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评论 > 媒体评论 > 正文

成都商报:世界杯为南非带来了什么

2010年07月12日05:06成都商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对于南非最为著名的五大兽——大象,狮子,犀牛,水牛与豹子——来说,世界杯对它们的影响微乎其微。南非著名的克鲁格国家公园并没有因为世界杯的举行而人满为患,五大兽还是很悠闲的进行着它们各自的生命轮回。不过,对于南非土地上的人们,世界杯所带来的影响,那将是深远的。四周的比赛,很快就要去过。来自世界各地近20000万名记者,现在都在问着同样一个问题:世界杯到底给南非带来了什么?或许,最为明显的变化,是南非多了十座新建或是翻新的球场,是南非多了一些现代化的基础设施,甚至包括以前根本就不存在的公交系统。但就像罗马并非一日建成,世界杯对南非的影响,还需要时间来检验,但不同层次的影响,已然显现。

赚不到什么钱,但赚得到眼球

南非世界杯到底赚了多少钱?南非总统的侄儿库拉·祖马这样评说:“赚得最多的应该是国际足联,比赛还没开始,他们已经赚欢了。”的确,根据瑞士的会计公司UBS估算,国际足联将直接受益高达20亿英镑,足足比06年德国世界杯多赚了一半。而对于南非政府来说,除了10座新的世界杯球场以及一些现代化的建筑设施,他们还将从游客手中赚到4.5亿英镑。不过,南非政府为此次世界杯所投入的费用,却远远超过了游客的开销。据南非的执政党非国大的新闻发布会上披露,南非为此次世界杯所投入的费用,高达68亿英镑。收入与支出一比,似乎南非亏了,但从吸引眼球的效益上讲,南非却是赚大了。

生在约翰内斯堡的白人卡林一次给我讲了一个笑话,他说世界对南非的了解实在太少了。一次他的一位朋友要到南非来,问他是不是南非的街上到处跑着狮子与猴子?卡林的笑话颇有些冷,但也折射出人们对这个非洲最南端的国家了 解并不是很多。但通过此次的南非世界杯,南非结结实实的打了一个很大很成功的广告。近20000名记者每天所发回去的报道,足以把方方面面南非的情况传达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而高密度的各国元首与名流的到访,更是让南非处在了极高的曝光度下。据不完全统计,此次前往南非观看世界杯的现任和前任首脑多达24位,更不要提那些世界上叫得响的名流了。那位以才富与风流集一身的名媛帕丽斯·希尔顿向来都是摄影师镜头瞄准的对象,但在如此高密度的名流聚集之地,希尔顿也迷失了。要不是因为她与她的朋友因为在一个私人派对上携带了大麻而被警方查到,或许人们根本就不知道,她还来过南非。即将在两年后举办奥运会的伦敦市市长博里斯·约翰逊这样评价道,“世界杯给南非一个绝好的展示机会,而南非也证明了自己能够按时完成场馆建设,犯罪控制以及举办世界级大赛的能力,这种机会是无价的。”

球场的利用是个问题

但是,10座球场在世界杯结束之后如何利用,这已成为南非政府头痛的问题。此次世界杯南非共有10个球场,约翰内斯堡就有两个,其中之一的足球城球场是新建球场,也是世界杯开闭幕式的场馆,整个球场能容纳88460位球迷。足球城球场像一个巨大的碗,在黑夜中散出发迷人的光芒。但这只碗过于昂贵,光是维护费用,就高达数百万兰特。负责足球城安保的约堡中央警局特种部队上校拉特根就对足球城的未来不看好。“在南非,最流行也是上座率最高的运动是橄榄球,而约堡的埃利斯公园球场就是由橄榄球场翻新成为足球场的。所以埃利斯公园球场的利用没有问题,世界杯后它仍将是橄榄球场。而足球城的利用就真的成问题。足球城球场太大了,无论作用足球场还是橄榄球场,都存在着无法运营的问题。这个场地每年的维护费用极高,更搞的是,足球城球场下面还是金矿所在地,说不定哪天开发手段成熟,足球城球场将会从地球上消失了。”

此话并非夸张。在足球城球场旁,就留着两座土山,那是当年采金后堆积的矿沙。拉特根上校说,最新的勘探表明,足球城下还有金矿,只不过现在的开采成本过高。约翰内斯堡本来就是一个黄金之城,从100多年前一位失意的澳大利亚淘金者乔治·哈里森无意间在约堡的北部发现了金矿到今天,伴随着淘金热,这儿宁静的田园风光在被十余个喧嚣的矿区所取代。从过去的120年以来,南非一跃成为最大的黄金生产国。有数据显示,从1884年有黄金的统计起,到2006年,南非共出产了50627吨黄金,占到所有有记载以来地球出产黄金估算量的32%。在黄金的催化下,约翰内斯堡变成了一座拥有1000万人口的国际大都市,成为世界著名的“黄金之都”。现在许多废弃的矿脉,并非无金可采,一旦条件成熟,这些又将是出金之地。

球迷享受到了快乐

根据南非当地的报纸统计,本次世界杯有近100万的球迷入境南非,享受世界杯大餐。但事实上,世界杯不少场次的比赛,看台上都出现了大片的空位。到底有多少球迷来到南非?国际足联最初预计将有50万的球迷入境,但南非的出入境管理处所统计的数据,与去年同期相比,六月南非只是增加了大约21万名游客。而据估计,大约有3万名游客在7月奔赴南非看世界杯的决赛,这样加在一起,整个南非世界杯的游客人数不过是24万人,离国际足联的预计还不到一半。不过,正是由于球迷人数并不算多,让前来南非的球迷着实享受到了世界杯的乐趣。首先是房价并没有因为世界杯的开始而火爆上扬。在2006年的德国世界杯,每个举办城市的酒店都出现了爆满情况,而且酒店房价天天上涨,价格让人吃惊。在汉堡看完比赛,很多球迷都选择坐火车前往100公里之外的城市过夜。汉堡根本订不到房间,就算有,也是天价。但在南非,基本上没有出现过订不到房的情况,而且由于游客人数没有想像的多,很多计划在世界杯期间涨价的酒店,都决定维持原价。在德班,B+B酒店的老板就表示,世界杯期间,她的收入并没有出现想像中的增加,“不敢涨价,涨价就没人来住了。”这对于球迷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喜讯。而南非特有的加油助威器,嗡嗡塞拉,更是让球迷们乐翻了天。嗡嗡塞拉是绝好的助威器,吹起来声音宏亮,威力惊人。专业的球迷,都配有两样法宝,一是嗡嗡塞拉,一是耳塞。戴上耳塞,吹响嗡嗡塞拉,这就是最典型,最纯正的南非印象。

不过,由于公共交通并不发达,球迷们前往球场的方式极为有限。在南非,除了自己开车外,最大的“公交系统”就是黑巴士。这些由各区势力控制的巴士,票价不高,网通八达,成为当地无车之人最常采用的出行方式。但对于游客而言,黑巴士并非最佳的选择。南非政府正在努力改善这种情况,拉特根上校介绍,就是因为世界杯的到来,南非的一些城市现在已经开通了一些公交路线,“尽管现在公交车并不多,路线也相对单一,但这也是改变之一。”

四万妓女涌入南非并非事实

在世界杯开幕之前,有媒体称将有四万性工作者涌入南非。但事实上,如同游客的人数有很大水份一样,前往南非的妓女人数也比想像中的少很多。在南非,色情行业并不合法,即便是一些打擦边球的方式,比如脱衣舞俱乐部、伴游公司,也会受到警方严厉的监管,世界杯期间尤甚。 在当地朋友的介绍下,记者曾经尝试在八分之一决赛结束后的休息日里,到约堡桑顿区一条站街女出没的僻静街道去探访一番。但现实情况却让记者相信了南非警方的办事能力:晚上9点左右,那条街道上竟然还游荡着一辆警车,与记者的车擦肩而过时,警车窗户里分别射出一道凌厉的目光。而在街边,借助车灯记者可以看到一名身材姣好穿着暴露的黑人女子。此时的约堡气温已经下降到不足10度,这名女子的身份基本可以确定,但在看到警车之后,她飞速而警惕的扭头闪进旁边的树丛。而在她身后,此时这条据称平时“至少有几十上百名站街女”的街道上,竟然空无一人。至于媒体报道的“南非警方派出美女女警钓鱼执法”的新闻,约堡中央警局专门打击“有风化的色情行业”的布莱特警官没有正面证实,“我们对色情行业的打击一向力度都比较大,我敢保证,那些敢于以身试险的人,一定不会在南非留下美好的回忆。”

还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在纳塔尔省的山区,祖鲁族聚集的地方,你可以在公路上看到赤裸着上身的少女结队而过。根据祖鲁族的习俗,如果有人结婚,受邀请的女士,只要是未婚 ,都将赤裸上身出席。祖鲁族的文化在这次的世界杯中得到了很大的推广,嗡嗡塞拉就是祖鲁语,意思是沟通。祖鲁族主张一夫多妻,但前提是你得付得起昂贵的彩礼。南非有11种官方语言,祖鲁族人马斯切拉内告诉记者,他们每人至少会说其中的三到四种。这里的电视台,电台,都分别有英语台,祖鲁语台,南非荷兰语台等等。这是一个多文化交融的国家,共同构建了一个七彩的南非。走在开普敦的市中心,抬头就能见到一只长达40米的巨型嗡嗡塞拉架在一座“断桥”上。“断桥”切口处还装了一个巨大的显示屏,随着比赛的进程显示着本届世界杯目前的进球数。事实上,这座断头高架桥已有30年的历史,两段高架桥相隔400米,一直没有合拢。原来,早在30年前开普敦就开始大兴土木,建筑高架桥,但谁知高架桥动工后,“断桥”底下的人家坚决不同意出售土地,根据南非的法律,个人的土地神圣不可侵犯,没有土地转让合同,当地政府也只能停止这段高架桥的合拢而改道合拢。如今,这名最牛的钉子户还在这块地上建了一家酒店。但开普敦也有不如意的地方。一段50米长的道路,居然维修了2年,还没能通车。当地人都很气愤,为了这50米的距离,他们回家要多赔上半小时的时间。事实上,南非面临的问题,远不止这点。这个人口4900万的国家中,失业率高达25%,其中大约有400万人每天的生活费用不到1英镑。世界杯的到来,让整个南非都在挥舞着旗帜,欢呼喜悦,但当世界杯结束之后,当最后一名游客离开之后,如何发展经济,如何解决失业率的问题,将很现实上的摆在南非人的面前。本报特派记者王继飞发自约堡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