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南非世界杯 > 新闻 > C组 > 正文

英格兰黄金一代黯然落幕 世界杯成其难言之痛

2010年06月29日14:49足球·劲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记者陆逸发自南非 更衣室内,所有人都沉默不语。距离被德国4比1羞辱只过了半个小时,卡佩罗进来了,简单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就离开了,他还有一群愤怒的英国记者需要应付,但从表情看起来,意大利老头和球员一样失望和心痛。

“黄金一代”之一的乔·科尔是最气愤的一个,他把球鞋脱下来重重地砸在地上,眼睛红润。刚刚确认将离开切尔西的28岁球员在整届世界杯上的时间只有44分钟,但有可能将是他最后的44分钟,一个足球天才的世界杯梦想,就这样落幕。

什么时候英格兰人开始用“黄金一代”来称呼这届国家队的?差不多就是在2001年慕尼黑大捷之后。那场比赛充满青春气息的英格兰被媒体津津乐道:欧文:22岁;杰拉德:21岁;费迪南德:23岁;贝克汉姆:26岁……当时年仅20岁的乔·科尔还在东伦敦西汉姆踢球。

而英格兰黄金一代的浮现,是在曼联1999年三冠王之后的事情。以曼联三冠王1975、1976年出生、正值当打之年的球员为班底(贝克汉姆、斯科尔斯、加里·内维尔),再加上随后涌现的1978、1981年出生的年轻球员(兰帕德、杰拉德、欧文、特里等),就是让英格兰骄傲了整整十年的“黄金一代”。和葡萄牙黄金一代一样,英格兰的所谓黄金一代也一无所获,而且输得更惨。

乔·科尔为何冲冠一怒?

赛后的球员采访成了机械、程序化的过程。当了十年的黄金一代,大部分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失望和痛苦之中还能保持理智。赫斯基说:“球员都气坏了,所有人都是,我还能说什么,如果弗兰克(兰帕德)这脚射门判有效,谁知道会发生什么。这都是假设,但是你也得承认,德国确实是一支很强大的球队,我们赛前就知道他们的实力,在场上的表现还是让我们吃了一惊。”

兰帕德不服气,但没有把输球的责任怪在自己那个越过门线80厘米却不算进球的误判上:“没人敢站在这里跟我说,德国和我们之间是4比1的差距。但是有时候事情就是合起来整我们,甚至有时候我们自己也在整自己。”

杰拉德打起官腔:“每个人都有责任,我们是一起来参加世界杯的,如果挑出个别球员来批评就太不公平了。对我来说,我们是一个团队。如果我们踢得好,所有人都值得表扬,现在也是大家一起承担责任和痛苦……这个夏天离开南非后,我们每个人都会分析失败的原因。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离开世界杯很让人失望,在比赛之前我都认为我们可以一路晋级。主帅明显很失望,赛后他只在更衣室待了很短时间,但是你可以从他的脸色上看出,他和我们每个球员一样痛苦。”

但是有一个球员真的发怒了,他说粗话,到了报纸上不得不用××和哔哔声切掉。乔·科尔指着记者说球队的问题轮不到他来指摘,但是他补充:“我现在很崩溃,但我还能做什么?现在只能离开,从头开始。有些严重的问题,我们必须要说。我不想说技战术,我们就是不够好,整体都是。自从热身赛开始,我们的状态就不好,所以要找原因就要从那里找。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知道。××妈的,如果我知道,我就自己来解决了,谁都想踢好,但是有时候就是不行,就这么简单。明白吗,法比奥是个伟大的主教练,我们也不缺少优秀的球员,但现在有些问题必须拿出来谈。”

到底是什么问题让他如鲠在喉?乔·科尔脸色难看地离开了,留给记者很多问号。乔·科尔是公认的本届杯赛中技术最好的英格兰球员,能控球擅盘带。特里曾经在兵谏中公开要求卡佩罗给他首发机会,用他取代左前卫杰拉德,英格兰队长则去打影子前锋。但卡佩罗总共在这届世界杯上只给了他44分钟的表现时间,4场比赛360分钟中间的44分钟。

分析球队问题是教练组和足总的责任,英足总将在未来两周内“开始调查惨败原因”。可乔·科尔的世界杯之梦已经结束了,他在1999年青年足总杯上率领西汉姆夺冠(当时队友有卡里克,同样出生于1981年)时,被英格兰媒体评价为未来十年英格兰中场主力的天才球员。《泰晤士报》评价在乔·科尔出生的1981年到1987年出生的亚当·约翰逊之间,英格兰真正技术好的球员只诞生过一个:韦恩·鲁尼。乔·科尔作为年龄断层的起始,带着绝望悲痛告别南非,也可能将永远告别世界杯。

和他一起离开的,将是杰拉德、费迪南德、特里、欧文……所有在2001年开始被英格兰人视为“黄金一代”的球员。

黄金一代,脆弱的一代

神经脆弱的民族,总是会特别迷信。阿根廷人如此,其实英格兰人也如此。在世界杯之前,乔·科尔在接受采访时无意说了一句话,现在回想起来,或许会被英格兰人视为宿命,“我不喜欢别人说我们是黄金一代,你看葡萄牙他们的黄金一代就在世界大赛上一无所获。‘黄金一代’应该是在我们赢得世界杯之后,才得到的称呼。”

一语成谶。回顾下他们的历史:英格兰的黄金一代已经被英格兰媒体标榜了整整十年了,在这十年间他们经历了三届世界杯,两届欧洲杯(其中一届严格意义上只能算预选赛),成绩和表现都惨不忍睹。

乔·科尔无意中将英国和葡萄牙类比,反而是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葡萄牙的黄金一代起码在欧洲赛场上以华丽的球风和流畅的配合留下自己的印记。而英格兰人留下的是什么?红牌、点球、眼泪和天大的笑话。

葡萄牙黄金一代,绝非英格兰的“黄金一代”。英格兰的黄金一代在世界舞台上不仅不能复制俱乐部状态,并且总是会被一些突如其来的意外、反常事件击败。2002年,世预赛一路高歌猛进的英格兰在赛前一片大热,埃里克森的球队不幸在1/4决赛中遭遇巅峰期罗纳尔多和小罗领衔的巴西。欧文立功,随后贝克汉姆带球被拦截丢球,巴西人逆转。桑巴军团一鼓作气,最后捧起世界杯。

2004年,点球事故:和葡萄牙的点球大战中,贝克汉姆和瓦塞尔分别将球罚丢;2006年德国世界杯,点球加红牌事故:只有哈格里夫斯在和葡萄牙的点球大战中稳定发挥将球罚入,兰帕德、杰拉德和卡拉格全部罚飞,这种成功率在世界大赛中极其罕见,他们三个全部都是黄金一代的成员。

近十年来,英格兰黄金一代的失败被几个表象上的问题掩盖了:双德兼容、鲁尼搭档、442还是451……卡佩罗把麦克拉伦甚至埃里克森时代遭遇的困难重新再体验一遍,然后十倍放大,造就了英格兰在1966年世界杯捧杯之后,最糟糕的世界杯表现(不算未晋级)。然而回顾整个十年,光怪陆离的失败方式却无法掩盖一个问题:黄金一代被自己的精神压力压垮了。贝克汉姆、杰拉德、兰帕德和特里们的眼泪在每个世界大赛上飞舞,积累十年,成了他们自己无法承受之痛。

不要和葡萄牙黄金一代相提并论,很简单,英格兰人这十年在世界舞台的表现,不配。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volvicy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图解世界杯

·
·
·
·