨西哥人踢球,会让你联想起一大串墨西哥的土特产:龙舌兰酒、地狱之火辣椒、抽穗玉米,仙人掌。它们象征了墨西哥足球热情的球迷,火爆的氛围,秀丽的脚法,娴熟的配合,行云流水的进攻,张驰有度的节奏,个性鲜明的球员。

还记得98年世界杯吗?那支墨西哥队,那个夹着球蛙跳的男人,布兰克(Blanco)让人们见识到了足球的别开生面,他怎么可以这么去想这么去做这么去过人?但他确实这么干了,他还干进过和克鲁伊夫(Johan Cruijff)一样的凌空踮射。那个和卡尼吉亚一样飘逸的金发男子,赫尔南德斯(Luis Hernandez)向世人证明了,他不光长得帅,进起球来也一点不输给“风之子”,虽然后来人们把这绰号用在他身上。虽然那年的坎波斯(Campos)是真老了,前头进两个后头总能丢一个,但遥想当年,能在电视机看到最具个性的球员,也便只有坎波斯了——花哨的守门员服,不到1米8的矮个头(于守门员而言),上半时着1号门将球衣,下半时换上9号变身前锋,守门时沉着镇定滴水不露,参与进攻时脚法华丽激情四溢。

现在,越来越多优秀的墨西哥球员走向了欧陆顶级联赛的赛场,而球迷们也愈发的醉心于他们独有的“原生态”足球风格——那是因为,墨西哥球员也在进步,还记得那些指责吗:墨西哥真是才情四溢,但就是适应能力太差了,他们没法在美洲大陆以外的地方踢球。不是这样的,看看马科斯(Rafael Márquez álvarez)在巴萨气指河山,瓜尔达多(José Andrés Guardado Hernández)在拉科如鱼得水,贝拉(Carlos Vela)在阿森纳茁壮成长,我想那些球评人该闭嘴了,他们岂知奥齐亚(Guilermo Ochoa)一代又已进入了欧陆豪门的视野。

但进步并不意味着放弃。事至今日,当以北欧、德国为代表的力量足球愈发追求细腻,以巴西、葡萄牙为代表的拉丁足球愈发重视身体对抗,只有墨西哥人依然坚持让球在地上滚动,坚持繁琐的地面短传配合,坚持在禁区前耐心的捣脚过人。球在地上滚动时,没人比墨西哥人玩得更溜。能够隔三岔五把巴西人修理一顿的,这几年就数墨西哥了。巴西的记名弟子日本人遇到墨西哥,更只能被人当猴遛了。

墨西哥球员像群小矮人,灵巧、坚韧、快乐、不谙世故。他们排到世界第四了,别人还当他们小打小闹,他们自己也很现实,没听说有日本和沙特那样的大志向,每次混个八强、十六强就心满意足。有这样的境界,遇上喝醉了酒一样不靠谱的裁判,才能从容淡定处变不惊。

墨西哥队大概永远也拿不到世界杯,所以他们更乐意不时地捣鼓出一些别出心裁、妙趣横生的小发明,比如人浪、内格雷特卧射、桑切斯空翻、布兰科蛙跳、坎波斯蝴蝶舞,还有袖珍齐尼亚的头球。

现在这支墨西哥队三条线人员齐整,年龄结构合理:马科斯正值壮年,瓜尔达多如日中天,贝拉初生牛犊不怕虎。我们可以期待他们在本届杯赛上的华丽演出,也有理由将注意力放在他们怎么给东道主,或者像法国这样的强队,不断的制造麻烦上。

[责任编辑:kpzhang]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转载到空间
  • 复制链接

发表评论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