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G组 > 正文

巴西出局颠覆总统大选 执政党成泄愤替罪羔羊

2010年07月04日09:24足球·劲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记者寒冰报道 邓加在巴西国家队主帅位置上的谢幕仅有7分39秒,记者们在这个短得不能再短的新闻发布会上一共只问了7个问题,其中还有一个是国际足联官员用英语问的。记者们询问更多问题的尝试,被邓加的背影锁在了新闻会的现场。凄凉,仓惶,曾经不可一世的巴西队,离开的这一刻却充满着原本不该属于他们的失落与无助。

全队没人敢出酒店

周六早晨,巴西的球迷们才从媒体上知道了球队在更衣室的反应。邓加第一个离开更衣室去参加新闻会,但他在草草对付完记者后,并没有立刻返回,而是找了个地方躲起来,他的解释是:“如果现在走进更衣室,你看着球员的脸就知道为什么不回去了……”第一个放声大哭的是门将塞萨尔,在走向球队大巴的通路上,他几乎是强忍着泪水回答记者的提问。当被问及这是否他职业生涯最黑暗的日子之一时,塞萨尔说:“不是之一,是惟一,是最黑暗的那个!”

随后从更衣室走出的是巴西队的新闻官派瓦,梅洛行色匆匆被记者围住。罗比尼奥寥寥数语也登上了大巴,最后是泪眼朦胧的卢西奥。当球队的大巴抵达下榻的伊丽莎白港山龙眼花酒店时,聚集在酒店外的巴西球迷大骂邓加是“蠢驴”,还有更多的污言秽语。但邓加和他的巴西队已无心与球迷对骂,令他们稍感安慰的是,酒店的员工送上的是鼓励的掌声。随后,巴西队员们忍受了一场安静而又悲的,最后的晚餐。

邓加稍晚才到,他先安慰了哭得最伤心的塞萨尔,随后也得到了酒店员工的掌声。塞萨尔说:“你(邓加)创造了一群朋友、弟兄,我们渴望为你赢得胜利,谢谢你。”在塞萨尔说完后,餐厅响起一片掌声。邓加动情地在席间发表了自己的告别演讲:“你能与手足般的战友一起训练,为第六冠努力,我很高兴。你们都非常尊重我,还有国家队,与你们共事是我的荣幸,你们让我非常骄傲。”这悲伤的一天,以巴西全队漫长而伤感的轮流拥抱告终。

落寞的巴西队周五比赛的当晚就已全体解散,一个不眠之夜后这些败军之将都迫切地希望离开。尽管并没有禁行令,所有巴西球员都没有冒险走出酒店,而是在房间内享用了早餐,因为一部分愤怒的巴西球迷们仍然守候在酒店门口,他们还准备了各种武器,准备惩罚这些国家的罪人。

南非时间周六傍晚,巴西队在保安的护送下,乘坐大巴离开下榻的山龙眼花酒店赶往约翰内斯堡,周日凌晨2时乘坐飞机离开,航班飞抵里约热内卢后,终点站在圣保罗。飞机抵达里约热内卢的时间是南非时间周日凌晨7时40分,到达圣保罗是周日凌晨9时20分。不过,记者们在巴西也拿不到“拷问”罪人的机会———梅洛已向巴西足协保证,回到巴西后他将封口,不给媒体兴师问罪的机会。

球迷自杀表愤怒

刚刚抵达佛得角参加巴西和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首脑会议的巴西总统卢拉,首先默认了邓加承担起桑巴军团被淘汰的责任。不过,总统也强调现在不是问责的时候:“球员们已竭尽全力,秋后算账没有任何意义。我认为球员们的发挥还是不错的,至于邓加,我想如果现在大家评说他的功罪,大多数人还是认可他的这四年的。”

卢拉为邓加的开脱,多少缓解了巴西国内媒体的高压:“看看邓加的执教记录,我们应该明白,其实他是一个很好的教练。”的确,邓加时代的巴西队合共四年整,60场比赛42胜12平6负,还有两座洲际奖杯。但在最重要的两项世界大赛上,邓加都没有走到最后: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及2010年南非世界杯。巴西队被淘汰,并没有影响卢拉的非洲六国访问之旅,他仍将如约参加世界杯闭幕式和决赛。巴西出局后,卢拉表示自己将全力支持南美其他球队夺冠:“乌拉圭巴拉圭阿根廷,我希望他们能赢得冠军。”

巴西队出局后,环球电视台立刻将原本放在黄金时段的世界杯专题节目转移到午夜,直播时间在巴西时间23时40分。特意穿着巴西球衣为球队加油的巴西总统候选人德尔玛·鲁塞夫也在自己的微博上表达了遗憾,同时发来安慰电的还有秘鲁总统阿兰·加西亚。德尔玛应该感到悲伤的是,依照以往的惯例,巴西队失利对于反对党的总统候选人非常有利。巴西人会在此时迁怒于执政党,从而为在野党争取到相当份额的“世界杯”选票。作为现任总统卢拉鼎力支持的工党候选人,她在国家队出局前微弱的领先优势,随时可能因为球迷们的愤怒而化为乌有。

而在海地,至少有4名球迷在赛后的冲突中丧生。这其中有两名巴西球迷自杀,1名球迷在与警察的搏斗中拘捕结果心脏病发。海地的太子港在比赛期间还爆发了巴西与阿根廷球迷之间的斗殴,有更多球迷因此受伤。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volvicy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