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媒体评论 > 正文

新文化报:我的青春 我的生命

字号:T|T

牛眼

看球

西班牙队开始唱国歌的时候,我向窗外望去,对面那栋楼荧光寥寥,我数了数,只有8家,这其中不知道有几人是在看球,有几人是失眠,决赛原来并不像我想象中那样诱人,或者一些人已被漫长的赛程拖垮。

又一场难看的球赛,尤其让人难以忍受的是,进球是在加时赛最后阶段才到来,这感觉就好像一个人被敌人抓获,经过漫长的、耐心的严刑拷打之后,他终于熬不住叛变了。我的意思是说,要不你就痛快地投降,要不你就坚持到底,既挨了折磨,又没有最后的壮烈,这是最差的一种选择,对荷兰队对球迷都是这样。

当然荷兰也不想这样,怎奈又是小白,像当年绝杀切尔西一样,摧毁了荷兰人的梦想。切尔西是欧冠的无冕之王,荷兰是世界杯的无冕之王,小白是踩过“无冕之王”的加冕者。

霉的世界杯终于结束了,我已经头痛欲裂,就像酒后的宿醉。终于不用在清晨入睡了,窗外一群麻雀吵得我无法入眠;终于不用听央视解说员们的业务探索了,在呜呜兹啦的逼迫下,这次他们显得格外的吵闹;终于告别了铺天盖地的阴谋论,怎么就不能心里阳光一点?终于不用再写专栏了,为了找到话题,我甚至唤醒了前世的记忆。

说到专栏,写球评的高亚宣布封笔。很多网友寻死觅活地挽留,我理解高亚,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我写了一次世界杯就有些吃不消,高亚写了8年了。让他休息两年,没准回心转意,舒马赫不是复出了吗?阿姆斯特朗不是复出了吗?

复出的还有老马,只不过换了个身份,不变的是那种睥睨天下的气魄和波涛汹涌的深情。马拉多纳要辞职,全世界都在挽留他,网友出了个点子:让贝尔萨去当主教练,让马拉多纳去当政委。这是我见过的最糟糕的点子,让两个疯子一起共事?别闹了,上帝和凯撒不是一路人。给他一点时间,这老家伙不甘寂寞。

真正要永别的是“章鱼哥”保罗,这是生命的问题,无法挽留。保罗是德国人送给全世界的礼物,言而有信,没有阴谋。保罗最让人钦佩的地方是,最为一个先知,它不知道自己都干了些什么,也不在乎自己有多少信徒。快乐地活下去吧,那些声称要吃你的人,说说而已。

前两天我和几个朋友去k歌,我们搞了个主题歌会,我先唱了一首叶振棠的《大丈夫》,我宣布这首歌献给弗兰;老李唱了一首《海阔天空》,献给他心爱的德国队;小裴来了一首《我终于失去了你》,这首歌属于马拉多纳。最后是一首《光辉岁月》,当然献给曼德拉,这个你读到名字都会肃然起敬的老人。三个单身老男人唱得热泪盈眶。老罗说:当你失恋时,仿佛所有情歌都是唱给你听的,原来世界杯就像一个恋人,你强迫自己厌恶她是为了当她离去时不至于太难过。人就是这么贱。

书架书满为患,打算处理掉一批,老妈看我抱着一摞安达充的漫画和《足球俱乐部》问我都是什么书,我回答,这都是我的青春。老妈抱起一摞《男人装》说,把这些也卖了吧,我说别动,那是我的生命。

牛角

(新文化网-新文化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